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亲自回帝都,比对田小芬和静微的DNA数据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57章 亲自回帝都,比对田小芬和静微的DNA数据

虞夫人想到虞芳华到了如今,还在一门心思的想着要嫁到厉家去,不免就头疼万分。 握了大儿媳的手道:“阿蘅你有空了去劝劝你妹妹,她现在根本听不进我的话,我说什么她都觉得我在针对她……” 虞夫人心里有些发苦:“这孩子小小年纪,本该是认真念书专心考大学的时候,可她一门心思想的都是要嫁给厉少,去做未来的总统夫人……” “妈,您放心吧,我会去好好和妹妹说说这些的,只是,您也知道,妹妹也未必肯听我的话。” “我也是没办法了,你帮我劝劝她,她听不听就是她自己的事了。” “嗯,我晚上就过去找妹妹说说话。” 高蘅很爽快的答应了,她行事没那么多弯弯绕,虞芳华是她小姑子妹,她也没有不盼着她好的道理。 若将来虞芳华做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事,她身为虞家的儿媳妇,不也要跟着丢人? “要是芳华像你和敏敏那样懂事贴心,我就是现在死了,我也安心了……” 虞夫人想到原本还算是乖巧的女儿,现在像是入了魔一样越走越偏,不免心中痛楚,忍不住又落了泪。 高蘅和元敏敏赶紧去劝,虞慕恩和虞慕泽两兄弟也慌忙上前,百般耍宝的逗她开心。 好容易哄着她止了眼泪,又陪着虞夫人吃了晚饭,几人才离开伴月小居。 而虞政委自从白日里来敲了一次门之后,连着三日都没有再来伴月小居。 虞夫人虽说对丈夫颇有些心灰意冷之势,但虞政委忽然冷了下来,她还是不免有些神伤。 天气骤然转冷,她又郁结在心,新年还没过去,就浑浑噩噩的病倒在床了。 虞芳华闻听虞夫人病了,立时赶来伴月小居,虞夫人病中好像也格外的心软一些,第一次答应虞芳华进了伴月小居。 虞政委却依旧不见人影,好似过了初一,他就回了部队,甚至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回来过。 虞夫人闭口不提虞政委名字,伴月小居依旧是闭门谢客的状态。 来探病的都让家里佣人婉转的拒了,唯一能入内的也不过是她自小一起长大的闺蜜付雪娇。 付雪娇干脆在伴月小居住了整整三日,衣不解带的照顾虞夫人,十分用心。 直到虞夫人病情好转一点,她方才离开。 为此,虞慕恩兄弟自然对她感激不已。 而虞芳华好似也变了个人一般,温顺乖巧的陪着虞夫人,不管她说什么,她都一一应了,半个字都没有反驳。 虞夫人有点精神的时候喜欢捧了书看,虞芳华也拿了专业语言的书在一边温习。 她身为虞政委的女儿,得天独厚的条件自然比其他学子优渥,日日听着虞政委醇正的发音讲谈,虞芳华却依旧学的格外吃力。 虞夫人也不得不承认,女儿在语言天赋上,确实没能承继丈夫的优良基因。 她甚至劝了芳华,不如修其他的专业,但虞芳华却执意不肯,虞政委当年曾是那样优秀的外交官,她这个外交官之后,若连b类语言都学不会,岂不是贻笑大方? 虞夫人见她铁了心要学好这些,也就不再劝阻,不管怎样,芳华在学习上还是有股狠劲儿的,勤能补拙,说不定还真能让她趟出一条道来。 母女两人这些日子倒是相处极好,虞夫人恍惚间只感觉像是回到了从前。 虞芳华还没有疯魔了一般要嫁到厉家去,她依旧还是自己那个乖巧知礼的女儿。 静微闻知虞夫人生了病,立时就赶去虞家探望。 她去的那一日,帝都落雪初霁,伴月小居里正是一片阳光美好。 偌大的玻璃阳光房里,虞夫人半靠在躺椅上,身上盖了雪白的埃及绒毯,虞芳华席地坐在地毯上,手里捧了一本书,伏在虞夫人的膝上,正对她念着书上的字句。 虞夫人垂眸含笑看着虞芳华,雪白手掌不时落在虞芳华乌黑的发丝上,爱怜的拂过。 虞芳华念几句,就会乖巧的抬头看向虞夫人,她这样满脸濡慕望着虞夫人的时候,倒也不那么面目可憎了。 静微站在外面,佣人恭谨的立在她的身后,小声的请她进去,她却忽然有些不敢上前了。 这样温馨有爱的画面,谁又能忍心去打破? 静微站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没有进去,她温声对佣人道:“您帮我把补品送进去,帮我问虞夫人好,我就不进去打扰她们了。” 她转过身去,一步一步向外走,直到走出了伴月小居。 天光晃眼,不远处的人工湖结了薄薄的一层冰,像是天上落入人间的一面镜子,照出了这世间的所有污秽。 她想,也许她重生回来,已经把这辈子所有人的命运线都改变了。 如果虞芳华和虞夫人母女情深,她却执意的去寻求她自己揣测怀疑的一份真相,对于虞夫人来说,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但是,如果她当真如她自己所想的那样,是被偷龙转凤的那一个,那么,她两辈子吃的苦头,又去找谁讨一个公道? 元宵将近,静微就要赶回江城,最后几个月的时间,冲刺准备高考。 夜肆从江城带回消息,当年田小芬生产,依照a国当时政策,街道计生办去罚款的一应记录,都被查访清楚。 夜肆还说,田小芬自从阮思雨去了军区文工团之后,就下落无踪,因此,dna比对计划,只能暂时延后。 名面上看,静微是田小芬和阮正泽亲生,已经再无疑窦。 毕竟,每一条线都能清晰无比的对上。 静微在听了这些之后,只对厉慎珩说了一句:“把田小芬找出来吧,我有些话,想亲自问一问她。” 厉慎珩一个字都没有多问,直接吩咐了夜肆去做。 而周从这边,也终于开始逐渐适应了假肢,已经可以缓慢行走,他的心态也一日日的好转起来,让陆远带话说,年后他就回来继续做事。 厉慎珩要随同静微回江城去,就将帝都的事情交付到了周从陆远手中。 春光明媚的四月,静微逐渐的适应了左手写字,虽然字迹仍有些歪歪扭扭,写的也缓慢,但总算渐渐适应了。 亦是这个四月,周从传回消息,田小芬在一次乔装探望阮思雨的时候,被他的人发现并带了回来。 厉慎珩电话里直接吩咐周从,取样田小芬的头发血液,他要亲自回帝都一趟,验证比对她和静微的d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