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上辈子临死时的剧痛又席卷而来,让她煎熬难耐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11章 上辈子临死时的剧痛又席卷而来,让她煎熬难耐

都说男孩子像母亲,女孩子像父亲,那么,她还是想要生个女宝宝,像他更多一点,会很好玩,会让她很喜欢的吧。 毕竟,她是那么的喜欢他,那么那么的喜欢他。 生一个他们的孩子啊,只是想一想,就觉得那样幸福。 “微微喜欢男宝宝还是女宝宝?” 厉慎珩在她耳边轻笑询问。 静微却忽地听到了另外一道声音:“是个男孩儿,业成,你可不能心软犯糊涂啊……” “我得亲自动手,这孩子不能留!” 女人尖刻的声音忽然钻入耳膜,静微眼前一片血光在闪,仿佛上辈子临死时的剧痛又席卷而来,让她煎熬难耐。 她脸色煞白,忽然弯下腰来,肚子里翻搅着疼的厉害,像是有一只手在扯着她的子宫,想要将她的脏器都拽出体外。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眼瞳深处一片血红,她的孩子,她和厉慎珩的孩子…… “微微,微微你怎么了!” 厉慎珩急切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他的手,温热有力,紧紧的握着她的,眼前的血色一点一点的散开…… 这不是上辈子,她还活着,她还没有怀上厉慎珩的孩子,她的孩子,还没有来到她的身体里…… 一切,都还可以重新开始! 一切,都将彻底的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她不会再离开厉慎珩,她会生下属于他们的健康的宝宝,她不会再死在早春严寒的街头污水中。 不会,再也不会了。 “微微,微微你别吓我,你脸色怎么这么白……” 厉慎珩弯腰将静微抱了起来轻轻放在床上,她刚才的样子真的吓到了他。 就像是沉睡的人遭到了梦靥一般,让他担忧,又心疼。 “我没事儿,含璋,我没事儿,我刚才就是忽然肚子有些不舒服。” 静微虚弱的说着,腹内好似仍在一抽一抽的疼。 大约是上辈子死的太惨,执念太深,所以,只是想一想和厉慎珩生孩子这件事,她就会这样的痛苦不堪。 “我去叫医生过来……” “含璋,没事儿,大约是那个快来的缘故,没事儿的,真的。” 静微说着,细白的手指轻轻攥住了他的衣袖:“含璋,你抱着我,陪我一会儿好不好?” 她其实现在甚少露出这样脆弱的一面了,可就是这样的难得,却越发的让他担忧挂心。 他从来不是剖根究底的性子,也因为是真的在意她喜欢她,所以才会尊重她的一切。 她若是愿意对他说出心里话,他自然欢喜,但她若是不愿,那也只能说明,他做的还是不够好,不能让她全身心的信赖他,依靠他。 但是,这好像是第二次,他看到她这般失态,这般惊恐。 这种惊恐像是深深刻在她心脏最深处一般,如影随形着,难以摆脱。 他到底还是没能忍住,开了口:“微微,你心里是不是有什么事?” “含璋……你还记不记得我和你说那一日在沼泽里,你给我的那一枚玉坠的事?” 厉慎珩点头:“我记得,你说是那玉坠指引你找到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