第469章 在江城,他们初相识时那些不为人知的小事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69章 在江城,他们初相识时那些不为人知的小事

厉家总不缺各色随从下属,功夫了得行事周全的亦是多的是,但厉慎珩不看重这些,首要的条件就是忠心,服从。 到了帝都,更是危机四伏,因着从前那些变故,厉慎珩和周从这一次都十分的谨慎。 若当真再出一次事,周从怕是真的会以死谢罪了。 终于要离开江城,离开这个她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静微方才察觉,她原本那么想要逃离的城市,此时却忽然有些莫名的难以割舍。 离开前的最后一夜,厉慎珩和静微回了一高的校园。 放暑假的学校,安静极了,校门口传达室的老大爷,依旧在慢悠悠的哼着京戏,看到他们俩来,笑眯眯就开了校门放他们进去。 通往教学楼的那一条路上枝叶繁茂,盛夏的日子里也十分的清凉宜人。 两个人牵着手一路走到操场边去。 厉慎珩忽然开了口:“你还记不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静微看着那刷成蓝色的篮球架,唇角就有了浅浅的笑:“我当然记得。” “我不小心用球砸到了你……是不是?” 静微却摇摇头,一本正经道:“是你看我生的白嫩又好看,故意拿球来砸我的……” 厉慎珩不由失笑,转而却又敛住笑,故作惊讶道:“怎么被你猜到真相了?” 静微轻哼一声,笑意却越来越深:“我当时就想,这人真是老土,这样的搭讪方式,我们江城都不流行了,帝都来的公子哥儿,原来撩妹手段也就这样弱啊……” 厉慎珩忍不住又爱又恨轻轻捏她的脸:“小戏精……你是演上瘾了啊。” “不过……我当时看到你时,其实心里还在想,唔……这位传说中的厉少,真的生的很俊俏啊……” “所以,你知道自己捡到宝了吧?” “那你呢?” “我也捡到宝了啊,捡到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小乖宝儿……” “那你第一眼看到我,是什么印象?” “还能有什么印象?明明是我用球砸到了你,你却一副吓傻了的样子,不停的鞠躬道歉,看都不敢抬头看我一眼……” “你知不知道……我当时,真的有点手足无措了,我想要安慰你一句,问问你头疼不疼,可我看着你一副吓的要哭出来的样子,我的心里乱的很……” “我那时候,很胆小,很让人讨厌吧。” “没有。”厉慎珩轻轻揽住她,低了头与她额头相抵,她看到他眼底璀璨的星光,那些星光也是只属于她的夺目。 “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怎么才能让她不要这样害怕呢。” “可是后来,我都没来得及问一问你的伤,你就惊慌失措的跑开了……” “再后来,我不由自主就想去关注你的事情,我知道了你的名字,知道你在哪个年级,哪个班,所以我常常都会装作无意的从你们班门口走过。” “但你一次都没有看我,一次,都没有理过我……” 静微恍恍惚惚的想起那些过往,似乎是从校园里那繁茂的枝叶间筛下来的遥远的笑声和画面。 原来他一次一次从她的教室外经过,都是为了她啊。 可最初的时候,她根本怕他怕的要死,恨不得一辈子都不要相见。 “我那时候,是真的很怕你,躲着你,像是躲着鬼一样。” “为什么?我好像,也并没有那么让女孩子害怕吧?” “是蒋琬,她和我说了很多,说你这样的公子哥儿,看上了小姑娘都会千方百计弄到手,玩了之后就抛弃不要了……” “你听她的鬼话!” “我那时候就是很傻啊,再说了,我那时候很自卑,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你怎么可能喜欢我,大约只是戏弄我,要看我出丑而已……” “那……后来,你怎么忽然理我了?” 他说的是那一天,在她的教室里,她忽然抬起手,给他擦额头上的汗。 静微垂着眼眸,不敢看他的眼睛。 “不许撒谎,不许逃避,快说……” 他却不肯放过她。 其实,这也是他心中一直想不明白的事吧。 之前的她,看到他就恨不得躲到天边儿去,他和她说话,她压根看都不会看他一眼,更别提,做出这样亲密的举止来。 “我要是说,我做了个梦,梦里面梦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事,然后发现你这个人其实没那么坏,挺好的,所以我才会改变了,你信不信呢?” “做了个梦?我就知道你这个鬼灵精又拿话骗我……” 厉慎珩抓了她将她抵在篮球架上:“快说实话,要不然小爷在这里要了你!” 天幕微垂,夜色在这个时候终于降临了。 反正操场上现在一个人都没,她才不怕。 “那……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你,这个答案可不可以?” “总要有个理由,要不然,前几天还躲着我躲鬼一样,忽然就喜欢上了我,我怎么信?” “可是喜欢一个人就是没有道理的啊,难道你不也是如此吗?最初的时候,你也只是觉得好奇,更多的可能,也只是因为我躲着你不肯理你,你才会越发的放不下,对不对?” “你说的,只是对了一半。” “一半?” “对,一开始,我确实如你所说那样,对你很好奇,你越是不理我,我越是想要把你泡到手,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 “什么事?” “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一高校外,几个女生欺负一个低年级的女孩儿,把人家打的一脸伤,都没有人管……” 他一说,静微就想起来了,是有这样的事,她和蒋琬都看到了。 当时,蒋琬拉了她就走,眉毛都没抬一下,她也确实很胆小怕事,跟着蒋琬走了。 但在两人分开之后,她又偷偷折转了回来。 她那时候真的胆子很小,却又实在看不得那女孩儿被人打的气息奄奄趴在地上,终于还是大着胆子拎了根棍子冲了过去…… 其实已经做好了要被打一顿的准备,但后来,却有人过来把那几个太妹给赶走了。 “是你让人把她们赶走的?”静微倏然睁大了一双眼,手指攥着他的衣袖攥的那么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