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这世上唯有你一个,可以让我连底线都舍弃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64章 这世上唯有你一个,可以让我连底线都舍弃

这个秘密终于说出来了,可她心里却这般的畅快! 多好,比起一无所知被蒙在鼓中,清楚明白的知晓自己的身世却不能相认,要眼睁睁看着别人鸠占鹊巢而无能为力,连反击都不敢…… 这样的感觉,才是真正的让人畅快啊。 那个女人,她高高在上了一辈子,却养了别人的女儿一辈子,让别人的女儿锦衣玉食,自己的女儿却受尽磋磨…… 她终于还是相信,上天是公平的,上天绝不会把所有的好运气,都给一个人。 她的女儿,这一辈子都要做帝都最尊贵的公主,她牺牲一切,如一条死狗一样苟活着,换来两个女儿锦绣前程,值了,值了! 静微病了,见过田小芬之后,她回去大病了一场,整日里高烧不退,昏沉中噩梦缠身,偶尔的片刻清醒,也是沉默流泪哭泣不断。 厉慎珩动了雷霆之怒,专程将在外的周从叫回,亲自审讯田小芬,务必要从她口中撬出那一日和静微说了什么。 田小芬最初倒还真是嘴硬,不肯吐露半个字眼。 但周从什么手段,上辈子静微不惧怕厉慎珩也不惧怕厉家的人,偏生每次看到周从都觉得汗毛直竖。 就是因为他瞧着面容普通,笑起来也慈眉善目的,却偏生每每出手都让人闻风丧胆。 田小芬本来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又不是那种训练有素铮铮铁骨的杀手特工,皮肉之苦她根本捱不住。 周从连一分本事没用出来,她就吐出满口碎牙,嚷嚷着她会和盘托出,只是,她要亲自和厉慎珩说。 周从立时让人传了消息回去,静微浑浑噩噩中听到田小芬……周从……招供……这样的字眼,竟是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高烧不退,整个人头晕目眩几乎支撑不住,汗水涔涔的手指却攥着厉慎珩衣袖:“别去,含璋……你让人,去帮我打听一下帝都虞家的消息好不好……” 她身体虚弱至极,这几日昏迷不醒断续都在沉睡,但实则脑子没有片刻休息放松下来。 田小芬的话,她不愿相信,可她却又不能冒任何风险,那个人……她或许就是她的亲生母亲啊。 更何况,就算她不是,她也不希望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厉慎珩看着她虚弱至极,仿似被抽走了所有精气神一般,她这般难受痛苦,可他却不能为她分担分毫。 “微微,外面的事情你不要管了,你先好好养病,好不好?” 静微虚弱的闭着眼,却缓缓摇了摇头:“含璋,拜托你了,我想要知道虞夫人现在的消息……” “我们之间永远用不到拜托这个词,微微,你想做什么,想知道什么,我都会让你如愿。” 厉慎珩扶了她躺在床上,直接吩咐周从:“让人打探一下虞家的消息,尤其是虞夫人的近况,事无巨细,都要弄清楚。” 周从应声而去, 他行事向来干脆利落,又稳妥缜密,往往厉慎珩让他做一,他就直接做到了三。 也是因此,厉慎珩才这般看重他,毕竟这样的得力助手,没个十几年,历练不出来。 前后不过两个小时,周从就亲自来回了话。 一些虞家私密肯定不会轻易得知,但几件大事,周从却都摸清了。 “虞老太太本来要回老家去,忽然就病了……” “虞政委夫妇好像生了嫌隙,现下都是分居的状态,虞夫人一个人住在虞家最边上的小院里,我让人打探得知,他们夫妻二人好像在闹离婚,但虞政委将这件事封的很死,虞家的佣人根本不敢多说一个字。” “还有,就是前几日,虞夫人好像是突然病了,虞家日日不断有医生上门去……” 静微骤然攥紧了厉慎珩衣袖,田小芬那些话语,好像又浮翩在耳边:母女相认之日,就是母阳相隔之时……你说,是不是很有趣? 只要你敢动和她相认的心思,只要你敢泄漏蛛丝马迹,她身边的人立刻就会动手…… 静微攥住厉慎珩衣袖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松了开来:“含璋,你让周从把田小芬给放了吧。” 田小芬是生是死意义不大,如果因为她的事,牵累到虞夫人受苦,那不啻于是剜了她的心一样疼。 “微微?” “含璋,你听我的,把她赶走吧,我不是可怜同情她,只是现在,我有难言之隐。” 静微缓缓支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等我病好了之后,你能不能把帝都权贵圈子里所有人的照片画像都给我弄来?” “微微,究竟有什么事,要连我也瞒着,连我都不能说?” 他并非是逼着她对自己没有丝毫的隐瞒,只是他太心疼她这样,一个人默默的扛着所有事情,他希望她能无条件的信赖他,依靠于他。 可是,让她怎么说呢? 说她上辈子无情无义负了他,害的他英年早逝一无所有,这辈子她是补偿他的? 她没有为他做过什么,她心里一直都对他存着愧疚。 这一次,若她能想办法知晓前世幕后黑手是谁,这一生让他先避过这一次凶险,她大约才有勇气对他说出这一切。 她不是怕他知道了一切不再爱她。 她怕的只是,他从此会认为阮静微做的一切都是在还债,而不是因为…… 她真的早已爱他入骨。 “你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她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厉慎珩很久都没有说话,那样的沉默,像是钝刀子在割着你的肉一般,让人难捱无比。 她以为他会生气,或者会失落,再不然,他会直接站起身走人离开,让彼此冷静一番。 可长久的沉默之后,她等来的却是一个紧紧的拥抱。 厉慎珩低头,下颌抵在她发顶上,她听到他有些低落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静微,这世上只有你一个,能让我连底线都舍弃不要了……” 她蓦地咬死了牙关,胀痛的眼眶中有滚烫的泪要滂沱落下,她死命的忍着,可却还是没能忍住,眼泪湿透了他的衬衫,滚烫的熨帖着他的心口,他搂着她的手臂,一点一点的收紧,像是要将她嵌入他的骨血皮肉之中。

下一篇   第465章 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