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体力好的过分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25章 体力好的过分了

可他忍的更辛苦。 额上的汗连绵滚落下来,落在她胸口,脸颊,她舌尖尝到淡淡的咸涩,扬起脸,在疼痛中咬住他精致性感的锁骨,她听到他喉头压抑着溢出的低低一声呻吟。 旋即却是可以摧毁一切的巨大撞击力量,将她整个人尽数吞噬…… 滇南这一夜,漫长的好像永远都不会有黎明了一般。 却又短暂的,好似人还没入睡,东方就有了淡淡的微白。 静微好似一直都在浮浮沉沉间半梦半醒着,而那断续清醒的片段中,他好像一直都没有离开她的身体。 滇南夜晚也依旧闷热,房间内冷气开的那样足,可怀中一直有个烫人的火炉,让她绵绵密密的出了一身细汗。 静微脑子里迷迷瞪瞪的想着,冬天如果也能抱着他睡,她一定不怕冷了。 只是…… 这人体力好的过分了啊,她已经连撩起眼皮看他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可他却好像还是不知餍足。 但是,她虽然觉得很累,却并没有那种难受痛苦的不适,只是,毕竟她还是初次…… 他都不知道心疼心疼她。 静微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连厉慎珩抱了她去洗澡都不知道。 本来订好的上午十点出发,显然已经不可能。 静微醒来时,外面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处,她隐约听到窗子外繁茂的树影里有鸟鸣不断传来。 困倦的睁开眼,身上每一寸骨头好似都疼,喉咙里也干涩的厉害,迷迷瞪瞪刚念了一声要喝水。 温热的蜂蜜水就送到了她嘴边。 静微靠在厉慎珩怀中,闭了眼不想睁开,就那样喝完了一整杯。 “还累不累?要不要再睡一会儿。”厉慎珩放好杯子,低头吻了吻她眉心,她一头乌发凌乱着,双腮却是醉人的嫣红,唇瓣还有些微微的肿,让他心头软成一团,又亲了亲她微微泛红的眼皮。 “都快中午了……” 静微渐渐清醒过来,却是不免难为情。 厉夫人今日还要和他们一起回去呢…… “没事,反正也不着急这一会儿,你要是累,就再睡会儿。” “睡太久了也难受,还是起来吧,我想去洗澡……” “那我抱你去。” 厉慎珩眉眼一片柔色,弯腰将他的小姑娘抱起来,去了浴室。 静微洗完澡换了衣服下楼,已经快十二点了。 楼下静悄悄的没人,厉慎珩让佣人准备了饭菜,陪她不紧不慢的吃完午餐,这才让人去告知厉夫人,下午两点钟出发去机场。 厉夫人听到来人回话,压了一上午的火气当即就爆发了出来:“去告诉含璋,我这就回帝都了!” 订的十点钟出发,偏生那阮静微一直睡着不起床。 含璋又根本不许任何人去吵她睡觉,厉夫人心里一肚子火气乱窜,这还没嫁进来呢,就快要骑到她头上了。 哪家儿媳妇有这样大的脸,让当婆婆的等着她起床? 传出去,还真是要被人笑掉大牙了。 厉夫人直接带人出发去了机场,厉慎珩得到消息,也并无太大的反应。 这件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 现在就算是把厉夫人追回来,她和静微见面之时,只会更让静微难堪。 先走就先走吧。 “让人一路上好好照顾夫人,到了帝都,回电话给我。” 厉慎珩只是叮嘱了这样一句,就没有再继续纠缠于这个问题。 佣人将收拾妥当的行李归置起来一一搬到车子上时,徐慕舟带了小白来送行。 静微看到小白像是哭过似的,大眼睛红红的还有点肿,当即就难受的不行。 “微微宝贝儿……” 小白一头扎进静微怀中,带着奶香味的小身子窝在她胸前,鼻子抽了抽,眼泪豆子就落了下来:“微微宝贝儿,你以后还会回来吗?” 静微不知该如何回答,还回来吗?还会回到这如梦似幻的滇南吗? 她不知道,她说不出答案。 小白渐渐哭的抽噎:“他们都说你不会再回来了……” “可我不会忘记小白啊,我们还可以像从前那样,每天发简讯,打电话,好不好?” “等到小白长大了,可以考到帝都的大学来啊,到时候,我们又可以天天见面了……” 静微的安抚好似起了点作用,小白抹了抹眼泪,又抱紧了她的脖子,和她说悄悄话:“……他们都说我爸要娶新媳妇了,这一次,好像是真的。” “但我外祖母告诉我说,让我给我老爸提议,让他娶了我小姨,说这样的话,小姨变成妈妈,小白就不会受欺负了。” “但我爸不喜欢小姨……” “你知道你老爸要娶的是谁吗?” “我不知道,但是家里的佣人偷偷和我说,她不是个省油的灯……” 静微不由得蹙了蹙眉,如果当真是这样的女人嫁进来,将来小白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不好过了。 这徐慕舟到底是怎么想的,小白这样可爱可怜,他若是真的娶了一个厉害的女人回来,以后小白怎么办? “要不,我去问问你爸,劝劝他……” 静微舍不得小白受委屈,可人家有爸爸,有家人,她也不能执意把小白带走吧。 “但是我爸说了,不管他娶不娶,都不会再生宝宝了……” 小白的童言稚语,却让静微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从来人们都说,有了后妈就有后爸,这样的事她也见的多了。 很多男人婚前还不是信誓旦旦,一定会对孩子好,再也不生了,但又怎么能架得住枕边娇妻的枕边风呢。 再说了,年轻女孩儿嫁了人,又有谁不想要个孩子? 好的后妈是真的有,但也实在太少了。 “小白,就算我走了,但你也要记得常常和我联络,如果,我是说如果,她待你不好的话,你就告诉我,大不了我来滇南把你接走……” “真的?” “真的。”静微慎重点头,摸了摸小白毛绒绒的发顶:“你是我救回来的,我不会让你再被人欺负,也不会看着你受委屈的。” “微微宝贝儿……” 小白瘪了瘪嘴,金豆子又掉了下来:“小白舍不得微微宝贝儿……” “微微宝贝儿也舍不得小白……” 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