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乡下来的土包子,她会让她在入学考试上丢尽脸面!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67章 乡下来的土包子,她会让她在入学考试上丢尽脸面!

别说和他年轻时比了,就连两个哥哥初接触时说的口语也比她现在流畅! 行,这种需要天赋的事情暂且先不说了。 高考成绩刚刚过了一本线!录取学员中排名倒数第三! 他虞君谦这辈子的脸面都丢光了。 “你口口声声说你在好好复习,不会让我失望,你就是这样不让我失望的?” 虞芳华委屈的不行,她成绩本来就不太好,如果不是后面一年吃了苦头狠下功夫,一本线也过不了…… 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努力了,已经尽力了,这么多高考生,帝都那些公子哥儿小姐们,多的是本科线都没过的人。 不照样被送到国外去镀镀金,回来一个个就装海归精英了? 像她这样扎扎实实凭借高考成绩过一本线的千金小姐,有几个啊! 难不成那些人,一个个都该去死不成? “说过的话,我也不想多说了,你现在回去,好好给我练口语,入学之前,我会亲自准备一场有关类语言的入学考试,你占了得天独厚的优势,如果这次入学考试你依旧拿不到好名次,我让你好看!” 虞政委训斥了一通,虞芳华委屈的不行,却头都不敢抬,老老实实的应下离开了书房。 出了书房,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类语言是出了名的难学,每年国际语言系毕业的学生,能进外交部做类语言同声传译的,寥寥无几,更多的都是去了稍稍简单易学一些的英文日文等对口部门。 也是因此,外交部急缺这方面的人才,虞政委方才会这样的上心,重视,毕竟他是国内这方面开山立派式的人物,帝都大学的专业老师,几乎都是他的门生。 每年培育出来的优秀学生,虞政委都记着名字关注着他们的发展。 但直到今日,也找不到第二个如他年轻时这般优秀的。 这些年,随着国经济飞速发展,年轻人们也都浮躁起了,求学想的都是将来就业和赚钱的问题,老老实实埋头做学问的人越来越少,所以虞政委才铁了心要让虞芳华去念语言系。 她打小耳濡目染,有虞家这样得天独厚的家庭氛围,虽然虞政委总是对她不满意,但她自觉自己口语其实说的已经很流利了,那些根本没接触过,或者是接触极少的学生,怎么和她比? 她父亲可是虞君谦!指导她的人就是这门语言的翘楚,别人怎么和她比? 更别提那个土包子阮静微! 这一次的入学考试,她一定要将阮静微给踩到脚底下,让她好生瞧一瞧,帝都这样卧虎藏龙的地方,可不是江城那个乡下可以比拟的! 别以为自己凭着死读书高考拿了好成绩就能来耀武扬威。 虞芳华很清楚,在父亲眼里,高考成绩再牛,也比不上将类语言学的精通。 当年虞政委就是靠着语言天赋在外交部有了立足之地,然后方才一步一步走上人生巅峰的。 阮静微拿什么和她比?嗬嗬,怕是连32个字母都念不囫囵,到时候,那可是丢尽了脸面! 也好让含璋哥哥瞧瞧,到底谁才是配得上他的那个! 乡下来的土包子,在帝都这样的人才济济之地,很快就会被现实打击的一无是处,撞的头破血流,灰溜溜的认赌服输! …… 几十张照片,各色从报纸上剪下的不甚清晰的剪报,摊开来满满的摆了一大张桌子。 静微病后初愈,精力还有些不济,却强撑着坐在桌前,一张一张翻看。 厉慎珩劝了几次,她都不肯听,执意要将这夜肆送来的这些照片和人物剪报全都看完。 她不想耽搁时间,耽搁一天,就凶险十分。 她想要早一点找出幕后黑手是谁,她想要早一点解除虞夫人的困境,她想要…… 能光明正大的站在她的面前,喊她一声……妈妈。 佣人送了炖好的燕窝进来,厉慎珩不发一言的接过来走到桌边:“先把燕窝粥吃了。” 他的声音带着不容抗拒的强势和霸道。 静微一边看着手中的照片,一边头也不抬的轻声道:“你先放着,我忙完……” 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伸过来,直接将她手中照片拿走放在一边:“不急于一时,什么事都不如你身子重要。” 静微抬眸,看到厉慎珩神色不如往日那样温柔纵容,显然已经带了三分薄怒,她叹口气,轻轻握住他手:“我自己身体自己清楚,我已经好多了……” 她话未说完,厉慎珩眉宇越发紧蹙了几分:“别拿这种话来哄我,你身体怎样最清楚的是我。” “好了,我不看了,眼睛也有些不舒服,正好休息一会儿,你别板着脸了……好不好?” 静微见他是真的生气了,只得使出杀手锏,攥住他衣袖轻轻摇晃撒娇。 厉慎珩本想继续板着脸,但看着她抬起一张莹白小脸可怜兮兮看着他的样子,再多的火气也都烟消云散了。 “刚才厨房买了新鲜的蓝莓,等会儿我让她们洗干净送上来,蓝莓对眼睛好。” 厉慎珩再开口,声音已经温柔下来:“去洗手,然后过来把燕窝粥吃了。” 静微乖乖去洗了手回来,厉慎珩盯着她把一碗燕窝粥吃完,这才放过她。 佣人送了新鲜水果上来,静微端了水果盘,又想去看那些照片。 “微微,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在找什么,我也可以帮你分担一些。” “我想找一个人,对了含璋,我记得你之前和我说过,帝都有两方势力坐大,一直被你舅舅视作心头大患,是哪两家?” “赵家,以赵世勋为首的一方势力,还有裴家,以裴方野为首的一方势力,他们两家,彼此制约,却又暗中结盟,舅舅一直十分忧心。” “赵世勋老谋深算,人人都说他是活了千年的老狐狸,裴方野性子暴躁易怒,行事看起来荒唐粗鲁,其实也颇有章法,舅舅心里更提防赵世勋一些,而我,却觉得那个裴方野更是狼子野心。” “哪个是裴方野?” 静微连忙询问,厉慎珩在几十张照片中翻了翻,却并无裴方野的,他又去翻了翻那一沓厚厚的剪报,最后拣出来一张递给静微:“只有这张,不太清晰,不过,有机会我们可以去见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