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歪打正着,厉家清理门户!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31章 歪打正着,厉家清理门户!

想到她忙到半夜,耐心的等着糕点放凉,一个一个小心翼翼的放在精美的纸盒里,亲手包装好,想到她眼底那些期盼而又不免紧张的亮光。 厉慎珩只觉得心口里一阵锥心之痛。 他什么时候,才能让她永远无忧无虑的在他身边度过每一天? 厉老太太吃了糕点上吐下泻这些事,到底还是被厉慎珩压了下来。 静微晚上回来公寓的时候,厉慎珩见了她就笑起来:“奶奶下午打了电话过来,说糕点很好吃,她很喜欢。” “真的?”静微喜不自胜,手里的书包来不及放下来,就扑过去抱了他脖子,欢喜说道:“那我过两日再做一些吧,正好周末了,也有时间……” 厉慎珩摸了摸小姑娘微凉的鬓发:“奶奶说了,让你别这么辛苦,好好复习准备高考就行,她等着在帝都见你呢。” 厉慎珩确实与厉老太太通了电话,电话里老太太几次三番叮嘱了他,不能吓到静微,这事儿不能给人小姑娘知道,毕竟事情还没查出来,万一冤枉了人,可就不好了。 厉慎珩心里又是难受又是窝心,一边心疼老人家受了一场无妄之灾,一边又欢喜于老人家这样明理,并未因此迁怒静微身上。 将来,帝都有了老太太顶着,静微和他的事,压力就会小了很多很多了吧。 “奶奶怎么这么好啊。”静微心里暖融融的一片,因为亲情极其的匮乏,所以,她好像更容易被长辈的关爱给打动。 “所以,等到高考结束,再和我回帝都,心里就不会那么害怕了吧?” “真的有点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奶奶了……” 静微靠在厉慎珩怀中,手指摩挲过他衣襟上精致的木扣纹路:“含璋,马上新年你要回帝都的吧……” “我和奶奶说了,今年在江城陪你过年。” “那怎么行,奶奶她一定很想你的,再说了,过年是咱们的大日子,你不回家,怕是家里人也要不高兴……” “那我带你回帝都过年好不好?也正好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兄弟认识。” “他们,他们……会喜欢我吗?” 静微想,也许真正的在意一个人,就会迫切的想要他身边的人都喜欢她。 虽然别人的态度和她并无太大的关系,但是,她就是想,她和含璋之间的感情,是被人祝福的。 “你是我第一个带给他们看的姑娘,也会是最后一个,管他们喜欢不喜欢,反正都得说喜欢……” “再说了……”厉慎珩望着小姑娘黑亮如黑葡萄一般的干净眼瞳,抬起手抚了抚她的眼角眉梢:“再说了,你这么好,又有谁会不喜欢?” 就这样很快定了下来,过年时她要随着他回帝都去。 想到那即将到来的新的旅程,静微心中充满了对未知的好奇和忐忑。 而更多的,却仍是无法抑制的欢喜,这是她要和含璋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新年啊。 帝都落了第一场雪的时候,厉家那一场风波终于尘埃落定。 一模一样的糕点,送到秦家那一份,秦老太太在厉啸让人打电话过去之前就吃了两块,却安然无恙。 而送到厉家的这几份,却全都被检查出里面放了不干净的泻药。 厉夫人当即就大怒,想到付雪娇那无意的一句:这点心是专程送给老太太的,还是家里每个人都有份? 可见,当真是冲着她来的,却因为老太太着了道,她才躲过了这一劫。 厉夫人当即就要派人去江城,厉啸的心腹下属却已经把下药的人给逮了出来。 这世上做过的事自然有迹可循,接触过糕点的,除了陆远之外,就是厉家的几个佣人。 这几人都是厉家的老人,当然不会做这种损人害己的蠢事,再顺藤摸瓜的查下去,就查到了厉家那位混不吝的三爷和专爱掐尖儿好占便宜的三夫人头上去了。 而这三夫人,是总统夫人娘家,宋家的远亲。 厉啸心知肚明,这蠢货八成是早就被宋家的人给收买了,因此才抓着这个机会在厉家兴风作浪。 厉老太太从前疼爱这个小儿子,想着他没什么出息就劝说厉啸不要分家,也好给他一家子一些照顾,省的他出去惹事生非。 但如今看来,这根本是养了一头白眼狼出来。 厉老太太知晓之后,闭了眼很久没说话。 三爷和三夫人跪在老太太跟前哭,老太太却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夫妻一眼。 这梁子其实结下的算早,曾经三房那位小姐,在虞芳华的撺掇下,把厉慎珩的行踪透露给了虞芳华知道,厉慎珩当时大怒,而厉啸直接就将那吃里扒外的厉娇给赶到了国外去,不许她再回帝都来。 大约也就是那时,三房就恨上了厉啸父子。 宋家再给那眼皮子浅的三夫人大大的好处,可不就什么坏事都肯干了。 “你们别在我跟前哭了,之前我想着老三没什么出息,就跟着你大哥讨口饭吃,你安分守己的,一家子锦衣玉食也有好日子,但如今看来,却是我错了,我早就该让你们分出去单过。” 厉老太太一锤定音:“给你们三天收拾的时间,搬出厉家老宅,你们出去自立门户吧,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这败家子,把厉家给我毁了!” 三爷和三夫人又要抱着老太太的腿哭,可老太太看起来慈和面软好说话,这次却铁了心的一概不理会三房的哭闹。 三爷和三夫人见厉老太太这边走不通,又拉了脸去求厉啸,厉啸对他们夫妻这下作手段十分不齿,又怎么会松口妥协? 三房无奈,回去就让佣人开始搜捡东西,大有一根针都不落下也要带走之势。 厉老太太和厉啸都没理会他们这上不得台面的举止,厉夫人却咽不下这口气,让管家带了佣人在楼下等着,除却私产,老宅里的任何一样摆件儿,三房都休想带走。 三夫人为此又撒泼打滚,闹的不可开交。 真正到了争抢利益的关头,才能看出一个人的本来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