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你们年轻,正是干柴烈火的时候……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47章 你们年轻,正是干柴烈火的时候……

厉慎珩只是笑嘻嘻的拉着老太太撒娇,他舍不得静微,想要多和她待一会儿。 虽然知道在家中肯定是不能同房住的,可是临睡前还是想找他的小姑娘说说话儿。 “行了,我知道你们现在年纪轻,正是**的时候,但是含璋,静微那丫头怎么说还没高考,你也要注意着点,万一传出去什么,对她的名声有损,还有,你舅舅今日特意打了电话回来叮嘱,说他左思右想,还是觉得暂时不要公开你和静微的关系……” 厉慎珩闻言立时端坐了起来,眉宇轻蹙:“奶奶,不瞒您说,我原本是想在新年期间和静微订婚的……” 厉老太太轻轻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你的心思奶奶明白,订婚也不是不可以,但要委屈静微那孩子,现在不能公开出去,也不能大办,只有咱们厉秦两家的长辈参加……” “舅舅为什么如此说?” 厉老太太被皱纹包裹的眼瞳深邃沉沉:“你舅舅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帝都早晚要起风波,你若是公开,那些人拿你没办法,万一拿她做靶子呢,含璋,你那样在意她,到时候一定要受制于人,还会给她带来灭顶之灾……” “我明白了。” 厉慎珩轻轻点头,奶奶和舅舅说的对,若他公开和静微的关系,就是将静微架在了火上烤。 他实在不能再看着那样的事情再来一次了。 “那孩子也是心思剔透的,奶奶相信她不会有怨言的,只是,有些委屈了她,去看看她,和她说说话儿。” 老太太说着,又促狭的看着孙子:“天不早了,别待太晚,人家小姑娘还要脸面呢……” 厉慎珩站起身,忽然又弯腰抱了抱老太太:“奶奶,谢谢您。” 厉老太太怔了一下,旋即又高兴的合不拢嘴:“这孩子,和自己奶奶说什么谢谢?” “奶奶,含璋一定让您早点抱上重孙子……” 厉老太太更是欢喜的合不拢嘴:“好好好,有你这话,奶奶能多活十年!” 厉慎珩觉得眼眶有些发酸,他多么幸运有这样开明的长辈,若是换做其他豪门世家,就譬如大哥霍沛东出身的霍家,林婷婷比静微的出身又好了一些,可霍家都容不下她…… 以至于最后葬身火海,尸骨无存。 可静微却能被长辈接纳喜爱…… 厉慎珩不敢再看老人家慈爱的笑脸,再看下去,他怕他会没出息的掉眼泪。 “那我上去了。” “去吧去吧,陪我这个老婆子浪费时间干什么,赶紧去陪你媳妇儿去。” 厉慎珩看着老人家故作不耐烦的样子,忍不住想哭又想笑。 “那我上去了。”厉慎珩给了老人家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厉老太太看的眉开眼笑,她大孙子真是俊的不行了! 静微刚洗完澡就听到了叩门声,慌忙套了浴袍过来开门,见是厉慎珩站在门外,倒吃了一惊,堵了门不肯给他进来,声音压低促急:“你怎么跑来了?快回去睡觉去,让奶奶看到了怎么办……” “就是奶奶让我来陪你说话儿的,怕你认床睡不着……” 厉慎珩搂了静微细腰将她推进去,自己也顺势挤进去,关了门,直接反锁。 “不行……厉慎珩,你不能在我房间里……” 静微又羞又急,要是厉慎珩今晚留在这里,她明天就没脸见人了。 更何况奶奶的房间就在隔壁…… “我知道,微微乖,别怕,我就是来陪你一会儿我就走了……” “真的?” “真的。”厉慎珩握住她细腰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放在膝上,低头亲了亲她浴后光滑香甜的小脸,强压了那些要膨胀起来的欲火,低声道:“刚才和奶奶说了几句话,奶奶说……” 厉慎珩将厉老太太方才的话又和静微说了一遍:“我想了想,觉得舅舅他老人家确实深谋远虑,他想的比我想的周全多了,微微,我原本打算,我们订婚,然后等你到了帝都,我就公开和你的关系,可是现在看来……” 秦钊的身体每况愈下,国内外暗潮汹涌,他至少要等到自己成功坐稳总统的位置,才能将和她的关系公布于众。 “只是要委屈你,我们订婚,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场面,也不会有什么宾客……” 厉慎珩说到这里,心中不免有些难过,他想给她世上最好的一切,可如今,却连订婚都要委屈她。 静微似是察觉到了他的伤感和落寞,她软软的手臂轻轻抱住他,将脸贴在了他心口处,她听到他的心跳声,蓬勃有力。 她知道,这里面只有她一个。 什么仪式,场面,对她来说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只要和他在一起,哪怕一辈子都不能被世人知晓他们的关系,又如何。 “我不觉得委屈,没有婚礼没有订婚,都可以,含璋,我知道你不会辜负我,我也绝不会辜负你,我们彼此爱慕,彼此信任,就足够了,对不对?” “可这世上没有男人不想给自己喜欢的女人一个盛大的仪式……” 厉慎珩低了头,轻轻吻她柔软的唇瓣:“微微,你知道的,我可以自己委屈,却不能看着你委屈。” “这算什么委屈?你和我心意相通,无论怎样你都会护着我,所以,所有的委屈都不叫委屈,比起虞夫人在虞家的日子,我已经算是幸福百倍了……” “虞夫人所受的委屈,才叫真正的委屈,含璋,我想一想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我也真的没有想到,全帝都人人称羡,人人喜爱敬重的虞夫人,原来在虞家过的竟是这种日子,微微……无论如何,我不会让你这样的,你信不信,这辈子,我都会护着你?” 她怎么不信,怎会不信? 上辈子她将他伤的那么深,他都不遗余力的护着她。 厉啸夫妇不喜欢她,却也自始至终没敢给她气受,不过是因为他们夫妇心里清楚,她在含璋心中的位置多么重要,动了她,含璋必定不依。 女人在婆家的地位,不管这个社会怎样发展,很大程度都取决于丈夫对她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