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两个争风吃醋的老太太都闹着要跟他去江城见孙媳妇!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29章 两个争风吃醋的老太太都闹着要跟他去江城见孙媳妇!

厉慎珩吓了一跳:“奶奶,您这不就是添乱的吗?微微成天要忙着备考复习,您要是去了,她肯定还要分心陪着您……” “奶奶不添乱,奶奶就是太好奇了……” 老太太是真的好奇的不行,帝都里的子弟十来岁都知道玩女人,偏生含璋长到快二十了,还没开窍似的,整天混在男人堆里。 现在好不容易找了小女朋友,她老太太连几个鼻子几个眼都不知道,她能不好奇吗! 厉慎珩哭笑不得:“奶奶,您知道您要是出趟远门,那是多大的动静吗?” 厉老太太拽着孙儿的衣袖:“我就悄悄的跟着你,我谁都不惊动,就我和你外祖母我们两个……” “什么?” 厉慎珩惊的差点蹦了起来。 厉老太太身畔屏风后,此时又走出个鹤发童颜的老太太,正是厉慎珩的亲外祖母,秦家的老太太,总统先生秦钊和厉夫人秦令怡的亲生母亲! “外祖母……” 秦老太太也扯住了孙儿的衣袖:“璋哥儿,你就让我和你祖母跟你一起去江城吧……” 一左一右一边一个老太太缠住了厉慎珩,他简直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了。 这两位老太太一辈子平平顺顺的,如今又颐养天年,可谓是平生都没有过任何烦恼,也因此,这把年纪了却像是顽童一般,没事儿都要斗斗嘴,可两日不见又惦记的慌,为人也最是和善心软,颇为帝都的小辈们喜欢敬爱。 就连秦钊和厉啸,在这两个老太太跟前,也是温顺退让,无一不听从,十分的孝顺尊敬。 也不知道这两人什么时候又嘀咕好了,想了这样一出来。 厉慎珩不由得头疼无比。 秦老太太和厉老太太都眼巴巴的看着厉慎珩。 厉慎珩抬手抚额:“这事儿我不能私自做主,你们去告诉舅舅知道,舅舅若答应,我就答应……” 两个老太太同时泄了气,甩开厉慎珩手臂,扭身坐在椅子上,不肯搭理他了。 “祖母,外祖母……” 厉慎珩摇头叹息,哄了这个,又去哄那个,好半天,两个老太太这才松缓了脸色,至少不再板着脸,不搭理他了。 厉慎珩脑子里灵机一动,想到静微特别会做点心,而两位老太太上了年纪,胃口都不太好了,又偏爱吃软濡的小点心,不如就先这样安抚住她们。 “祖母,外祖母,您二老别生孙儿的气了,等回了江城,我让微微亲手做了点心,让陆远连夜送回帝都来,您两位老人家先尝尝未来孙媳妇儿的手艺,好不好?” 厉老太太眼睛一亮:“我孙媳妇会做糕点?” 秦老太太也跟着道:“我要加桂花的,甜口一点的,整日这不许吃那不许吃,老婆子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对对对,我也要甜的,你奶奶就喜欢吃甜的,偏生你爸和你妈像管毛孩子一样管着我,哼,现在我孙媳妇孝敬我的,谁也别想拦着。” “糕点送来我要先吃。” “我要先吃第一口,那可是我们厉家的孙媳妇!” “那还是我们秦家的外孙媳妇呢!” “外孙媳妇可多个外字呢,将来还是我们厉家的人……” “你这个老太婆又要和我杠上了是不是?” 两个老太太叉着腰又要干架,厉慎珩赶紧溜之大吉…… 惹不起惹不起,都是社会老太太。 …… 厉慎珩回来江城,当下就把两个老太太斗嘴的事儿说给了静微知道。 静微笑的前仰后合,笑完之后拉着厉慎珩就去逛超市,买齐了材料亲手开始做糕点。 虽然都只是一些很简单的,但是她亲手用心做的,意义自然不同。 静微连夜做好放凉,就让陆远亲自送回帝都去给两个老太太尝一尝。 也顺便让他留在帝都别再回江城,专心的照顾周从。 等周从身体康复,逐渐适应了义肢之后,再让陆远去做事,现下他的任务,就是先陪着周从好好的休养,恢复。 毕竟,厉慎珩这般倚重周从,还是想要他赶紧康复之后,回来身边的。 孰料,点心送到帝都之后,倒又出了事端。 厉老太太吃了点心之后上吐下泻,差点丢了半条命。 厉夫人和厉啸勃然大怒,让人严查老太太吃了什么喝了什么。 这一查,就查到了静微做的这些糕点上来。 医生在糕点中发现了泻药粉末。 “我就说她其心可诛,她的存在就是要毁了我们厉家和含璋的!” 厉夫人气的脸色铁青:“老太太与她有什么仇什么怨?她的心肠怎么就这么歹毒?” 付雪娇当时也在厉家做客,闻言小声说了一句:“这些点心是专程送给老太太的,还是家里人都有?” 厉太太闻言心弦一动,赶紧去问佣人,果然,家中主人几乎是人人有份的。 厉啸不喜欢甜食,根本没有碰,厉夫人注重保养瘦身,也不碰甜食,根本没开封。 就老太太嘴馋,第一个吃的,然后就中了招,家里其他人都没来得及尝一口呢。 厉夫人当即冷笑一声:“我可算是明白了,这压根不是冲着老太太来的,根本是冲着我来的。” “令仪?”付雪娇吓了一大跳:“这话怎么说……” “她心里记恨着我呗,所以抓着机会就想报复我一次。” 厉夫人脸色铁青一片:“可没想到连累了我们家老太太……这么大年纪的人了,经得起折腾吗?她的心也太歹毒了!” “这事儿不能这样算了。” 厉夫人一想到自己若是也尝了点心,也会这样上吐下泻,受罪不说,还这般丢人,就心里更气。 “她怎么也得给我们厉家一个交代,若非如此,外人还要以为不管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骑到我们头上了!” “事情还没查清楚,先别妄下结论。” 厉啸却并没有这样冲动,他的目光淡淡掠过立在厉夫人身边的付雪娇:“虞太太,今日家中有事,招待不周,改日再好好给虞太太赔罪。” 付雪娇向来八面玲珑,立时听出厉啸口中的逐客之意,赶紧知趣的先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