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微微想要,那就全给微微……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24章 微微想要,那就全给微微……

静微歪着头看他,声音娇软:“怎么了?你不是常常都缠着我,每天都要做吗?为什么现在又不要我了……” 厉慎珩眸色越来越深,他抬手,握住她手腕按在床上,声线沉了几分:“微微,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根本没有要过她,她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他每天缠着她做…… “我知道啊……你怎么了,这么这么凶……” “微微。”厉慎珩的身子压的更低了一些,他望着她,目光盯着她的眼睛,一错不错:“我是谁,微微,告诉我……” 静微忍不住笑起来:“厉慎珩,你发什么疯呀!” 他蓦地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像是漂浮在软绵绵的云上一般,竟是周身上下都使不出丝毫的力气来。 “微微……” 厉慎珩轻轻亲了亲她的脸颊,莫名的,竟是生出一种失而复得的忐忑与不安的欢喜来。 这丫头,她到底是喝了多少酒,醉的有多厉害? “我不想再忍了,我也不愿再忍了。” 他刚才,真的是被她这些醉话给吓到了,甚至有一个瞬间,他的脑子里还冒出来那样一个念头。 她是不是,把他当成了玄凌,或者是其他……男人。 他对她从不曾有过任何怀疑和猜忌,但她方才那些话,真的让他整个人如坠冰窟一般,有那么一个瞬间,似乎血液都不会流动了。 “我没有让你忍啊,是你不要我……” 她忽然委屈起来,柔软的脸颊在他胸口轻轻的蹭:“是你总是不要我,你知不知道我心里多害怕……” “微微,你怕什么?” “我怕离开了滇南,我们又要因为种种原因分开……” “不会了。” “你会在江城陪着我吗?” “我会。” “等我高考完,我就跟你回帝都去,我们去见舅舅舅妈……” “好,我们一起回去。” “他们会喜欢我吗?” “我觉得会,还有奶奶,大约也会很喜欢你。” “你怎么知道?” “直觉吧,总觉得这世上的每一个人,都会喜欢你……” “那你……今晚会要我吗?” “可是……没有安全套,怎么办?” “我不想管了,厉慎珩……” 她扬起脸,要他亲她:“你亲亲我,好不好?” 怎么不好。 他低头亲她,她微微张开嘴,让他把舌放进来,她有些笨拙的吮住,轻轻的吸。 他难受又欢愉,唇齿之间溢出轻轻的低吟来。 她又握住他的手,从浴袍的衣襟里缓缓探进去,她里面什么都没穿,他触到一片光滑馥郁的肌肤,柔软微凉,在他掌心里微微隆着,让他指尖触上去就舍不得移开了。 “微微……” 他的声音里染了情-欲的味道,撩的她心弦都乱了。 她忽地想起上辈子的事来。 他最敏感的地方,和她一模一样。 床笫之间,他最受不了她亲他的耳朵,每次他不知餍足,而她不想要的时候,她就会去亲他那里。 还有后腰那一处尾椎骨上方,每次她细细的腿夹着他的腰,脚尖轻轻蹭着那里唤他名字的时候,他都会失控了一般缴械投降。 静微忽然偏过脸去,嫣红的唇微微启开,轻轻含住了他的耳垂,舌尖轻舔而过,她立时感觉到他整个人都紧绷了身子,细微的颤栗了起来…… “微微……” 他声音暗哑,尾音里轻轻颤栗。 “含璋……” 她软软唤他名字,微醺的声音里含了几分的媚色,钻入他耳膜深处,撩动着他体内每一寸神经。 让他,再无法遏制自己。 厉慎珩俯身深吻她,几乎要让她窒息一样的力道。 深吻结束,她气喘吁吁的躺在那里,目光都有些微微的涣散了,两人唇齿间拖出长长的银丝,暧昧无比。 厉慎珩一件一件脱掉衣服。 静微脸颊染了酡红,在他解开皮带的时候,偏过脸去不敢再看。 可他却握住她的手,直接贴了上去。 他身上只余下黑色的平角短裤,她的手隔着薄薄的布料贴在上面,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周娴那一日说的话。 他还真是本钱雄厚…… 心跳的实在太快了,快要从腔子里蹦出来了一般。 目光慌乱的要移开,却又被男人强劲腰腹那里罗列整齐的腹肌给吸住了眼球。 “别着急……” 厉慎珩俯身,亲了亲她的唇角:“都是你的,以后,慢慢看……” 他缓缓的沉下身子,她这一刻,倒是忽然的紧张了起来。 好像又想到了上辈子的初次,她抗拒他,所以疼的格外厉害。 后来,她连着三天都没有下床,也不肯给他一个好脸色。 她还记得,自己那里都被撑裂了,疼的她难以入眠。 他给她涂药的时候,她还气恼的踹了他一脚,差点踹到他的脸上去。 堂堂帝都的帝少,被人当面踹了一脚,也不恼,反而握住她细白的小脚,直接低头亲在了她脚尖上…… “是不是害怕?” 厉慎珩感觉到身下小姑娘细微的颤栗,脸儿好像也有些微微的发白。 “不怕……我不才不怕。” 上辈子的初夜,因为她的极度抗拒,他们初时曾发生过一场很严重的争吵,因此,他床笫之间带了几分怒气,索取极重,所以她才会磨破了皮,疼的下不来床。 但是这辈子,她和他是情投意合在一起的。 她心里装着他,她喜欢他,心甘情愿的想要把自己给他。 静微双臂举起,勾住他的脖子将他压低,被分开在他腰侧的双腿却主动抬起轻轻夹住了他劲瘦的窄腰:“厉慎珩,你要微微吧,微微不怕疼……” 他亦是忍的煎熬,额发被汗水沁润湿透,深邃却又漆黑的眼瞳里溺着化不开的温柔和疼惜。 他低头,又吻了吻她滚烫脸颊,声音似从喉头里滚出来一般的低哑撩人:“好,微微想要……那就全给微微。” 只是虽然还是疼,却比记忆中的疼,又轻缓了一些。 他低头吻她,细细碎碎的吻着她身体的每一处,在她耳边唤着她的名字,温柔的轻哄:“微微乖……忍一忍。” ps: 注意,为了阅读连贯性,从今天开始一千字一张改成两千字一张,内容会更充实丰富一些,但是价格不变,不变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