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璋哥儿,你怎么做人男朋友的,你都没有保护好微微!”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36章 “璋哥儿,你怎么做人男朋友的,你都没有保护好微微!”

“这么快?”秦钊不由吃了一惊,宋枕词也赶紧让人去迎:“快去瞧瞧,两位老太太轻易不出门了,都小心伺候着。” 厉慎珩偷偷捏了捏静微的手指,含笑在她耳边道:“祖母和外祖母急着看孙媳妇儿呢……” 静微不由得面颊微烫,耳后都绯红了一片。 厉慎珩看的心动,忍不住轻轻在她耳上啄吻了一下,却正被总统夫人看到。 宋枕词抿嘴轻笑,面带几分促狭看向二人,静微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这人,都不知道分个场合。 厉慎珩在舅舅舅妈跟前向来随便惯了,并不怎么难为情,只是看着静微实在窘的厉害,方才有些懊悔,不该在人前这样轻薄她。 “好孩子,你别理含璋那混世小魔王,他舅舅打小惯着他,惯的他没大没小的,脸皮厚的总统府的围墙一般……” 宋枕词一边安抚着静微,一边握了她的手向外走:“不过今日舅妈瞧了,这小霸王也就你能管得住他,他舅舅这下可就能放心了……” “在哪呢,在哪呢我孙媳妇……” “你这个老婆子又和我抢着走!少看一眼会掉块肉吗?” “那你着急什么,你就跟我后面啊,反正又不会掉块肉!” “我告诉你,这可是我们厉家的孙媳妇!” “怎么,外孙媳妇就不稀罕了?” 两个银发如霜满面红光的老太太一路走一路吵嚷着过来,瞬间整个总统府都热闹了起来。 老管家在一边忍俊不禁,秦钊已经是连连摇头。 静微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宋枕词已经笑道:“家里两位老太太如今和顽童一般,真是老变小了。” 厉慎珩也跟着道:“两位老太太最是慈和,微微别紧张,祖母和外祖母都很喜欢你……” “她们还没见过我呢,你怎么知道两位老太太喜欢我……” 静微声音清浅,心跳的却飞快,怎么能不紧张呢,这世上大抵没有比见男友的家人更让人紧张的事了。 “因为我喜欢你啊,我喜欢的,祖母和外祖母从来都不会反对的。” 厉慎珩当着总统先生夫妇的面也这样油嘴滑舌,静微越发窘了起来,手指尖一片冰凉颤栗,眼瞅着两位老太太到了跟前,齐齐盯着她瞧,更是紧张的都要晕过去了…… “傻瓜,快叫人啊,这是奶奶,这是外婆……” 厉慎珩怕她更紧张,特意换了这样更亲近一点的称呼。 静微紧张的心跳都快停了,不知怎么张的嘴,也不知怎么就迷迷瞪瞪的随了厉慎珩这样叫了:“奶奶好,外婆好……” 两位老太太当即欢喜的眼睛都眯成了缝:“哎,哎,好,好孩子……” “快让奶奶瞧瞧。” “快让外婆瞧瞧……” 两个老太太一起上前,一左一右拉住了静微,都是活到这把年纪的人精,见过不知多少世面。 静微虽然并不是美艳夺目的长相,年纪尚小,也比不得帝都这些千金小姐们通身的气派。 但她这样娴静温柔的站在这里,站在高大俊朗的含璋身边,就像是天作之合的璧人一般,让人看了就舒心。 厉老太太轻轻摩挲着静微微凉的手指,目光细细打量着她的模样。 面皮白净,脸型也生的好,饱满精致的鹅蛋脸,可比现在流行的什么锥子脸有福气多了。 头发也好,乌黑发亮沉甸甸的黑缎子一般,头发好,说明肾气足,身体底子好,将来才好生养,她才能快些抱上重孙子。 虽然瘦了一些,但是小姑娘大多都是纤瘦的,等将来结婚了好好调理胖一些就好了。 眼睛也生的好,黑眼珠通透澄澈的,让人看了就知晓,她这颗心也是干干净净不染尘埃的。 厉老太太越瞧越满意,连连点头笑的合不拢嘴。 那边,秦老太太却忽然心疼惊讶的叫了一声:“哎呀,这孩子的手,这是怎么了……怎么伤成这样了!” 厉老太太也顾不得和秦老太太的嫌隙,慌忙也托起静微的右手看。 原本那样纤细雪白的手指头,现在上面斑斑驳驳的都是旧伤痕,还有两根手指头光秃秃的,连指甲都没长出来。 瞧着都让人觉得疼。 厉老太太倒抽冷气,握着静微的手心疼的不得了:“这真是造孽啊,怎么伤成这样了,璋哥儿,你怎么保护你媳妇儿的,怎么让人给她伤成了这样?” 秦老太太也是一脸痛惜:“是啊是啊,女孩子的手多金贵,这可是第二张脸面……” 秦钊和宋枕词对望一眼,两人都有些无奈。 厉慎珩面色也晦暗了下来,这是他心底一道不敢碰触的伤,不提起还好,提起来,他总是追悔自责又难受。 “奶奶,外婆……” 静微却忽然轻轻开了口,她伸手,轻轻将两位老太太的手握住,柔声安抚道:“是静微自己不小心受了伤弄的,不关含璋的事儿,您们看,现在这些伤都好了,早已不疼了,就是看着有些唬人而已……” “怎么会不疼呢,十指连心啊,你这傻孩子还帮他说话!” “璋哥儿,你怎么做人男朋友的,微微手伤成这样子,就是你没保护好她!” 厉老太太斥责孙子中气十足,厉慎珩本就心中难受有愧,闻言半个字不反驳,老老实实的低头挨训。 静微却心疼的不行,赶紧拉了厉老太太道:“奶奶,真的早就不疼了,就是现在到了冬日我爱长冻疮,这下了雪感觉冻疮又要犯了,奶奶知道怎么治冻疮吗?试了好多的药都没什么效用……” 静微这样一转话题,果然两个老太太都忘了去训斥厉慎珩,忙着捧了她的手细看,果不其然有些微红,似是要长冻疮的样子,厉老太太立时道:“现在还没长出来,赶紧截住了就无碍了,我听说虞夫人那里有家传的冻疮膏,最是灵验,我这个老婆子就厚着脸皮去讨一讨……” “奶奶,您放心吧,我会去找虞夫人讨药膏的,不会让微微的冻疮再发作了。” 厉慎珩慌忙开口。 厉老太太哼了一声,板着脸瞪孙子:“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带微微去虞家,难道还要等到冻疮长出来再去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