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她的身世有问题,她根本不是田小芬的孩子……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38章 她的身世有问题,她根本不是田小芬的孩子……

宋枕词还记得谢瑾瑜曾有一把好嗓子,她擅长昆曲,之前嗓子未曾毁弃时,宋枕词有幸听过她唱一场游园惊梦。 她听的如痴如醉,三日都没能回神。 只是后来,谢瑾瑜的嗓子忽然就失了声,等到医治好,却再也唱不了昆曲了。 她还记得那时候第一次见到谢瑾瑜,好像也就是静微这样大的年纪,安静娴雅的像是一株栀子花一样,干干净净的站在那里对着人微微的笑,美好的让这世上的每一个人都想去疼惜她。 她记得那时候她还年轻,和秦钊还没有结婚,听完昆曲回去之后,她还曾吃醋的逼问秦钊,若是没有和她订婚,会不会喜欢上谢瑾瑜呢。 “我刚才竟没发现,你长的和我认识的一位夫人有些肖像,怨不得我见到你第一眼就喜欢,觉得亲近。” 虞夫人在帝都口碑很好,宋枕词也很喜欢这个低调温柔善良的政委夫人。 “对了,待会儿含璋带你去虞家找那位虞夫人讨冻伤膏,你就能见到她了,那位虞夫人性子很和善,她定然会喜欢你的,你生的有些像她,她肯定也会觉得很惊奇……” 静微听得宋枕词这样说,不知怎么的,心头忽然一动。 那日霍沛东几人给厉慎珩和她接风洗尘,他们兄弟中一个叫陈景然的,总是盯着她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后来借着酒劲儿到底还是没忍住,询问她是不是和虞夫人是远亲…… 她摇头说不是,那陈景然还嘀咕了一句;怎么就生的这样像。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这样说了,而今连宋枕词也这样说…… 静微初时并没将这些话放在心上,但此时不知怎么的,莫名觉得心头压的很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在纷纷往外涌。 依照前世来看,虞夫人的孩子确实和田小芬的掉了包,但是,是阮思雨和虞芳华被换了身份啊,她一直都是置身事外的那一个。 可是,从没有人说过阮思雨和虞夫人像。 而阮思雨,在回了虞家之后,还不肯放过她,非要将她置于死地又是为了什么? 静微心里那个模糊的,可怕的念头,一点一点的往外浮,她想要去摁住那个想法,那个离奇的诡异的想法,可是却根本无法控制…… 那些解不开的谜团,那些无法理解的事实,是不是都在指向一个可能…… 她的身世,或许并不是她认定的那样,对她刻薄而又狠毒的田小芬,是不是根本就不是她的生母? 静微不知自己是怎么失魂落魄的离开总统府的,以至于坐在了车上,她整个人还有些怔怔的回不过神来。 车子在帝都宽阔的道路上疾驰,很快,她就会到虞家,再一次见到虞夫人。 她曾在见过虞夫人之后,无数次偷偷想过,如果她有一个这样温柔可亲的母亲该有多好? 她那么的羡慕虞芳华,羡慕阮思雨,她曾以为母爱和亲情于她来说,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了。 但…… 静微的眼泪忽然涌了出来,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人有时候不该怀抱太高的期望,也不该那样的贪心。 她已经拥有了含璋,却还想要再得寸进尺的拥有渴望的亲情,上天会不会惩罚她的贪心不足? “刚才舅母和你说完话,你一直都有些魂不守舍的,微微,是舅母和你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话了吗?” 厉慎珩见她忽然落泪,实在忍不住,将她拉到怀中,放柔了声音询问。 静微摇头:“我心里很乱,有些事,我想不明白,又理不清头绪……” “不如你和我说一说,也许旁观者清呢。” 在他身边,她总是能很快被抚平心虚,安定下来。 他的声音好像把她心底的忐忑不安都赶走了一般。 是啊,为什么要为未知的事情苦恼,不管怎样,哪怕结果真的让她失望了,而她,也至少努力了一次,她还有含璋啊。 静微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缓缓开了口。 “含璋,我有些怀疑自己的身世。” 厉慎珩听她这样说,却并未有什么太大的情绪反应:“微微,不瞒你说,之前在江城,你爸和田小芬没有离婚的时候,我就这样想过了。” “含璋……你也觉得,我的身世可能有问题吗?” “我没见过这样的母亲,哪怕在农村或者偏远的地方,确实有很多人会重男轻女,但在我个人的认知里,我总觉得田小芬这样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太过让人匪夷所思。” “含璋,我很久以前曾做过一个梦,梦里面不知是我的前世还是怎样,我梦到了一些事,而那些事,让我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说给我听听?” “我梦见田小芬和虞夫人的女儿被人换了,虞芳华其实是田小芬的女儿,而阮思雨,也就是我那个姐姐,才是虞夫人的女儿,后来,虞家把阮思雨认了回去,虞芳华也留在了虞家……” 厉慎珩的眉宇不由得一点一点蹙了起来,这样的梦,也确实让人觉得难以置信。 “但是,阮思雨明明比虞芳华大了一岁,田小芬怎么掉的包呢?” 静微这一句话音还未落,厉慎珩忽地像是捕捉到了什么,他眸色骤然锐利清明,握了静微手询问;“阮思雨比你也大一岁,对不对?” 静微点头:“是,她比我大一岁。” “那么,你和虞芳华其实是同岁?” 静微再次点头:“……上次虞夫人回娘家来小住,正赶上虞芳华生日,我才知道,我们生日也在一天。但阮思雨也是这一天的生日……” 厉慎珩觉得自己大约也有些魔症了,静微说的只是一个梦,梦不能当成现实来看。 可他却又控制不住的往那个方向去想。 依着田小芬这人的品性来看,她这种人自私狠毒,对阮思雨和阮嘉宝都极好,甚至可以说是宠溺。 偏偏对静微却这样。 虎毒尚且不食子,田小芬自己亲生的骨肉,怎么会舍得这样糟践。 “你安心,我让夜肆今日就去江城,如果你的身世真的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一定会查一个水落石出,这事交给我,你只管等消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