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厉慎珩极重的一耳光搧在了虞芳华脸上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40章 厉慎珩极重的一耳光搧在了虞芳华脸上

厉慎珩放下茶盏,目光投向静微和虞夫人。 两人比肩坐着,身子挨的很近,头也挨在一起,虞夫人握着静微的手,正细细看着她的手指,眸光神色中满是心疼和怜惜。 厉慎珩瞧着她们坐在一处,只觉得这画面说不出的和.谐,就仿佛,她们天然就该这样坐在一起似的。 想到陈景然那惊愕诧异的眼神,又想到舅母说的那些话。 心头的疑惑,也不免越发深重了几分。 但虞家这样的门庭,虞政委又是这般位高权重,虞夫人也出身大家族,田小芬怎么会有这样通天的能耐,把孩子掉包呢。 不要说他和静微没办法相信,随便说给谁听,大约也觉得匪夷所思。 虞夫人生产的时候,身边照顾的人手那样多,又都是信得过的,田小芬怎么去偷龙转凤? 罢了,还是等夜肆从江城回来再说,若是周从也一起去,就更好了。 只是他如今的状态…… 厉慎珩想到周从如今颇有些消沉的样子,心内也不免有了几分的低落和难受。 “这药膏你记得不等入冬就开始涂,一日最少三次,这样,就算之前得过冻疮,也不会再犯了。” “还有你这受伤的右手,我记得我娘家那边有个很出名的老中医,跌打损伤最是拿手,我等下就让人将老医生请来,说不准这指甲还能长出来……” 虞夫人说着,眉眼间又是一片心疼,握着静微的手不肯松开:“你这孩子,怎么就这样的命途多舛,额头上的伤我瞧着没有落下疤……” “额头上的伤?” 厉慎珩搁下茶杯站起身来,几步走到静微身前,弯腰抬手轻轻将她额发撩开,仔细看着她光洁的额头,这么近距离的细看,方才隐约能看到一片颜色稍浅一些的伤疤,他不由得瞳仁微缩,声音都沉了几分:“什么时候伤了额头,我怎么不知道?周从夜肆也不和我说……” 静微见他似要动怒,赶紧握了他手温声劝道:“一点小伤而已,是我不让周从他们告诉你的,你那时候在涵口关,那么辛苦,我不想你分心……” “怎么受的伤?是谁伤的?” 厉慎珩却不肯妥协,握着她手沉声追问。 静微眼圈蓦地红了红,在虞夫人娘家,田小芬将她从楼梯上推下去那一幕,好像又清晰的浮现眼前。 虞夫人却叹了一声,将静微轻轻搂在怀中,抚了抚她的头发:“这孩子真是可怜,她是被田小芬给推下楼梯的,那一日,是在谢家发生的这事,说起来,我也有责任……” “这怎么能怪您呢,谁也想不到的……” 静微连忙说道,虞夫人却温柔拍了拍她的手臂:“好孩子,你总是这样乖巧贴心,但我心里很清楚,是我连累了你……” “是田小芬,把微微从楼上推了下去?” 厉慎珩的脸色已经十分阴郁难看了。 虞夫人点点头:“是,那一日是芳华的生日,我原本想着,让静微和她认识认识,让芳华也跟着静微学一学……” “我的孙女儿是顶顶好的,凭什么要跟这不三不四的阿猫阿狗学?” 虞老太太还未进门就听到这一句,当即怒了,也不让人扶,拄了拐杖一阵风似的冲进花厅来,蹙着眉瞪向虞太太:“怎么,这世上有你这样做母亲的吗?在外人跟前也糟践自己的亲生女儿!我们虞家真是瞎了眼,娶了你这样高门大户的儿媳妇,三从四德一概不会,真是有辱门风!” 虞老太太自来不喜虞夫人,婆媳两人常年都是势如水火,若不是虞夫人好性子一直忍让,虞家怕是早就闹翻了天。 此时当着贵客的面,虞老太太也丝毫不顾及脸面直接斥责儿媳,虞太太气的脸色涨红,眼泪当即就淌了下来。 虞政委立时勃然大怒:“您这是说的什么话?瑾瑜嫁入我们虞家近三十年,生儿育女勤勤恳恳,孝敬长辈持家有道,怎么就辱没了虞家的门风了?” 虞政委大约是第一次在人前呛声老太太,虞老太太半天没能回过神来,待清醒过来,想到儿媳妇把儿子挑唆的连母亲都敢指责,当即气的脸色铁青,扔了拐杖,冲到虞夫人跟前一巴掌就往她脸上去:“我打死你这个搅家精……” 可那一巴掌却并未落在虞夫人脸上,清脆的耳光声响起,众人看到一步上前挡在虞夫人身前的静微,满堂死一样的静寂。 静微半边脸立时肿了起来,虞夫人眸中眼泪滚滚而落,一把抱了静微:“你这傻孩子……” 静微被这中气十足的老太太一耳光的头晕目眩,眼前几乎都要冒出金星来。 但她挨了一巴掌想的却是,若这一耳光落在虞夫人脸上,她身子这样不好,怕是会承受不住的吧。 “虞老太太这是什么意思?” 厉慎珩压不住胸膛内翻搅的怒火,直接转身冷笑开口:“大清国都亡了一百年了,虞老太太在家中还想做欺凌儿媳的老封君不成?” 虞老太太素来嚣张无脑惯了,见厉慎珩一个小辈也敢斥责她,更觉得脸上挂不住,当即道:“我管他现在是什么年代,做儿媳妇的就该对长辈言听计从,做长辈的教训晚辈,也是天经地义!” 厉慎珩恨极,想到静微无端挨了这样一巴掌,他心疼呵护着捧在手心里掉一根头发都舍不得姑娘,却要被这老虔婆给打耳光,盛怒之下,厉慎珩抬手一巴掌就往这张让人作呕的老脸上打去…… “不要……” 虞芳华却忽然冲上前,硬生生的替虞老太太挨了这一耳光。 厉慎珩怒极,下手力道极重,虞芳华挨这一下,却比静微方才的一耳光更狠,她被的几乎站立不住,半边脸都肿了不说,满嘴的血腥味儿,后槽牙都被打的松动了,低头吐出一口血沫子,却连牙都跟着吐出来了一颗…… 虞老太太心疼的捶胸顿足,哭天抢地的让人立刻去请医生过来,抱了虞芳华一声一声心肝肉儿的叫着。 这个孙女向来讨她欢心,今日又这样舍身护着她,虞老太太直心疼的受不住,抱了虞芳华哭的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