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她终于知晓了自己的身世秘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63章 她终于知晓了自己的身世秘密

“你总算来了。” 田小芬的声音有些沙哑,静微转身,示意厉慎珩在外面等她。 厉慎珩原本有些不放心,但静微执意如此,他终究还是转身出去了。 “我有件事一直想不明白,想要亲口问问你。” “你说吧。” “虞芳华是你的女儿吧。” 静微单刀直入,田小芬怔愣了一下,旋即却像是脱水濒死的鱼一般,整个人面目狰狞扭曲起来:“你打哪儿听来这样的鬼话,虞大小姐的身世也是你能出言诽谤的?” 静微面沉如水,眼瞳乌黑沉静望着她癫狂模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将来若是虞家发现了什么不对,你是打算让阮思雨冒名顶替回去的,对不对?” 田小芬睁大眼瞳,犹如看着恶鬼一般浑身巨颤望着静微。 “你每年都要借口探望虞夫人上门拜访,其实是想要看你的亲生女儿虞芳华,对不对?” “你……你……” “我很想知道,你怎么把你的亲生女儿给偷龙转凤弄到了虞家呢?虞夫人的亲生女儿又在哪里?” “我看你是疯了才会说出这些疯言疯语,还是,你想要嫁给厉少想疯了,你嫉妒虞家大小姐的出身,才会这样污蔑于她?” “出身对我来说算不得什么,毕竟,我之前是你这个疯妇的女儿之时,含璋爱的就已是我了。” 田小芬目佌欲裂:“贱人,贱人!你抢了虞家大小姐的姻缘,你不得好死!” “非亲非故,你这样紧张她做什么呢?” 静微缓缓扯出一抹笑来:“田小芬,你费尽心思把阮思雨送到帝都去,让她在文工团扎下根来,是为她将来顶替虞夫人的真正女儿回去虞家铺路的吧。” “思雨是我女儿,我自然心心念念为她绸缪,哪里像你,不知哪里来的野种,被父母遗弃的祸胎,克父克母克亲友,你早该去死了!” 田小芬一口啐过去:“我当初就不该可怜你,给你一条活路,我就该眼睁睁瞧着你饿死冻死……” 静微眸色渐渐沉了下来,她微微俯下身来,唇角噙了一丝笑意看向田小芬:“只是可惜了,没能如你所愿,我这个你恨之入骨的人,却偏偏会越过越好,田小芬,你生而为人,却偏生有比虎狼还要恶毒的心肠,你的孩子该千宠百爱,别人的骨肉就要被你虐待磋磨?天也不会容你!” “那又如何,我磋磨你虐待你又怎样!你的命都是我给的,我就是把你打死骂死,你也只能受着!” “到了如今这样地步,你还不知悔改,可见,人若是要自寻死路,真是谁都阻拦不住……” “你想杀我?” 田小芬忽然阴恻恻的笑出声来:“我早就在等着你来,就为了等你来了,我清清楚楚的告诉你,阮静微,只要我田小芬一死,你心里挂念着的那个人也别想好过……” 静微倏然脸色大变:“你说的谁!” 田小芬狰狞笑着望着她:“你心里想到的是谁,就是谁……” 静微只觉得心脏似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攥了起来,那一种牵绊极深,仿似透入血脉深处的剧痛弥漫全身,让她几乎要窒息而亡。 她心里想的是谁……方才田小芬话落,她脑中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虞夫人。 “田小芬……我方才说的那些,都猜对了,对不对!” 田小芬抬起手,轻轻将她推开一步,她此时反而平静了下来,缓声道:“阮静微,你既已知道,那么我今日也不怕告诉你实情,我一个乡野村妇,做不了那手眼通天的事,这后面的事情,复杂着呢,我也不过是一枚被人操控的棋子而已,只是,你更惨……” 田小芬嗬嗬的低笑出声:“我不过是任人摆布,但你……你就算将来知晓一切实情,你也不能和你父母相认,而且,你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别人顶替你回到虞家去,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啊,他们不愿你被认回去,那些人也绝不会让你认回去……只要你敢去相认,你牵肠挂怀之人,立刻就会暴毙而亡,到那时,母女相认之日,就是母阳相隔之时,你说……是不是很有趣?” “到底是谁,田小芬,你给我说清楚……幕后操纵这一切的,到底是谁!” 静微像是失控了一样攥着她的衣襟死命摇晃。 田小芬唇角阴笑越来越深:“阮静微,你斗不过他们的,就算是厉慎珩和厉家,也斗不过的!你死了心吧,这个秘密只要你揭出来,她立刻就会悄无声息的死去……” “我不信,我不信!” “你不信大可以试一试,只要你不在乎她的生死,还有……你若是将你的身世告诉除你之外第三人知晓,她也依旧难保性命!” “阮静微,你想让你的亲生母亲因为你的私欲,就此丧命吗?” “他们绸缪数年,早已做的滴水不漏,你挂怀那人,身边早已危机四伏,只要你动了和她相认的念头,她就必死无疑!” “田小芬……你信不信我会杀了你,我真的会杀了你!” 静微声嘶力竭,双目充血赤红,手指扼住田小芬颈子,渐渐收紧。 “微微……” 厉慎珩在外听到内里动静,立时推门进来急奔到静微身边。 而她,仿似陷入癫狂之中一般,手指紧攥着田小芬衣领不肯松开,她双眸赤红一片,泪已滚滚滂沱,厉慎珩见她这般模样,只觉心魂俱碎,一脚将田小芬踹开到一边去,将静微轻轻揽入了怀中:“微微,没事儿了,没事儿了微微……” 静微像是忽然被人抽去了身上的脊骨,她闭了眼,眼泪滚滚落下,无声喊厉慎珩名字:“含璋……” “我在,微微,我在呢……” 厉慎珩将她抱的更紧,酷暑天气,她却周身冰凉,手脚俱在簌簌颤抖不停,她的手指无力的攥着厉慎珩的衣袖,她闭着眼,眼泪却仍是连绵不断的涌出:“含璋,我要回家去,带我回家去……” “好,我们回家去,现在就回家去……” 厉慎珩将静微拦腰抱起,快步向外走。 田小芬伏在地上,散乱枯发下,她的眼睛赤红一片,状似疯魔。 这个秘密终于说出来了,可她心里却这般的畅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