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这么多年,她累了,她不愿再忍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42章 这么多年,她累了,她不愿再忍了

“虞夫人,您也别太伤心了,这些日子静微随我在帝都,您若是闷了,可以来找静微说说话。” 虞夫人眼圈红红:“今日真是让你们看笑话了。”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您也别太伤心了……” 静微柔声的安抚着,看着虞夫人此时憔悴伤心的样子,只为她难受的慌。 她那样好的人,怎么能斗得过蛮横不讲理的虞老太太。 “好孩子,让你平白挨了这一巴掌……”虞夫人看着静微红肿的脸,更是难受,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却能为她挺身而出,可自己的亲生女儿,却偏偏和欺辱自己母亲的人一条心。 她真的这颗心都伤透了。 “我无事,就是您……” 静微看着虞夫人憔悴至极的一张脸,实在心里难过的不行。 她轻轻握了握虞夫人的手:“您以后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委屈,别忍着,那些气憋在心里,会沤出病来的……” 虞夫人的眼泪立时滚滚落了下来。 这样贴心的话,她从没在虞芳华的口中听到过。 虞老太太对她这样苛待,这样羞辱,虞芳华却偏偏和虞老太太亲近不已。 虞夫人也不是不让虞芳华孝敬长辈,只是,做女儿的,为什么就看不到母亲的委屈和隐忍呢? 一句暖心窝的话都没有,从来没有。 “您别哭了,您这样一哭,我看了也难受……” 静微的声音一下哽住了,她是真的很喜欢虞夫人,真的觉得她太苦了。 虞芳华有这样好的母亲,为什么不知道珍惜,为什么一点都不知道心疼自己的母亲呢? 难道近二十年的养育之恩,也比不上血缘关系的牵绊? 如果她有这样温柔亲切的母亲,如果她有这样的幸运,就算是折寿十年,她都愿意! “好孩子,我不哭了,你也别难受了,有你这些贴心话,我心里好受多了……去吧,你和厉少先回去,改天我再找你说话,今天家里乱成这样,我就不留你们吃饭了……” 虞政委面上也很挂不住,一路将厉慎珩和静微送出去,都没有说几句话。 直到厉慎珩和静微上车离开,虞政委方才一点一点收回晦暗的目光,折转回去。 虞老太太回了自己的院子就开始摔东西,吵嚷着要回北边老家去。 又一叠声的吩咐佣人去给虞芳华收拾东西,要孙女和她一起回老家。 只是这行李从中午收拾到晚上,佣人们都实在收拾不出什么了,虞老太太还没踏出院子一步。 众人都知道,她在等着虞政委夫妇上门给她说软和话,求着她留下来。 可这一日,一直到晚上十点钟,虞老太太都没等来虞政委和谢瑾瑜任何一个。 她面上挂不住,狠话又放了出去,只得让佣人准备车子,把行李都搬到车上去。 虞家灯火亮了一夜,虞老太太的院子里更是嘈杂喧嚣无比,一直到凌晨两点钟,虞老太太疲惫不堪的换了衣服被佣人扶到车上,虞政委和谢瑾瑜都没有出现。 虞芳华见状不由得心中越来越虚。 她可不想离开帝都回老家去,虞老太太的老家又穷又偏远,怎么比的上帝都的荣华富贵? 就算她回去被人捧在手心里呼风唤雨又怎样,她想做的是帝都的公主,可不是北边那穷乡僻壤里的明珠。 “哎呦,哎呦……” 虞老太太上了车,就开始嚷嚷着头疼,身上疼,哪哪都疼。 虞芳华见状,赶紧机灵的说道;“奶奶,您是不是犯了老.毛病了……” “哎呦,哎呦我的头疼死了……” “奶奶您这样怎么长途跋涉,您身子吃不消的,快,快扶老太太下车……老太太病了……” 虞芳华嚷嚷起来。 众人心知肚明,却不戳破,又扶了虞老太太下车,回了卧房躺下来,自有人去找虞政委夫妇回话。 虞老太太装了病还不消停,躺在床上颐指气使:“我病了,快去把老大媳妇叫过来,让她守着我,哪有做婆婆的生病了,媳妇还睡大觉的道理!” 佣人看不惯她这样子,却也不敢违拗她,就去见了虞政委夫妇,添油加醋说了一通。 虞政委气的当即砸了卧房里的一个花瓶。 虞夫人却平静无比的拥被坐在床上,虞老太太折腾了这一夜,夫妻俩虽然早就躺下了,却都没有睡意。 此时佣人传了这样的话过来,虞夫人只觉得可笑无比,虞老太太当她还会如从前那样继续忍下去吗? 她今日想了半夜,已经快要想通了。 她和虞君谦的感情再好又如何,长此以往下去,终将被虞老太太折腾消磨的干干净净。 这么多年了,她也是真的累了。 一个毫无关系的阮静微都这样心疼她,为她落泪,可她的丈夫呢,除却那些不痛不痒的话,他又做了什么? 虞夫人忽然觉得心灰意冷,也许,根本是她错了,虞君谦对她的感情,并不是她相像的那样完美无缺。 每次虞老太太闹起来,他除了烦躁,摔东西,斥责几句,又做了什么? 如果有一次,他为她撑腰,出头,狠狠的收拾那些人一次,虞老太太也不会这些年来越来越嚣张吧。 “瑾瑜,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为你撑腰,管她怎样闹腾,你都不用理会,有我在前面挡着,不会让她再给你气受……” “君谦,你把老太太送回老家吧。” 虞夫人缓缓抬起一双依旧美丽的眼瞳望着丈夫:“老太太不是闹着要回去吗?就让她回去吧。” “瑾瑜……” 虞政委怎么会不知道,老太太不过是拿回老家吓唬他而已,她根本就不想回去。 她在帝都享福享了这么多年,怎么舍得回那个穷乡僻壤去? 如果虞老太太真的回去了,他怕是会被老家人的给戳破脊梁骨,骂他忘了本。 虞老太太当年一个人含辛茹苦拉扯大四个孩子,四邻八里的人都是看在眼里的。 他不能背上这样的骂名。 虞夫人心知虞君谦会是这样的反应,却还是掩不住心里一片冰凉失望。 她起身下床,慢慢的将衣服一件一件套上。 虞政委心头巨颤,慌忙上前按了她的肩:“瑾瑜……你这是要做什么?我知道你委屈,我也会为你出这口气,从今以后我会让人好好看着老太太,不让她再到前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