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曾给江沉寒孕育过一个孩子的子宫,都在隐隐抽搐着疼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33章 曾给江沉寒孕育过一个孩子的子宫,都在隐隐抽搐着疼

江沉寒夹着烟的手指蓦地一顿,长长的一截烟灰倏然落在了他铮亮的鞋面上。 男人森冷的一张脸很快又恢复了惯常的面无表情,唇角微微绷紧着,薄唇仿似含了霜雪。 他淡漠的,一点一点的收回视线,垂下眼帘看着手指间燃着的烟。 而宋宓儿的身影,此时已经越来越近了。 高斌也看到了宋宓儿,宋宓儿好似也瞧见了他,大大方方的和高斌打了招呼:“嗨。” 高斌摸摸头,看看一张脸冷的像是快结冰的江沉寒,又看看忽然一改妖艳贱货路线,甜美迷人的宋宓儿,到底还是摆摆手,僵硬的‘嗨’了一声。 “等人?” 宋宓儿笑吟吟问了一句,高斌点点头:“嗯嗯,含璋今儿回来,我们接机呢……” “厉慎珩?” 宓儿心头一动,想到了静微,赶紧追问了一句:“他也是上午的航班?还要多久到?” 江沉寒忽然抬头看了宋宓儿一眼,他的目光里毫无任何温度,凉沁沁的让人触到就心底生寒。 宋宓儿却根本没有看他,只是有些急切的等着高斌回答。 “厉少不是你能惦记的人,宋小姐还是收了那些心思吧。” 江沉寒掐了烟,冷冷的说了一句。 宓儿这才缓缓的把视线落在江沉寒的脸上。 男人依旧是深色系的衣服,深蓝色的及膝风衣,衣襟中露出挺括的衬衫衣领,这么冷的天,依旧开了两粒衣扣,露出微凸的性感喉结。 菲薄的唇,是天然的薄情。 淡漠的视线,却如刀,将她切割犹如凌迟一般剧痛。 孕育过他的孩子的子宫,好似在隐隐抽搐着疼。 宓儿下意识的轻轻按住了小腹,她的眉尖蹙了蹙。 江沉寒与她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她不能看他,不能再和他有任何的交集。 她不想那样死去,像是垃圾堆里求食的野狗一般,人人追打,凄惨无比。 她的唇角一点一点弯了起来,甚至颇有几分俏皮的歪着头看向江沉寒的眼睛:“江少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呢?” 她虽然生了孩子,可其实也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娱乐圈多的是三四十岁还在装嫩的女明星。 她现在正嫩的能掐出水来,装都不用装。 眨眨眼笑一笑,都娇嫩的像是初开的花儿一般,让人想去做那采花的蜂。 江沉寒狭长眼瞳中越发溢出几分的嫌恶来,这女人如今是越发异想天开了,厉家的公子厉慎珩,岂是她能惦记的? 她若是再不收了这样的心思,他头一个不放过她! “听不懂的话就回去好好用脑子想一想,别仗着有这张脸,就想把帝都的公子哥儿勾搭个遍!” 江沉寒可记得很清楚,她怀着身孕时还在撩赵承巽,一口一个小哥哥喊的娇软清甜,怕是恨不得那姓赵的赶紧就睡了她,她也好给肚子里的孩子找个接盘侠! 江沉寒到现在还能想起她爆出生子的大新闻之后,有一次他在宴会上遇到赵承巽,赵承巽那张脸上的表情有多复杂,多精彩! “江少的意思是说我像只花瓶一样,肚子里都是草包喽?” 宓儿眨眨眼笑了:“唉,脱了裤子在我床上时,说我是小宝贝儿小可人你手里的小傻瓜天真无邪又可爱,提上裤子我就是胸大无脑带出去丢人的花瓶了……” 高斌‘噗’地一下笑出声来,陈景然也握了拳头抵在嘴边,连声咳嗽。 霍沛东倒还持重,闻言却也不免眼底含了几分笑看向江沉寒。 江沉寒一张脸阴沉的像是要滴出水来,他本就是冷的慑人的性子,平日里女人们瞧见他脸一沉,大气都不敢出了。 可宓儿却笑的更甜了几分,对高斌道:“那我也等着吧,我找厉少正好有点事。” 高斌急的都想磕头喊姑奶奶了,没瞧见二哥的脸冷成什么样了? 待会儿帝都的太阳都不管用,满城融冰都要再冻一次了。 “你听不懂话是不是?” 江沉寒终于彻底被激怒了,他上前一步,伸手攥住宓儿的衣领,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拎了起来。 宓儿依旧淡淡的笑着,眼角点上去的泪痣清晰无比,她眸中流光溢彩,带了笑意,可她的瞳仁中却没有他。 她的眼里也没有他了。 再不像从前那样,她的目光追着他的身影而动,她疯了一样爱慕着他,痴缠着他。 江沉寒手下力道蓦地收紧,宓儿有些难受的皱了皱眉,嘴角的笑容消散了,她望着他,眼瞳中却是空洞的:“我息影两年半第一次回国,媒体记者很快就会蜂拥而至,江少……时隔三年,您是想再一次和我一起上头条?” 江沉寒眸色一变,忽然松开手将她推到一边。 宓儿低头笑了一笑,再抬起头来,就不再看江沉寒一眼,她目光渺远的投到机场出口处,依旧是那样清甜娇艳的笑着,像是刚才,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 高斌都不敢再笑了,陈景然也有些不安的看着两人。 霍沛东掐了烟,上前了一步:“老二,你有些过分了。” 江沉寒眸光缓缓的从宋宓儿的身上收回,刚才他攥住她衣领时,两个人的距离很近。 他闻到她身上的味道,不是从前那种馥郁张扬的名贵香水味。 她身上是清甜的果香,甚至还有淡淡的小孩子身上的奶香味。 他像是恍然从梦中醒来一般,心头百般滋味齐齐上涌。 就是这个女人,这个让他喜欢也让他厌烦的女人,她没什么头脑,天真愚蠢痴傻,只会死缠烂打,让他不胜其烦。 可也就是这个女人,决绝的和他一刀两断,分的干脆利落,却给他生了一个孩子。 他见过那个婴儿。 在她生产完还没出月子的时候。 他曾去过她的公寓一次。 然后,他们话不投机,闹的很不愉快,最后,他妥协,允她带着孩子出国,而这孩子,终生不能回a国来。 因为他的存在,不能影响到他江沉寒将来的婚配和前程。 她毫不犹豫的一口应了。 就此,息影,出国,再无任何消息传回国内。 ps:宝宝们,为了配合网站的推广,书名要更改啦,以后就用《一遇总统定终身》这个名字啦,大家千万不要认错点错啊,记得放入书架里,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