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这样活色生香的一幕,直接落入了男人的眼帘之中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35章 这样活色生香的一幕,直接落入了男人的眼帘之中

外面隐约有些骚乱,大约是记者媒体都闻讯而至了吧。 宋宓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来吧,这才是属于她的战场,这才是,她宋宓儿重活回来该做的事情该去迎接的战斗! 她一步一步向外走去,迎着那即将到来的风暴,和未知的一切,每一步,都走的坚定决然。 她再不会依靠任何男人,哪怕她会为此付出百倍千倍的艰辛。 可这样的幸福和未来,是自己亲手挣下的,而不是依靠男人得来犹如浮云一般的飘渺无根。 只有实实在在握在手中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无数的记者媒体潮水一般涌过来,随同而来的,还有她的很多很多铁粉。 宋宓儿没有去看那些镜头和闪光的菲林,她缓缓摘下了墨镜,转过身去,面对着她的粉丝而站。 “宓儿,宓儿……” “宋宓儿,我们爱你,蜂蜜永远都爱你……” 那些年轻的女孩儿男孩儿拼命的挥舞着手中的花束和灯牌,他们翘首盼着他们的偶像回来,三年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 而现在,她终于回来了。 很多的女孩子都哭了起来,宋宓儿眼中的泪终于落下,她弯腰,深深的鞠躬,足足有一分钟,她方才直起身子。 所有人都哭的稀里哗啦,她也不要形象的跟着哭,妆都花了也不顾,和她们拥抱,合影,哭着笑着抱成一团。 而这所有一切都被记者疯狂拍了下来。 昔日的偶像人气巨星宋宓儿第一日回国,就造成了帝都机场交通几乎瘫痪,而她回国的新闻也第一时间占据了所有媒体网站和报刊的头条。 宋宓儿,她依旧是娱乐圈当之无愧的一姐,哪怕她息影三年,曾经丑闻缠身,甚至还未婚产子。 可那又如何,上天就是格外的眷顾某一部分人,娱乐圈不缺漂亮有演技的,天生自带流量和话题,才是老天爷赏饭吃。 回国第一日就忙的不可开交,经纪人和助理成功接到她的时候,天色都微黑了。 宋宓儿觉得很累,却又精神极其的亢奋,带娃带了两年半都快抑郁了,虽然也幸福,可她回来才觉得,娱乐圈才是属于她的战场,她在这里真是如鱼得水的舒服。 回了公寓安顿好,经纪人和助理开车回去休息,宋宓儿也去浴室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澡。 待到她抹的香喷喷的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围着浴巾出来时,公寓沙发上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一个男人。 宋宓儿抓着浴巾的手蓦地松开,浴巾从她滑溜溜的胴.体上掉落,这样活色生香的一幕,就直接落入了江沉寒的眼帘中来。 “怎么……不装了?” 江沉寒掐了烟,缓缓站起身来,他脱了身上深蓝色的大衣,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粒,衣袖散漫的卷在肘上,单手插兜站在那里。 常年抽烟所以微哑的声音有些涩沉的性感,他的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在宓儿的身上,尤其,在她因为生产哺乳而丰腴了很多的胸前,逗留了很久。 宋宓儿最初还吓了一跳,可在看清来人是谁时,她就不再那样恐惧了。 江沉寒的目光落在她光裸的身体上时,她第一个念头确实是想要狠狠骂他一通,赶紧遮掩起来。 可后来她却没有这样做。 她有什么好矫情呢,她和他早就睡过了无数次,他看她几眼又怎么了。 依着她对他的了解,看完难受的也只会是他。 毕竟,他本来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风流子弟,纨绔渣男。 宋宓儿慢悠悠的捡起浴巾,重又慢条斯理的把自己裹了起来,这才去倒了一杯水,缓慢的喝了几口,慵懒道:“江少半夜私闯民宅,是要干什么?” 江沉寒看着女人艳红的舌尖在唇瓣上不经意的滑过,原本方才看到这样活色生香一幕已经浴火横生的男人,此时越发觉得小腹紧绷难忍。 他抬手扯开了领带,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他向她走了两步。 宓儿下意识的握紧了杯子,莫名觉得喉头有点发黏。 江沉寒站在她面前,他那一双狭长的眸子里翻搅着**的烈焰看着她,就那样声音暗哑沉沉的说了一句:“干-你。” …… 帝都,总统府。 曾有民众传言,帝都总统府内精致辉煌,白玉为阶,黄金为顶。 因此民间常常用金玉宫来代指总统府。 后总统秦钊任职之后,曾在新年前夕,将总统府对民众开放一日,让他们进内参观。 世人方才知晓传言有误,多么可笑。 总统先生秦钊的办公室,甚至比不过一个中型企业的老总办公室。 装潢亦是十分简约,若说最引人注目的,也不过是总统先生的私人藏书阁而已。 静微十分喜欢那个藏书阁。 秦钊见她从里面出来还有些恋恋不舍,就打趣了一句:“等将来含璋搬入总统府,这藏书阁就交给你打理了……” 厉慎珩闻言不由大喜,静微还傻乎乎的没反应过来,总统夫人笑着握了她的手道:“这孩子,心思也太纯正了。” 秦钊最初其实并不太赞同厉慎珩和阮静微之事,毕竟他之前属意虞家千金,虞政委也确实可堪重用,这对含璋将来都是极有好处的。 但在见到阮静微之后,他却不由自主的偏向了她。 也罢,含璋自己是有真本事的,虽然妻子出身好有助力是好事,但却也会成为掣肘。 宋家不就是如此,虽然他与夫人感情极深,但也架不住宋家在后面拖后腿,让人焦头烂额。 阮静微出身不显,也有出身不显的好处,最重要的是,这小姑娘笼络住了含璋的心。 男人的心定了,才能安心的拼事业,后宅安宁,方能无后顾之忧,他深有体会。 总统夫人这般说,静微方才回过味来,不由得面颊微红,心中却又欢喜又不安。 她原本想着,这样高高在上权势滔天的总统先生,大约是决不允许含璋和她这样出身的女孩儿在一起的吧。 却没有想到,竟是她小人之心了。 “见了老太太没?” 秦钊温声的询问,静微腼腆摇头:“还没有来得及去拜访老人家。” 她这边话音刚落,总统府的老管家就笑吟吟的进来说道:“先生,夫人,两位老太太下了车,现下在门外,就要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