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离婚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65章 离婚

他搂着她的手臂,一点一点的收紧,像是要将她嵌入他的骨血皮肉之中。 这是第一次,他清晰刻骨的感觉到,明明她就在他的怀中,可他却依旧像是根本未曾全部拥有她。 …… “嘉言这几日也病了,我今日看瑾瑜状态好了一些,我先回家看看嘉言去,有什么事,你们再给我打电话。” 付雪娇揉了揉有些疲惫泛红的眼圈,对高蘅和元敏敏道。 “付姨,这些日子多亏了你了,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感激才好,嘉言妹妹生病,您心里肯定牵肠挂肚,妈这边我和敏敏照看着,您就不用担心了……” 付雪娇眼圈一红:“我怎么不担心呢,我们打小一起长大,她自来都是个温厚让人的性子,我虽比她小了两三岁,但有什么事都是我为她出头,我叫她姐姐,可在我心里,她就和妹妹似的,我这辈子呀,家里没什么事和人让我操心的,我就是挂念着她……” 高蘅闻言十分动容:“付姨,您待妈的心意,我们都瞧在眼里呢,妈有您这样的好闺蜜,真是让人羡慕……” “你和敏敏也都是好孩子,瑾瑜总归还是有福气的,你们得了机会,也好好劝劝她,政委那个人,也是太在意她,才会这样疑神疑鬼……” 高蘅闻言却只是笑而不语,送了付雪娇出了伴月小居,看着她走远了,这才折转回来。 元敏敏还在感叹付雪娇有情有义,高蘅也点了点头,却道:“付姨对妈真是没说的,只是,她总劝着妈忍一忍不要闹离婚,这些话我听了却不高兴。” 元敏敏就道:“她也是一片好心,毕竟她们那个年代过来的人,谈起离婚都会觉得丢脸。” 高蘅叹了一声:“这次,我估摸着,妈不会退让的。” 果不其然,二人刚上楼,虞夫人已经从床上起了身,正让佣人收拾行李。 “妈,您才刚好一点,怎么就下床了……” 虞夫人见两个儿媳一脸紧张,赶忙说道:“我今天觉得好多了,整日住在这里,也闷的慌,就让佣人收拾一些衣服,先搬到我陪嫁的别墅去……” “那我们也跟妈一起去。” 高蘅和元敏敏异口同声说道。 虞夫人笑着拍了拍她们的手:“你们想住哪里住哪里,只是再过几日,芳华高考成绩要出来了,你们还要多陪着她,我看她紧张的很。” “芳华不跟您一起过去吗?” 虞夫人淡淡笑了笑;“她父亲拘着他在家补习语言,就不让她一起去了。” 虞芳华要去帝都大学的国际语言系,高蘅二人也是知晓的,闻言就不再多说。 长子二子的学业都没有让他们夫妇操过心,偏生芳华,总是差了一些。 “妈,刚才付姨走的时候还让我们劝您……” 虞夫人冷了脸色:“这话以后别说了,我和虞君谦离婚的事,绝无更改。” 元敏敏柔声道:“这些日子,我见爸他一直都住在书房,人瞧着也瘦了一大圈,公事也都推了……” “他装可怜给谁看?他的事与我也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虞夫人面色沉静肃冷:“我知道他想的什么,不过是想让我心软,可是这次,他休想得逞。” 虞夫人连中午饭都没留在虞家吃,佣人将行李搬上车,她就带了元敏敏离开。 虞夫人放心不下虞芳华,让长媳留在了虞家陪着她。 虞政委闻讯立时赶去阻拦。 可虞夫人根本没让司机停车,甚至,她连看都没有向外看一眼,直接就吩咐司机不要减速开出了虞家的宅院大门。 车子开出大门的时候,虞夫人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虞政委不顾形象喊着她的名字狂奔追出来的样子。 她闭了眼,没有让自己再看第二眼,深爱过的男人,结发夫妻近三十年,若说全然的无动于衷,也是不可能。 她只能不去看,不去想,不让自己再心软,然后,重复那做了三十年的一场梦。 载着虞夫人的车子渐渐远去,终于,再也看不到了。 虞政委追到外面车道上,鞋子都不知什么时候掉了一只,酷暑的天气,他满身满脸的大汗,鬓边一层银霜,整个人消瘦憔悴,完全脱了形。 闻讯赶来的虞家佣人立在远处大气都不敢吱一声。 高蘅亲自去劝虞政委先回来,虞政委只是不肯。 这样酷热的正午,他再这样站下去,原本就虚弱至极的身子,怎么撑得住。 高蘅看的也有些难受,急急打电话叫了虞慕恩回来。 虞慕恩一路飚车回来处理年纪加起来快一百岁的父母婚姻不睦执意离婚的事情,也不免有些焦头烂额。 只是,原本还怒气冲冲想到见到虞政委不给他好脸色再斥责他一通。 只是下了车看到鬓边生了银霜的老父亲像是青涩小子刚陷入热恋才会寻死觅活的那副模样,不由得又是心疼又是好笑。 下车冷着脸走过去,教训自己老子:“该!以前干什么去了?说难听话气人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今日?这会儿装可怜装痴情了……” 虞政委被儿子训了一通,却丁点反应都没有。 虞慕恩看着他身形都有些佝偻了,几日功夫又瘦了一圈,也不免心疼起来:“行了,您还是先回去吧,妈既然已经走了,您就是站成望妇石,她现在也不回来……” “慕恩啊。” 虞政委像是刚刚回过神一般,他垂眸,剧烈的咳了一阵,方才嘶哑开口:“离婚协议在我书桌上放了整整五天了,我一直不肯签字。” “但是现在……” 虞政委又怔怔的看向那一条空荡荡的道路,碎金子一样的阳光被揉碎了一般从枝叶的缝隙里筛下来,落在他有些颓败的脸容上:“我去签字,然后,你把离婚协议给她送过去吧。” “您……决定了?” 虞政委疲累的点了点头:“我和她夫妻半辈子,我了解她的性子,她看起来很柔弱可欺,但实则,她决定的事,是再不可能更改了,我就算执意拖着不离婚,她也不会罢休,若真是闹上法庭,不过是让人看笑话,夫妻最后的情分也消磨干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