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丢人现眼,他当初怎么会看上这个女人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34章 丢人现眼,他当初怎么会看上这个女人的!

江沉寒的视线又落回宓儿的身上,她的腰肢依旧那样细,让人难以想象,这里面曾孕育过一个孩子。 她曾经怀着身孕都不安分的勾搭赵承巽,如今一回国,就开始忙着给自己找金主了? 江沉寒不由冷笑,她若当真敢打含璋的主意,他一定会亲手杀了她! “霍先生,没关系的,江少一直对我都成见很深,我也没希望这两三年他就改观了。” 宋宓儿对霍沛东点点头,算是致谢。 非但不会改观,想必,她今后定居帝都,要重新夺回娱乐圈一姐称号,他会更不齿她的所作所为吧。 但这一切她都不会再去在意了。 江沉寒这样的帝都权贵,和她这种汲汲钻营的女明星,怎么能扯上关系呢? 从此以后,她会不惜一切代价往上爬,再不会让白彤那些贱人把她踩在脚下。 而她,也再不会爱上任何一个男人,相信任何一个男人了。 她死了一次,终于想明白,活在这世上,唯有依靠自己,才是正道。 上辈子的她,就是把自己的一颗心,心里的所有爱慕和希望都给了江沉寒,才会死的那样凄惨。 这辈子,她会把她的心牢牢的锁起来,谁都别想拿走了。 “宋小姐找含璋有事?” 这一行人站在这里,男的个个风姿绰约气质斐然,女的又娇媚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 想必很快媒体就会闻风而至。 若不是兄弟之间太想念了,他们也不会在这里等着,早就去了vip休息室。 “并非是我的事,是关系到我一个朋友……” 宋宓儿说到这里,忽然顿住了话音,她一双眼眸像是骤然点亮了一般,而下一瞬,手里拎着的爱马仕直接飞了出去,一声尖叫几乎要掀翻屋顶…… 江沉寒不由皱眉,丢人现眼,他当初怎么看上她的! 高斌和陈景然差点把手里夹着的烟都扔了,可宋宓儿却已经像一枚火红的炸弹一样,直接向着人群里走出的那一道纤瘦袅娜的身影扑了过去…… 静微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厉慎珩眼疾手快的直接护在了身后,宋宓儿硬生生的停了脚步,才没让自己扑到厉慎珩怀里去…… “宓儿!” “微微,我想死你啦!” 两个女孩儿彼此惊喜万分,静微挣开厉慎珩的手就扑了过去和宋宓儿紧紧抱在了一起。 夜肆默默把拔出来的匕首又塞了回去…… 刚才差点他都要把匕首抵到这女人脖子上了若不是静微小姐喊出了她的名字的话。 “含璋。”霍沛东几人也迎了过去,众人一一寒暄,彼此叙些别后问候。 厉慎珩见静微是真的很欢喜,就和霍沛东几人去一边说话,让两个小姑娘叙旧。 江沉寒的目光再次落在宋宓儿的身上,原来她等厉慎珩是因为这位阮姑娘。 她们怎么认识的。 一个十几岁就出道红遍全国的偶像女明星,一个小城市里平凡普通的小女孩儿。 江沉寒眉宇深蹙,好似隐隐想起来一些,宋宓儿老家好像是在江城那边,也许,是因为这个缘故吧。 “你怎么这么没良心,球球都会喊干妈了,也不见你打几个电话回去……” 宋宓儿红着眼圈说着,又仔仔细细去看静微脸色:“比上次见面瘦了一点,气色倒还不错,这些日子怎么样?哎,我问了其实也白问,厉少肯定对你好的没话说。” 两人都是多活了一辈子的人,宋宓儿自然知道厉慎珩待这个小妮子多么用心。 也真是庆幸,这辈子厉少依旧如此深情,而这傻丫头总算是醒悟了。 “你气色也不错,好像比上次我们见面稍微胖了一点……” “啊?我胖了?哪里胖了……” 宋宓儿惊的花容失色,伸手捏了捏自己脸,又捏自己的细腰,好像真的捏到了薄薄一层肉,当即脸垮了下来,都要哭了:“都是为了那小兔崽子……” “你还没听我把话说完呢,你是比之前稍稍胖了一点,但是你之前太瘦了,现在这样子,要什么有什么,细腰翘臀丰胸,简直是太完美了……” 宋宓儿却还是一脸愁的不行的表情:“哎呀,你不懂那个圈子的事儿,我还想走少女路线呢,你让我顶着这样凸凹有致的身材,以后都只能演姨娘小情人了……” “不会吧,我看你依然很少女啊……少女就不能有发育的好一些的少女吗?” 宋宓儿闻言不由失笑:“几日不见,我家小微微竟然会说这种话了?看来,厉少把你调教的不错啊……” “什么啊,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 “行了,看在我们久别重逢的份上,就不追问你闺房秘事了,你这次是随同厉少回帝都过年?” 宋宓儿说着,又低声问道:“可是要去见长辈?” 静微有些腼腆的点点头:“嗯,应该会去拜访长辈的。” 宋宓儿抬手摸了摸她鬓发,叹了一声道:“微微,你比我命好,比我有福气,我这辈子,别的不指望了,好好把球球养大,挣多多的钱,我就心满意足了。” “宓儿,你别这么消沉,将来你会遇到一个很好的男人的,你相信我。” “行啊,借你吉言了……” 宋宓儿一笑,摸了摸静微小脸:“我刚回国,事儿也多,你也刚来帝都,肯定忙的很,过几日我们再好好聚。” “行,你是不是还住那套公寓?” “对,我暂时还住那里,要是搬家或者怎样,我会告诉你的,快去吧,你家男人一直都看着你,好像生怕我把你偷走了似的。” 宋宓儿笑嘻嘻的打趣她,见她头发微乱了,又细心的帮她理了理,这才道:“快去吧,别让他等着急了。” “宓儿,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我新年期间都在帝都,等你安顿好,我就去找你说话。” “嗯嗯,我会的,放心吧。” 宋宓儿对她挥挥手,静微这才恋恋不舍的和她告别。 看着他们一行人远去,那个男人也随同头也不回的离开,宋宓儿这才缓缓敛住了脸上的笑意。 她把自己的包捡了起来,翻出墨镜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