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她的乖孙儿难得有个喜欢的姑娘,谁敢作妖,老太太绝不饶了他!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30章 她的乖孙儿难得有个喜欢的姑娘,谁敢作妖,老太太绝不饶了他!

厉啸看着她走远了,这才吩咐下属道:“把老太太这两日吃过用过的所有东西都收齐,我要亲自查这件事。” 阮静微那小姑娘总没有这样傻,在糕点里放泻药,这种弱智的手段很容易就被发现。 更何况,这样好的讨好长辈的机会,傻子才会不好好珍惜利用,反而弄鬼让自己在长辈心里永远留下一个恶劣印象。 他可不相信自己儿子会喜欢上这样的草包。 令仪也是太冲动了,对这姑娘成见这般的深,才会相信这样漏洞百出的事是阮静微做的。 “还有什么好查的?老太太的吃用向来都是家里最仔细的,外面的东西根本不会让老太太碰到,像这种自己手工做的糕点,咱们老太太什么时候碰过?就算是她不给里面放东西,也不干不净的,会让人吃坏肚子……” 厉夫人一席话说的咄咄逼人,厉啸眉宇不由越蹙越深,低声劝道:“令仪,现在事实没搞清楚,你就这样认准了罪魁祸首是那小姑娘,若到时候查出来和人家无关,当着这么多家里人的面,你岂不是丢脸?” 厉夫人脸色一沉,冷笑道:“行啊,那就好好的查,如果今日的事情查出来,确实和她有关,那么含璋和这阮静微立刻就得分手,绝不能再有二话!” “这是自然,如果她当真存了这样的心思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肯定第一个不饶她,但现在事情还没查清楚,你也少说几句,稍安勿躁吧。” 厉啸安抚了厉夫人,又让自己心腹亲自去查这件事。 这边厉老太太的症状也开渐渐减轻了许多,只是终究人上了年纪,又拉又吐的,这会儿虚弱的不行,躺在床上都懒怠动弹。 厉啸亲自去看老太太。 一见往日生龙活虎红光满面的老人家,现在躺在床上脸色蜡黄,连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厉啸当下心疼的不行。 老太太却一见到厉啸就要坐起身,厉啸赶紧上前亲自搀扶,老太太虚弱无比,却还抓着厉啸的手道:“这事儿可得好好查查,我不信璋哥儿就这样没眼光,要是冤枉了人家小姑娘,我可要不依的……” 厉啸忙道:“您就放心吧,好好休养着,这事儿我亲自来查,谁都别想插手,绝不会冤枉好人的。” 厉老太太这才松了一口气,又摇头颇有些自责的说道:“都怪我,我要是不馋嘴,也不会让人家小姑娘卷入是非来。” 总统先生膝下无子,多少人盯着他那个位置啊。 含璋这些年三番五次的出事,还不是那些小人在背地里弄鬼。 这样炙手可热的高位,将来就是万万人之上,谁不眼热,谁不惦记? 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厉家和秦家,厉老太太心中每每想到这些,都有些难以安寝。 “您看您说的话,含璋他们孝敬您是应该的,快别胡思乱想了……” “对了。”厉老太太忽然想到什么,立刻脸色大变:“你赶紧让人去告诉秦家的亲家母一声,让她先别吃这糕点,她可比我的身子差多了,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放心吧,您这边一出事,我就立刻知会那边了……” 厉老太太这才放下心来,“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两个老太太到一起就掐的天昏地暗,可实则彼此心里还都惦记着对方。 厉啸也不由得有些动容:“您好好歇着,外面的事儿有儿子处理呢,您别操心了,好好养好身子,就是儿子的福气了。” “知道你忙,赶紧去吧,别陪着我这个老婆子了,我这会儿都觉得好多了,去吧去吧。” “哎。”厉啸又亲自给老太太掖了掖被角,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厉老太太看着厉啸出去,这才在佣人的搀扶下躺了下来。 她缓缓闭上眼,长长的吁出一口气。 总统之位一日不定,这帝都的纷争就永远不会平息。 总统先生膝下无子,所以挑中了自己的亲外甥。 总统夫人仁厚温和,与总统先生夫唱妇随,她也是百般愿意。 但总统夫人娘家那边,这些年却都私底下忿忿不平。 厉慎珩是秦钊的亲外甥不假,可他们宋家的少爷,也是总统夫人的亲外甥啊。 既然都不姓秦,那凭什么厉家的可以做继承人,宋家的就不行? 这世上的人,自来都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厉老太太想到宋家那少爷的纨绔嘴脸,不由嗤然冷笑。 含璋自小到大吃了多少苦头,下了多少功夫? 世人只看到罗马城气势恢宏,可谁会去在意罗马建成并非一日之功? 他们羡慕嫉妒含璋被总统先生选中,却不想想,别人吃苦的时候,自己在做什么。 厉老太太缓缓睁开眼,她就这一个宝贝孙子,又这样的懂事争气。 今后,谁敢让璋哥儿不痛快,就是和她老婆子过不去,她绝不会心慈手软。 这次的事,她冷眼瞧着,绝对是有人故弄玄虚想要挑拨厉家众人之间的关系。 她的璋哥儿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姑娘,厉家眼见就要后继有人。 那些人就坐不住了? 用这种鬼魅伎俩来算计厉家,挑拨璋哥儿和那姑娘的关系,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她今日倒是要好好看看,到底是谁的手能伸的这么长,这样肆无忌惮的搅合进厉家的内宅来! 说到内宅,厉老太太不由又叹了一声。 令仪原本精明又能干,可这几年,不知是怎么了,连厉家的家事都管不起来了…… 看来,她还要找个机会,好好和亲家母说一说,做这厉家的主母,必须要能担起这一肩的重担啊。 …… 帝都厉家的这一场风波,自然经由陆远告知了厉慎珩知道。 糕点送走之后,静微一直都在盼着帝都那边传回来消息,迫切的想知道老太太喜欢不喜欢,以后该怎么改进,是要再甜一点,还是口味再清淡一些。 可现在厉家出了这种事,很明显是有人借题发挥,想要一箭双雕,挑拨厉家长辈和她之间不睦。 她若是知道了,一定会很难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