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若有人看我女人身体一眼,我就剜了他的眼,必要将他挫骨扬灰!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04章 若有人看我女人身体一眼,我就剜了他的眼,必要将他挫骨扬灰!

玄凌轻轻咳了一声,压下胸口翻涌的剧痛,他抬眸,琥珀色眼瞳平静幽深看着静微:“对死敌,当然要动杀招。” “再者说,我何曾污蔑于你?你胸口难道不是生着一枚朱砂痣?” 他说着,抬手拭去嘴边血迹,笑意邪气而又放浪。 “你……你怎会知道!” “你就说是与不是吧。” “她当日受那样重的伤,你救了她回去,自然要找人医治,你若因此知晓她一些私密,也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厉少不愧是帝都权贵,心胸果真宽广……” “可我玄凌不行。”玄凌话锋一转,讥笑道:“若有人看我女人身体一眼,我就剜了他的眼,掏了他的心,必要将他挫骨扬灰不可!” “所以这就是你和他的区别,你整日只知道杀人杀人杀人,你懂什么慈悲之心?枉我说你心存良善,呸,全是我阮静微瞎了眼!” “我要慈悲之心做什么?慈悲之心能让我得到想要得到的一切?” 玄凌冷笑:“我今日说的很清楚,你回来,我饶他们三人性命,你若不答应,她们三人还是休想活命!” 他这般冥顽不化,静微只觉得疲累不堪,与他掰开了揉碎了说也说不清楚,还能如何? “玄凌,我今日既然来了,那就必定要保下她们三人的性命,如果你非要这般,那我也无话可说,你就杀了我吧。” “阮静微,我待你不够好?” 玄凌一步一步走到静微面前,他俊美的容颜似易碎的玉一般,静微缓缓垂下眼帘,忽然不忍卒看。 “玄凌,你是不是非要逼死我?” “我只要你离开他,留下来。” 静微脸上泛出苍白虚浮的笑来:“当日那些人也这般逼我离开他,可我宁愿断手断指都不肯松口,玄凌,你以为我今日会答应吗?” “你不怕我在滇南要了他的性命?” “他活,我也活,他死,我也死,很简单,不是么……” 静微眸中倏然绽出璀璨夺目的光芒来,“玄凌,像你这样的人,是永远不会懂这些的……” 她话音刚落,玄凌的下属忽然急急奔来:“少主,徐慕舟带了军队,将咱们这儿团团围了起来……” 玄凌眸中骤然杀气浮现,他眼瞳紧倏,死死盯着静微:“是你!” “是我。” “你这么想我死阮静微?” “自作孽,不可活,玄凌,你在金三角作威作福这么些年,你早该有今日了!” 厉慎珩握紧静微的手,将她护在身后,他厉目看向玄凌,“外面罂粟花田里埋的死人太多,怨气太重,神灵也不愿庇佑你了,玄凌,你此时认输伏诛,我还能让徐慕舟留你全尸!” “全尸?” 玄凌仰首大笑,这般举动却牵动胸前伤处,他剧烈咳嗽一阵,复又沤出几口血来。 静微眼底不由溢出浅浅不忍:“玄凌,你及时回头吧,你已经犯下这样多的滔天罪恶了……” “阮静微,你知道我此时若是回头,等着我的是什么吗?” 玄凌抬手拭去嘴角血渍,他看着静微,眸光凶狠犹如嗜血的狼:“能杀我玄凌的人还没出生呢!阮静微,现在,你给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