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回帝都去,‘丑’媳妇要见婆家人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32章 回帝都去,‘丑’媳妇要见婆家人了!

平日里也是端庄得体的贵妇,现在却一点体面都不顾了。 大约也是心里清楚,离开了厉家老宅,以后一家子老小吃用都要花自己的了,当然是能捞多少就捞多少的好。 可厉夫人执掌中愦这么多年,虽然这几年分了心治家也松散了一些,但拿出昔日威势,依旧是行事雷厉风行。 三房再怎样哭闹也无用,到底还是老老实实的搬出了厉家老宅去。 该他们的,厉夫人一毛都不克扣,可不该他们的,休想多带走一根针。 这些年蛀虫一样依附着厉啸,他们也早就仁至义尽了。 厉夫人没想到这糕点一事,最后却将三房这碍眼的一对儿东西赶出了厉家。 要知道这些年,她也没少受三房的闲气,现在一鼓作气赶了三房,厉夫人心中都觉得畅快无比。 倒没想到歪打正着的,让她狠狠的出了这一口恶气。 以至于晚上厉啸和她夫妻闲话的时候,厉夫人也难得的肯服了这个软:“……最开始我不该怀疑是她,这件事是我不对,将来若有机会见,我与她说声对不起就是。” 厉啸看着妻子一副嘴硬的样子,不由得失笑:“你呀,就是得理不饶人。” 年关将至之时,厉家派了管家来江城,送了许多的东西来。 静微挑了一部分出来,又自己做了很多点心,和厉慎珩一起去了干爹干娘那里,探望二老。 死里逃生从滇南回来之后,李北疆和李夫人就叫了她过来家中小住了两日。 李夫人看着她那一只手,很是心疼的哭了一场,又逼着李北疆去四处打听好医生好方子,看能不能让这指甲再长出来。 好好儿的女孩子,手是第二张门面呢,原本葱白一样的细嫩手指伸出去,却少了两个手指甲,未免让人看了侧目。 静微自个儿心里大约也难受。 本来李夫人是要静微过年在李家过的,但厉慎珩既要带她去帝都去,她当然也识趣的不再多挽留。 在李家吃了午饭晚饭告辞离开,李夫人又让家中警卫把礼品补品满满塞了一后备箱。 临走时却又拉了静微的手,将一只很精美的锦盒放在了她手心里。 “干妈……” 静微知道李夫人给的都是好东西,可她却不能心安理得的就这样收下。 “微微,干妈知道你是好孩子,你心里觉得收了干妈的东西,不踏实,但是东西是死物,要给了对的人才有它的价值,干妈留着也不过是放在盒子里落灰而已,给了你,你带出去漂亮,有面子,干妈才开心。” 李夫人说着,又温柔的提点她:“帝都和江城不一样,虽然咱们都知道不该以貌取人以家世背景论人,但在那种地方,人们向来如此,先敬衣服后敬人,我知道含璋肯定会照顾好你,但男人在外面打拼,总有顾及不到的时候,干妈知道你也不是妄自菲薄的人,但若是能免却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何乐不为呢?” 静微眼圈一点点的红了起来,忍不住扑到李夫人怀中,紧紧抱住了她。 东西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这份用心和体贴。 除了母亲对女儿,谁又会这样掏心掏肺的和她说这些。 李夫人和她毫无血缘关系,却这般待她,那生了她的,却恨不得置她于死地…… 但好在,她再想起田小芬,却也不会有丝毫的难过了,就像是想起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一般。 “快别哭,让含璋看到了还以为干妈欺负你呢。” 李夫人爱怜的摸了摸她的鬓发:“去了帝都,事事都要小心,若遇到什么事或者什么困难,你就去找我的一个好朋友,我们打小一起长大的,感情极好,你是我的干女儿,她也会把你当干女儿看待的,这名片你收着,若有需要的时候,递出去,她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会帮你的……” 静微接过那名片,一眼看到名片上的谢瑾瑜三个字,不由得怔住了:“虞夫人?” 李夫人不由微怔:“你认识瑾瑜?” “我和虞夫人有过几面之缘,她待我很好,她很温柔很亲和……” 李夫人不由欣慰无比:“这就太好了,你说的很是,瑾瑜她性情良善,最是温柔亲和,你既然与她相识,那你去帝都我就放心了。” 李夫人抚了抚静微鸦黑的鬓发:“去吧,别让含璋等急了,等从帝都回来,干妈再给你接风洗尘。” 静微依依不舍的和李夫人道别,直到坐上车子,打开手中的锦盒,看到那一套漂亮夺目的钻石首饰,静微只觉得心口里一片暖融融的,却又忍不住的想要掉眼泪。 何其有幸,她曾缺失的,现在却有毫无血缘关系的人,点点滴滴的赠予了她。 “唉……” 厉慎珩却忽然长长叹了一声。 静微慌忙收拾了一下情绪,有些担忧的问他:“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厉慎珩摇摇头:“我们家小姑娘人见人爱,到哪儿都有人送好东西给她,那我可怎么办呢?我再送什么,怕是都要入不了我家小姑娘的眼了……” 静微忍不住的轻笑,方才有些低沉的情绪,骤然被扫空;“你瞎说什么啊,你不管送我什么,就算送我一根橡皮筋,一本书,我也会很喜欢的……” “等有一天,我会把这世上最好的,都给微微……” “我不要什么世上最好的,我只要含璋永远和我在一起。” “傻瓜……” “是啊,我就是傻瓜,你也不能嫌弃我。” “不嫌弃,喜欢都来不及。” “我也喜欢你……” “等见了奶奶,我们订婚,好不好?” “好……” …… 静微与厉慎珩一起回去帝都的时候,正值帝都第一场雪消融,阳光明媚灿烂,一派北国风光。 霍沛东和江沉寒等一行人来机场接机。 高斌和陈景然性子跳脱一些,早按捺不住,急的在人群里四处搜寻,想看到这让含璋稀罕成这样的宝贝儿,到底真人什么模样。 江沉寒原本正在抽烟,忽然目光顿在了人群中的某一处。 红色大衣,十分活泼讨喜的双丸子头,眉眼精致无双笑容却又甜美似蜜的年轻女孩儿,就那样一点一点的清晰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ps:宝宝们,为了配合网站的推广,书名要更改啦,以后就用《一遇总统定终身》这个名字啦,大家千万不要认错点错啊,记得放入书架里,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