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初到厉家,静微收了一大堆的见面礼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46章 初到厉家,静微收了一大堆的见面礼

虞老太太出身所限,最看不惯谢瑾瑜这样娇娇弱弱又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偏生虞芳华却和她十分投缘。 她疼爱虞芳华甚至胜过了两个大孙子。 阮静微抢了芳华的姻缘,那谢瑾瑜不说帮女儿出气,却和阮静微打的火热,这天底下往哪再找这样的父母来? 她就是知道自己偏爱芳华,故意和她对着干。 既如此,她想给阮静微脸面,她老婆子就把芳华推到最高处去,想和她打擂台,谢瑾瑜还嫩着呢。 为了自己宝贝孙女儿,她这一次是豁出去了。 她就不相信仗着她家老头子和长子立下的赫赫功劳,她连给自己孙女讨门好婚事的目的都达不到。 就算是总统先生,也得给她这个脸面! “芳华别怕,一切都有奶奶在呢,谁想欺负你,也要先过了奶奶这关,那些贱人想踩在你头上,也要看奶奶答应不答应!” 虞芳华温顺的伏在她怀里:“奶奶,幸好还有您护着芳华……” “我可怜的孩子,真是委屈死你了……” “有奶奶疼惜,芳华就不委屈。” “放心吧,奶奶一定会给你撑腰的,只要奶奶还有一口气在!” 虞芳华乖顺的将脸埋入虞老太太怀中,声音哽咽:“奶奶,您最好了。” 她眼中却没有眼泪,晕红的眼皮遮不住眼底阴鹫的一线微光。 她已经失去了那么多了,她仅有的这些,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拱手让人的。 哪怕她不要,不再留恋,她也要死死攥在自己的手心里。 绝不会让给阮静微,一分一毫,她都休想得到。 …… 静微和厉慎珩从虞家告辞离开,就随同厉慎珩一起先回了厉家。 厉老太太早就翘首等着了,知道他们回来,立时让厨房准备饭菜,晚上一家人要好好吃顿饭。 厉夫人虽然心中不悦,但也不会驳了老太太的面子,自然也出席了。 厉家奉行食不言,因此吃饭时大家都在沉默吃饭,倒也相安无事。 吃完饭厉夫人搁下筷子就要离开,厉老太太却叫住了她:“令仪,今天微微第一天登门,你这个做长辈的,总要准备个见面礼吧。” 厉夫人哪里会给阮静微准备见面礼,她压根都不会承认这个儿媳妇。 只是厉老太太发了话,她们婆媳关系向来和睦,厉夫人也不能不给老人家这个面子。 随手将手指上套着的一枚戒指撸了下来,厉夫人脸上带了几分僵硬的笑,将戒指递给经为你:“没想到你会来,也没准备什么好东西,你带着玩吧。” 静微面上有些难堪,却还是双手接了过来。 她这一伸手,厉夫人就看到了她右手的伤,还有那两根光秃秃的手指尖。 竟是……真的伤的这样重? 厉夫人看了都有些心头发颤,又想到在滇南,含璋动了大怒,直接让夜肆把金芝给杀了…… 厉夫人不由得后背惊出一身冷汗。 静微接了戒指,轻声道谢,厉夫人却又把自己手腕上的镯子抹了下来,也递给了她:“这个你也带着吧,这和戒指是一对儿,拆开了也就带不成了……” 静微没想到厉夫人会这般,不由得微微愕然抬头,厉夫人却已经把镯子塞到她手里,面色有些微微苍白的说道:“我有点不舒服,上楼去躺一躺……” 静微一句谢谢还没说出来,厉夫人已经快步上楼离开了。 她望着手心里的戒指和镯子,戒指上的钻石很大,镯子也是满钻的,一看就价值不菲。 静微有些摸不清楚厉夫人的心思,捧着这些东西,像是捧着烫手山芋似的。 厉老太太却开口帮她解了围:“她给你的见面礼,你就好生收着吧,好孩子,来过来奶奶这里,奶奶也准备了见面礼呢。” 厉老太太的礼物就丰厚了很多,一个沉甸甸的金丝楠木首饰箱,琳琅满目都是老人家藏了几十年的好东西,现在有钱都买不到的。 尤其一挂翡翠项链,碧绿通透,搁在掌心里沉甸甸的,温凉沁人,就算静微再不实货,也看得出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 怕是厉老太太珍藏了多年的爱物都未可知。 “奶奶,这太贵重了,静微不能收……” 静微想要推拒,厉老太太却将她的手轻轻推回去,然后把这个沉甸甸的盒子放在了她的手心里:“奶奶给你的,你就收着,反正早给晚给,都要给你们这些小辈……” “你们年轻,带出去漂亮,奶奶留着也没用了。” 厉老太太越看静微越觉得喜欢,怨不得她的乖孙对静微也一见倾心,这样好,生的漂亮,性子又好又温柔的女孩儿,哪个男人不喜欢呢? 从前觉得虞家那小姑娘也挺不错的,虽然相貌一般,但人也机灵,陪着她这个老婆子整日拈香礼佛的也没有不耐烦。 她想着虞家这门亲事也算很不错了,但是含璋不喜欢,她心里也就否定了。 男女在一起要过一辈子的,家宅不宁,男人没有一个舒心稳定的后方,又怎么出去闯荡? 厉老太太想的很通透,只要是个好孩子,只要人品好,性子好,不拘家世门第,只要含璋喜欢,她都不会阻拦。 而如今瞧着静微,厉老太太心中更是满意的不行,她见到静微第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是个能让含璋定住心的女孩儿。 男人心定,才是重中之重,因此,厉老太太才会这样给静微体面。 老太太都给了见面礼,厉啸当然也不能落后。 小姑娘马上要高考,厉啸就送了一套极其珍贵的文房四宝。 而比起首饰珠宝,静微显然更喜欢这些精致的小玩意儿。 摩挲了好一会儿很是爱不释手,厉啸看着小姑娘眼睛亮闪闪的望着自己致谢,也不由得温厚笑了笑,说了几句勉励的话。 静微当夜就住在荣寿堂,住的卧房就安排在了老太太的隔壁。 眼见得时间已经晚了,厉慎珩还磨蹭着不肯回自己所住的小楼去。 老太太怎么不知道他的心思,笑着戳他脑门:“你媳妇儿在我这里,我还能给她吃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