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那就去做个亲子鉴定,自辩清白吧.”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55章 “那就去做个亲子鉴定,自辩清白吧.”

虞慕恩脸色骤然阴沉难看无比,冷声道:“那是您的结发妻子,您怎么就能这样糊涂!” “母亲嫁给您这些年,克己自律,生儿育女,就连她最喜欢的那些爱好兴趣,她也为了这个家,全都舍弃了,她一心一意的抚育孩子,孝敬长辈,可您和这个家回报她的又是什么?” 虞慕恩越说心中越是难过,渐渐声调高涨了几分,太阳穴那一处青筋都在烈烈跳动。 虞慕泽也走到长兄跟前站定:“大哥说的没有错,我们兄弟长到这个年纪,心里最敬重的就是母亲,若是爸您怀疑她轻视她,那就让妈跟我们兄弟一起生活吧。” “我不想怀疑她,可是慕恩,慕泽,你们若是见了那阮静微,怕是也会这样想,她和你们母亲年轻时眉眼很像……” “这天底下生的肖似的人多了去了,难不成都有猫腻?”虞慕恩好气又好笑,父亲这也是实在太紧张母亲了一些。 但夫妻都做了大半辈子了,母亲也年近五旬了,父亲却还这样草木皆兵,也真是让人不知说什么好。 “你母亲极喜欢她,常在我跟前夸她,连芳华在她心里都退后了……” “妹妹做的事,我们又不是不知道,爸您没忘吧,当日芳华做了那样的事,厉少亲自打电话给您,话虽说的婉转,但意思那样明白,芳华却还不肯死心……” 虞慕恩眉宇深蹙:“她再这样下去,咱们虞家就要沦为笑柄了,也难怪厉少不喜欢她!” 虞政委还是有些心疼女儿的,闻言就道:“两家商定婚事,是长辈的意思,厉夫人满意的不得了,咱们芳华才会上了心的,说起来,他后来喜欢上别人要取消婚约,也是他不地道……” “您既然都说了是长辈的意思,可见并非是厉少的意思,那么人家有了喜欢的人想要取消婚约,难道不是正常的事?” “你们俩怎么和你们母亲一样,话里话外都偏着那个阮静微!” “我们只是帮理不帮亲,再说了,感情的事不能勉强,厉少不喜欢芳华,就算是硬凑在一起结了婚,将来也不幸福,何必呢。” “我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我也从来没有因为这事儿恼过厉少和厉家,只是,那阮静微,生的和你们母亲有几分像,又得了厉少的欢心,我这个做父亲的,觉得自己女儿有些委屈,也算是常理吧?” 虞政委对虞芳华实则是十分疼爱的,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因为厉慎珩喜欢阮静微,而天然的对阮静微有了一些成见。 偏爱自己女儿,这份心当然没有错,但若因此迁怒无辜,那就有些非君子风范了。 “妹妹的事暂且不提了,妈这边,您到底怎么想?” 虞慕恩斟酌了片刻又道:“依我看来,妈生气,祖母这边不过占了一小部分,最重要的,还是您那些怀疑和揣测的话。” 虞政委一把年纪了,还要听儿子分析自己和妻子感情上的事,不由得老脸微红:“我都已经认错了,可你妈这次是铁了心不肯理我了……” “您虽然认错了,但心里实则还是怀疑着的,也并未觉得自己说的多么错的离谱,对不对?” 长子一语戳中他心事,虞政委不由有些不安,勉强辩驳道:“我也不是无缘无故怀疑的……” “那您是有真凭实据了?” “也没有。” “那么,难道要妈和那阮姑娘做个亲子鉴定才能自辩清白了?” “那怎么行,传出去别人会笑话死我们虞家的,家丑怎么能外扬!” “这还只是您捕风捉影的揣测,您就认定是家丑了?” “我是说做亲子鉴定这样的事儿……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其实虞政委是有些不敢面对,若当真检测后出来的结果,证实了他的怀疑,他和谢瑾瑜这余下的几十年怎么办?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您说要怎么办?” 虞慕恩不免有些焦头烂额,父亲只要一牵扯到母亲的事上,在外的杀伐决断就荡然无存了,粘粘糊糊,瞻前顾后,哪里还有一点成功男人的样子。 “慕恩,你去劝劝你妈,让她先见见我,行不行?” 虞慕恩不理会虞政委的哀求:“我看不行。” “为什么?” “您不把事情彻底了结,只想着把妈哄回来继续和您过日子,这天底下哪有这样便宜的事?” 虞政委:“……” 虞慕泽看着虞政委此时的样子,却有些心软,就全虞慕恩道:“大哥,不如去问问妈的意思。” 虞慕恩不为所动:“妈好不容这几日能吃下一点东西了,我怕见了父亲大人,妈又要吃不下饭了!” “你妈这几天吃不下东西?那怎么行,她的胃不好,不好好吃饭再伤了胃,又要难受……不行,我得去看看她,一把年纪了,还让我给她操着心……” 虞政委念叨着就匆匆出了花厅往伴月小居的方向去了。 虞慕泽摇头叹了声:“其实爸妈的感情真的挺好的。” 虞慕恩却道:“你看着吧,他一会儿就得回来,妈不会心软的,这一次,他是真的伤了妈的心了……” “真想不明白,这都结婚快三十年了,父亲还是放不下当年妈身边追求者甚众这件事。” “他就是再放不下,也不能这样污蔑母亲,反正,这一次总要他吃点苦头,要不然,他就忘了当年追母亲追的多辛苦,在外祖母跟前下跪发的誓了……” “咱们没回来之前,妈一直茶饭不思的,幸好付姨一直都陪着她,劝着她,这些年,也多亏了付姨了……” 虞慕恩也点了点头:“确实,咱们常年在外忙碌,妈在家里也寂寞,若不是付姨陪着,开解开解,她心里更苦,今年过年,给付姨家的年礼再厚一倍吧,我记得付姨的女儿,今年也有十七了?我年前得了一套首饰,你嫂子嫌太俏丽活泼了一点,不庄重,不是很喜欢,就装起来一并送去给……嘉言,付姨的女儿是叫虞嘉言吧,论起来,也是咱们表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