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根据她两辈子的经验来看,他应该算男人中很厉害的了吧……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27章 根据她两辈子的经验来看,他应该算男人中很厉害的了吧……

“你小点声……” “怕什么?圣人都说了,食色性也……圣人难道就不行周公之礼了吗?那孔氏家族怎么几千年传到现在的?” 司星作势掐着静微嫩生生的俏脸:“再说了,你还说我……瞧你这眼含春色双腮靥红的,快从实招来,昨晚你和厉小爷是不是那个那个了?” “你乱说什么呀司星姐姐……” 静微羞的脸通红,懊悔死了自己不该去打趣司星,现在自己也被人捉到了小辫子。 她本来就不善言辞,哪里说得过司星这个女大王呢。 “还不承认?那我去问你家厉小爷……” 司星作势就要去,静微吓死了,赶紧拉住她:“好姐姐,你就饶了我吧……” “那你和我说实话,昨晚是不是和厉小爷睡了?还有还有,告诉姐姐,他活儿怎么样?我可告诉你,别不好意思说这些,男女之间性是很重要的催化剂,要不然人家说夫妻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呢,再说了……” 司星附耳过去低声道:“再说了,这可是你一辈子的幸福,男人要是不行,再好的感情也要消磨光了……等到你三十岁,如狼似虎的年纪,更受罪……” 静微听的一愣一愣的,半天回不过神来:“什么,什么如狼似虎……” “到时候你就懂了,对了,昨晚做了几次?每次多长时间?你肯定是处,他是不是?他经验怎么样……” 司星追问的静微都快招架不住了,脸红心跳支吾道:“我,我也记不住了,我最后,最后好像都神志不清了……” 司星一双眼眸大亮,声音都拔高了一截:“这么激烈!” 秦九川耳朵灵的很,听见这句就扭头看过去。 司星一脸八卦之光,抓着静微不知道在逼问什么,给人家小姑娘弄的脸通红。 秦九川摇了摇头,无奈轻笑。 “他,他也是第一次……”静微脸红的发烫:“司星姐,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厉害,但是,但是我觉得他应该没问题的吧……” 她又没有其他男人,自然不好对比,但是,但是根据她两辈子的经验来看。 上辈子她三天没下床,这辈子……虽然没那么疼,可早上起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软的。 应该,应该算是很厉害了吧。 “不过我想也是,你家厉小爷瞧着就不是孬货……” 滇南女孩儿说话总是格外的大胆一些,静微实在招架不住司星,赶紧借口要去洗手间溜了。 秦九川见静微去洗手间,就走过去坐到司星身边,成熟男人周身都是矜贵稳重的绰约气质,司星又漂亮美艳到夺目的地步,两个人坐在一起,画面实在不能更养眼了。 “司星小姐经验好像很丰富啊。” 秦九川在她耳边暧昧的说了一句:“若非我知情,还以为司星小姐交往了不知凡几的男朋友呢……” 司星被秦九川身上好闻的烟草味撩的有些心猿意马,抬手推了他,嗔道:“你离我远点,一身的烟味儿。” “你不喜欢?”秦九川将夹在指间的烟送到嘴边,深吸了一口,俯身就要去吻司星。 司星手忙脚乱的推开他站起身,脸颊却微微红了:“大庭广众之下,你别给我乱发情……” “这可是贵宾室,没有外人。” 厉慎珩早就去找静微,避了出去。 “那也不行!”司星瞪他。 秦九川缓缓吐出一串烟圈,眯了眼看着她饱满嫣然的唇瓣:“这些经验哪来的?” 司星咬了嘴唇瞪着他:“怎么,没做过爱还没看过片啊,我就不能有经验了?” 秦九川咬着烟蒂,微微眯了眯眼:“片里的男人你也看得下去?” 司星俏脸一红:“欧美片里男人还是很威猛高大帅气的……” 秦九川眼眸一沉:“司星!” “怎么啦,这种醋你也要吃啊?那你可吃不完,我念大学时,人称小电影女王……男生都来找我借光盘……” 司星吹起牛皮来自己都把自己唬住了,说的那叫一个有鼻子有眼。 “你要想看,以后可以和我拍。”秦九川掐灭了烟,站起身把她拉到怀中,男人的下颌抵在她发顶上蹭了蹭,又吻她眼稍处:“以后别给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再让我逮着,我把你屁股打开花!” “你是我什么人啊,我凭什么听你的?” 司星轻哼一声,手指尖抵着他胸口想要把他推开。 可触手就是他**的胸肌,司星脑子里蓦地想起昨夜他压着她不知餍足要她的画面。 她被他弄的失魂落魄,还娇滴滴的抱怨他的胸肌把她压疼了…… 真是羞耻。 “脸红什么?”秦九川的手指忽地落在她娇艳欲滴的唇瓣上:“涂的什么色号的口红,这个颜色很衬你……” 司星骄矜一抬下颌:“哪个色号不衬我了?” 那倒也是,这女人天生丽质,娇艳无双,还真没有她不适合的颜色。 “听说你下个月生日,想要什么?” 秦九川将她耳边微乱的发撩起挂在她耳后,唇齿之间呼出的热气好似要钻入她的耳膜深处。 司星偏过脸去,红唇微翘:“本小姐什么都不缺,你送什么都入不了我的眼。” “当真?” “那是自然,我周岁生日礼物就是爱马仕,你觉得这辈子在这世上还有我缺的东西吗?” 她生下来就在金山银山里,五个哥哥下面唯独她一个小妹妹,整个家族稀罕的凤凰蛋一样。 钱在她眼里只是一个数字,她从来没吃过钱的苦头,甚至活了这二十多年,连物欲都淡了。 想要什么唾手可得,那么乐趣自然大打折扣。 “那就算了。” 男人这样轻易就罢手,倒是让司星有些讶异。 追求她的男人,哪个不是费尽了心思讨她的欢心,她和周景安在一起的那两年,每一年生辰,周景安都要煞费苦心的给她准备生日礼物。 就算她说没什么想要的,周景安也会拼力做到尽善尽美。 她曾以为这世上没人会比周景安更爱她了。 可一转眼他就和整日跟在她身后像狗一样摇尾巴的那个小贱人滚到了床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