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连着几夜,都在梦里和女人翻云覆雨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26章 连着几夜,都在梦里和女人翻云覆雨

厉慎珩和徐慕舟不由得有些面面相觑。 徐慕舟低咳了一声:“小白,你够了啊……” 小白头都没回一下:“你别打扰我和微微宝贝儿好吗?” 徐慕舟:“……” 厉慎珩不由得蹙了蹙眉毛,这明明是他的微微宝贝儿。 好吧,就看在以后这小东西很难再见到微微的份上上,他今天就先不制止他和自己女人亲热了。 小白回去的路上,一直都闷闷不乐。 徐慕舟将儿子抱起来放在膝上,又摸了摸他的小脸,“小白,你告诉爸爸,你喜欢你小姨吗?” 也许是他要再娶的消息传出了风声,岳母三番五次的差人来问,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说没娘的孩子可怜,有后娘的更可怜。 说林彤是小白的亲小姨,无论如何都会疼爱小白,是再合适不过的对象。 可徐慕舟对林彤,真的没有一点男女之间的意思。 但岳母的话他也不得不考量,林彤是小白的亲小姨,他发妻去世之后,小白很多时候都是由林彤照顾的。 林彤也确实将小白照顾的极好,小白和这个小姨关系一直都很亲近。 “小白喜欢小姨啊,但是……” 小白软萌的抬头看向徐慕舟:“但是,爸爸要娶新娘子,奶奶说了,想要爸爸娶一个自己喜欢的……” 徐慕舟和发妻是相亲认识,然后订婚结婚的,他对妻子,大约并无什么感情,夫妻二人也不过是相敬如宾而已。 老太太心知肚明,所以才想着,二婚了,就让他娶个自己喜欢的吧。 “在爸爸眼里,你小姨永远都是个小妹妹而已。” “那爸爸,你有喜欢的阿姨吗?” 喜欢的…… 徐慕舟眼前,忽然仿似又浮现出周念那雪白的胴/体,还有,她扑过去抱着他时,压在他肩背上的两团绵软。 徐慕舟忽然觉得有些烦躁。 他素来对男女之事并不怎么热衷,从前妻子还活着时,他常年在军队,忙的数月不回家。 婚后三年才有了小白,算起来,夫妻之间的房事,怕是两个巴掌就能数过来。 后来妻子逝去,他更是整日泡在部队,几乎过的是禁欲僧一般的生活。 这么些年,他连春梦都没做过。 可就在周念在他面前宽衣解带之后,他连着好几夜都在梦里和女人翻云覆雨。 徐慕舟为此越发窝火,对周念的恶感也是与日俱增。 因此,哪怕周念将绝育报告都放在了他跟前,他也没有理会。 现在周家一身丑闻缠身,慕回已经开口提了要解除婚约的事,老太太也松了口。 周念的如意算盘,怕是要彻底落空了。 想到那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却做出这样不知廉耻的事来,徐慕舟心中更是冷硬了几分。 周念,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那么后果如何,都怨不得别人。 徐慕舟的车子刚在徐家宅邸的停车坪停下,他的副官就疾步过来,压低了声音道:“军长,您之前让人盯着那周家的九小姐,果不其然,出事了……” “她又闹什么幺蛾子了。” 徐慕舟冷笑一声,眼皮都未撩一下,站在玄关处,伸开手臂,让佣人帮他脱了身上厚重军服。 副官却摇摇头,声音里颇带了几分的叹息:“并非是九小姐闹什么幺蛾子,是周家,周家那位七小姐,用鞭子把她抽的死去活来,九小姐昏死过去后,那七小姐让人用一张烂席子裹了她,给扔到了山坳里那一片乱葬岗上去了……” 徐慕舟迈开的步子忽然顿住了。 “我们今儿才得的消息,可人,却是昨晚后半夜丢到后山上去的,现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副官好似轻轻叹了一声。 滇南民风彪悍,多民族杂居,又属于半自治的地带,这种事儿,其实并不算少见。 哪家豪门大族里没有几桩这样的肮脏事? 就连徐家,有军长镇着,可那些魍魉鬼魅还不是时不时的就要翻出点浪花来。 徐慕舟站在那里,手指落在军衬的袖扣上,原本停顿的动作,又缓缓继续。 他将袖口的扣子解开,衣袖卷起在精壮的小臂上,眉宇如刀锋一般凌厉,却一点点的蹙了起来。 他能猜到一点周念算计他的缘由,却没想到她在周家处境这样不堪。 但就算如此,就算她是想要讨一条活路,她也不该来算计他。 “军长,现在……怎么办?” 徐慕舟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 面前的大理石桌案,那一夜周念被他推倒,就撞在这桌角上。 眼前仿佛又是她撕开风衣衣襟露出不着寸缕的雪白身体的场景,腹内刚刚压下的躁动,又渐渐的有了星火燎原之势。 “去派个人看看,如果她还活着,就送医,如果死了,就好好收尸,埋了吧……” 徐慕舟的拳头紧了紧,那种常有野犬出没的乱葬岗子,她被周娅用鞭子抽的半死扔到那里,想必活下来的可能,很渺茫了。 “是,军长!” 副官转身快步出了客厅。 徐慕舟却看着副官有些惶急的背影,眉宇蹙的更深了几分。 这个周念,她倒是会笼络人心。 他徐慕舟的副官,明显很向着她的样子。 如果当真把她娶回来…… 徐慕舟靠在沙发上,挺括的衣领内,男人坚毅微凸的喉结滚了滚,他舒展手臂,轻轻扣了扣扶手。 这个家里,想必她很快就能站稳脚跟吧。 这种满腹心机的女人,他绝不能娶回来,就算是她不能生了,她会对小白好。 他也容不得算计他的女人,一步登天,成为他的妻子。 …… 司星和秦九川在机场送别厉慎珩和静微。 静微看着司星哈欠连天一副没睡好的样子,坏心眼的将她拉到一边打趣她:“司星姐姐,你昨晚干什么去啦?” 司星是过来人,中午一眼看到静微面带春色,就猜到这小妮子八成也和她男人越了雷池。 现在还敢来打趣她? 司星作势要去拧她的嘴:“小丫头敢来打趣你姐姐了?怎么,我昨晚和男人滚床单了,不行吗?我一个风华正茂正值妙龄的漂亮女人,难不成还要独守空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