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乖宝儿学的真快……”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50章 “乖宝儿学的真快……”

“你从前什么样儿,打量奶奶都忘记了?三四岁就薅了人家李北疆的胡子,再大点,翻墙爬树,摸鱼斗狗的,闹腾的一家子都提心吊胆着,若不是送了你去学功夫,你师傅拘着你,怕是家里的房梁都要被你拆了……” 厉老太太笑眯眯的毫不留情的揭着孙儿的短,厉慎珩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和老太太斗嘴,这一老一少闹腾的厉害,却也欢愉无比。 静微在一边看着,心里只觉得羡慕无比。 她打小最羡慕的就是那种父母孩子说说笑笑闹成一团的家庭。 厉慎珩见她看的失神,眼底一片向往遮掩不住,心里不由难过又心疼。 好在,家里人喜欢她,他也会给她一个最温暖的家,以后她再不是那个无依无靠的阮静微了。 静微看着厉慎珩,她心里爱着的男人有着这世上最英朗的眉眼,哪怕只是寒衣素服,也掩不住他周身昂藏气势。 她要他今生一飞冲天,再无人可以阻挡。 她要他今生福泽深厚,儿孙满堂。 她要他今生,尽得圆满,不留遗憾。 “您让静微说,说我是没笼头的野马不是?” 厉慎珩走过去拉了静微,直接把她困在怀里,难得的有些霸道的逼迫她:“给你男人留点面子,多说点好听的话……” 家里忙碌的佣人听得这一句,都讶异失笑,厉老太太也笑的合不拢嘴:“有你这样欺负人的?静微过来奶奶这边,别搭理他这个混小子,奶奶给你撑腰呢……” 当着长辈和一屋子佣人的面,他也不知道避嫌,静微闹的脸红红的一片,一张嘴,却还是忍不住偏袒了他:“含璋他……很好的。” 厉慎珩立时得意无比,抱了静微就狠狠亲了一口:“真是爷的小乖宝儿……” 和她在一起之后,他其实甚少露出这样纨绔的一面。 但自小被人金尊玉贵养大的公子哥儿,骨子里多少也带着这些桀骜不逊的顽劣。 静微被他亲了一口,又听得他这样大剌剌的说辞,一张脸烫红的不行,赶紧挣开他,随了佣人跑去厨房:“……我给奶奶做糕点去,不和你说了!” 厉老太太见静微被欺负成这样,起身拧了厉慎珩耳朵:“你小子看来平时也没少欺负静微吧?” “奶奶……我怎么会欺负她呢。” 厉慎珩哭笑不得,到底谁是亲孙子?这就逗了静微一句,奶奶就护短上了。 “你知道就好,微微脸皮薄,可不像你,脸皮厚的驴蹄子都踢不破,你以后少在人前这样逗她……” 厉慎珩:“……”您这是什么比喻啊。 到得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静微还不肯挨着厉慎珩坐,把他撇到一边去,不搭理他,也不看他,只是全心全意的照顾老太太吃饭。 厉慎珩这一餐饭吃的食之无味,坐立难安,好容易捱到饭后,静微还要躲着他,厉慎珩直接把她拉到了楼上房间去。 “还生气?” 厉慎珩关了门把小姑娘抵在门背上,一边亲她,一边压了笑意打趣。 “那么多人那么多双眼睛呢,你也不注意着点……你让我以后怎么在你们家立足?” 静微说着眼圈就微微红了,厉慎珩方才那些纨绔举止,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她也是轻浮随便的人。 她怕将来会被人说,厉慎珩喜欢的女人原来是这样的啊。 “谁让你那么护着我,一句坏话都不肯说,我看你这样又怎么忍得住?” 厉慎珩低头亲她薄薄微红的眼皮:“乖宝儿,别气了,我以后不这样了好不好?还不是因为太喜欢你了……” “私底下你要怎样都行,人前多少收敛点,你妈妈本来就不喜欢我,若她看到了,更会厌弃我……” “对不起,对不起乖宝儿,是我的错,是我一时没想那么多……” 厉慎珩慌忙抱了她连声道歉轻哄。 这会儿他也确实有些后悔,人前确实应该尊重一些,厉家下人不敢议论他,却不知道怎么议论静微。 是他考虑不周全了,那会儿见她有些伤神,只想着让她开心起来…… “我是不是有些过于敏感了……我知道你是真的待我好。” “不是你的错,是我没有考虑周全,以后再不会这样了,嗯?” “嗯。” “你方才说,私底下怎么样都行……你都冷落我半天了,这会儿要怎么补偿我?” 厉慎珩握住她手腕压在门背上,低头轻舔她两片柔嫩嘴唇,又在她耳边哑声的诱哄。 “那……我亲亲你好不好?” 静微面颊微红,扬起小脸轻轻在他唇上啄了一下。 “这也叫亲?” 厉慎珩低笑出声,抬手抚住她下颌,与她四目相对:“我来教教乖宝儿怎么亲好不好?” “才不要你教,我会的……” 静微忽然张开小嘴,唇瓣柔软贴在他唇上,舌尖却生涩的探进去,轻易撬开了他的齿关。 厉慎珩握住她手腕的手指倏然松开,滑落到她细腰上紧紧握住,静微吃痛的轻哼了一声,他的舌却已经和她的交缠在了一起…… 静微被他吻的身子发软,年轻男人结实强壮的身体紧压着她,让她心底兵荒马乱的一片,又忍不住难受的轻哼。 他却吻的越来越深入,静微只听到耳边暧昧的水声不断,她绵软的身子被他禁锢在强壮的双腿之间,她甚至已经感觉到了他那一处的变化。 这变化让她面容心跳呼吸急促,她嗓子干的似要冒出火来,她忍不住贪婪的想要吮吸更多。 “乖宝儿学的真快……” 厉慎珩微微放开她,要她呼吸新鲜空气,他却又偏头去吻她玉白的耳垂,舌尖撩动着她的耳廓,在她耳边哑着嗓子唤她乖宝儿,一声一声的唤。 静微听不得他这样叫她,像是被人捧在了心尖尖上疼爱着一样,好像她真的是他的宝儿。 “你别这样叫我……” 静微只觉得整个脊椎骨好像都是麻的,他喊她一声,她后颈就起一层的小疙瘩,腿软的像是被抽走了骨头一样,根本站不住,只能软绵绵的攀附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