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一辈子温柔和善的人,动了怒也是很吓人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61章 一辈子温柔和善的人,动了怒也是很吓人的!

“妈,我现在就让慕恩和二弟回来,您别动怒,出什么事,还有我们给您顶着呢!” 高蘅性子刚烈,此时怒的脸色铁青,元敏敏这样温柔乖巧的性子,都气的浑身颤抖,这样好的婆婆,天底下找不到第二个出来,嫁进来简直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偏生却要被人这样糟践羞辱,公公也是越老越糊涂了,多少年前没影子的事都要翻出来质问,将婆婆置于何处? “这算是什么事儿!当年是我要出国去散心,非拉了瑾瑜陪我的……” 付雪娇又气又难过,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握了虞夫人的手哽咽道:“都是我的过错,我去和政委说清楚,他怎么能这样污蔑瑾瑜你!” “雪娇,这怎么能怪你……” 虞夫人眼圈通红,攥了付雪娇的手强笑道:“今日让你看笑话了……” 付雪娇却比虞夫人还要难受几分,抹泪道:“我们这么多年姐妹,打小一起长大,什么样的情分?说什么看笑话不看笑话,这本来就是我惹出来的事,我去和政委解释清楚罢……” 虞夫人却摇摇头,苦涩道:“如今我和他真是没什么好说的了,一个人的心里有了怀疑的种子,就必定要生根发芽的,夫妻之间既然没了信任,那这婚姻也就实在没有了维持的必要……” 付雪娇眼皮骤地一跳,慌地又连声劝道:“瑾瑜姐,你可不能有这样的想法,都做了半辈子的夫妻了,现在闹的过不下去,传出去别人也要看笑话……” “付姨这话说的不对,日子是自己过的,不是让别人看的,妈只要过得开心就好,管外面人怎么议论?” 高蘅快言快语,付雪娇不由有些尴尬:“我,我们这辈儿人,不兴离婚的,我也是想着,政委不管怎样,这些年待瑾瑜姐也是真心实意的……” “我们听妈的意见,妈要继续过,那就让父亲好好和妈道歉,不能轻易揭过,妈要是不想再过下去,那就离婚,有儿有女的,也亏待不了妈。” 高蘅说完,元敏敏也腼腆的点头:“是呢,妈跟我们出国定居去,至少我们和大哥大嫂会好好孝敬妈,不会委屈您的。” 虞夫人心里又是难过,又是安慰,丈夫让她彻底死心了,还好儿子媳妇都体贴懂事。 人生总算不是暗无天日没有任何希望的。 “妈,我也支持您。” 虞芳华听到动静从楼上下来,依偎在虞夫人身边,乖顺道:“我觉得大嫂二嫂说的很对,妈您怎样开心就怎样做,反正,我和大哥二哥大嫂二嫂都支持您。” “芳华……” 虞夫人听得女儿这样贴心懂事的话语,只觉得整颗心都熨帖开了一般,这些日子母女食宿都在一处,她谆谆善诱的教导芳华,难为这孩子如今总算能听进去劝了,一日比一日的明理懂事。 为人父母的,心头最挂念的就是孩子,再没什么比虞芳华迷途知返更让她心里欣慰。 虞夫人轻轻抚了抚虞芳华的鬓发:“如果妈真的和你们父亲离婚,你哥嫂倒还好,已经成家立业了,不会有什么影响,但你年纪还小,芳华,你怕不怕将来有人拿这些事看轻你?” 虞芳华心内蓦地冷笑,嗬,现在想起来她这个女儿,现在担心有没有人看轻她了? 她被阮静微那贱人弄的脸面尽失,帝都名媛们私底下都在笑话她的时候,她这个做母亲的说了什么? 冷着脸斥责她不知矜持,没有女孩子的样子,学了一身的坏毛病,有辱虞家门风…… 现在听了她的话,就是乖巧懂事贴心的好女儿了? 虞芳华真的很想笑,但此时她也只能死死忍住,红了眼圈强忍委屈的样子:“我虽然心里也不愿您和爸走到这一步,但我心里更在意您的感受,如果您觉得过不下去了,离婚更好,那芳华还是支持您……” 虞夫人欣慰不已,将女儿揽入怀中:“我的芳华终于长大了……” 她话音刚落,伴月小居院门处却传来一声巨响,竟是虞政委让人把院门都砸开了。 付雪娇又惊又怒:“政委今日是怎的了,发这样大的脾气……” 高蘅立时就要冲出去,虞夫人却轻轻攥住了她手:“别去了,我和他说几句话,你们先带人去收拾我的东西。” “收拾东西?你要去哪?” 虞政委形容憔悴眼圈通红闯进来,直接呵斥佣人:“都给我滚出去,谁敢帮夫人收拾东西,谁就给我滚出虞家!” “虞政委真是好大的威风,怎么,身居高位久了,在家里也要摆起威风来了?” 虞夫人强忍怒意,缓缓开口。 付雪娇也连声的劝:“姐夫您怎么就这么大的火气,多年夫妻了,瑾瑜姐什么样的人您不清楚?” “出去!” 虞政委看也不看付雪娇一眼,直接冷斥出声。 付雪娇得了这样一个没脸,面上挂不住,当即就滚下泪来,虞夫人见他此时连是非黑白都不顾,迁怒无辜旁人,更是怒火高涨,冷声斥道:“虞君谦!你闹够了没有!” 她半辈子都没高声和人说过话,现下骤然大怒,一时之间,满堂寂静,就连高蘅都被镇住,有些错愕望着虞夫人。 她嫁进来这几年,还从未见过虞夫人高声与人说过话。 虞政委气焰陡地灭了大半,待看到虞夫人单薄身姿笔挺而立,乌发如云堆雾绕,笼着一张雪白面庞,方才似是哭过,眼圈泛着绯红,长眉微颦,心头更是软了下来,不免暗恨自己方才太过荒唐,怎就听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话,就不管不顾跑来质问结发妻子。 在外面明明也是呼风唤雨人人敬仰的人物,偏生这辈子好像都被虞夫人给吃的死死的,遇到她的事,自己就像是毛头小子一样,完全乱了分寸。 “瑾瑜……” 虞政委心头已经满是愧疚,方才嚣张气焰不见踪影,整个人都和软了下来。 付雪娇微微咬了咬嘴唇,抬眸飞快看了虞政委一眼,却见他一双眼睛仿佛黏在了虞夫人身上一般,不由心头酸意更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