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青春热血的昂藏少年,怎么禁得住与心爱女孩儿的亲密接触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040章 青春热血的昂藏少年,怎么禁得住与心爱女孩儿的亲密接触

静微忽然觉得眼眶胀痛,喉咙里像是堵了什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厉慎珩……” 静微转过身来望着他,声音温柔沉静:“你回去时,路上要注意安全。” 厉慎珩轻轻点头:“你放心。” 静微却又低了头,唇角微微上翘,细白的手指,仿似有些不安的绞缠着,声音濡濡:“我会做月饼,你喜欢吃什么馅的?等你回来我好做给你吃……” “静微!” 厉慎珩忽然拔高了声调喊她名字,有力大掌却掐住她细细腰肢将她直接举了起来…… “啊……厉慎珩……”静微吓的失声尖叫,慌乱之下死死抱住了他的颈子不敢动弹。 初初发育的少女,初秋单薄的衣衫下有了玲珑的起伏,隐约的胀痛是女孩子开始成人的标志。 厉慎珩的额触到了一片柔软,像是什么东西忽然在他小腹中炸开来。 旋即,躁动的血液从小腹蹿到四肢百脉,青春热血的昂藏少年,怎么禁得住心爱的姑娘这样亲密的接触。 静微两世为人,再不是那样懵懂无知连避孕都不知什么意思的少女。 她很快察觉到异样,立时放开了手将自己的身子与他分离。 脸颊滚烫无比,那坚硬的触感好似仍旧压在胸口,让她气闷的无法喘息。 厉慎珩呼吸急促无比,将静微放下来抵在身后树干上就失控的想要吻她。 “厉慎珩……” 静微小小的声音里含着轻轻的颤。 绷紧的弦到了这样的地步竟还能松弛下来,他单手撑在她脸侧,硬逼着自己别过脸去,深深呼吸了几次,将那腹内躁动压下。 方才哑着声音开口:“静微,对不起……” 静微轻轻摇头,避开他的视线:“我回宿舍了。” 厉慎珩平复下来,声音渐渐恢复如常:“以后不要和陈洋那么亲近。” “我只是在帮他补习功课,并没有……” “我知道。”厉慎珩抬手,轻轻理了理她的鬓发:“静微,我心里很清楚你是好女孩儿,我只是,我只是不想你对别的男生这么好。” 静微忽然觉得十九岁的厉慎珩,像是一个讨糖果吃的小孩子一样。 她重活一次,心态自然比十六岁的少女成熟更多。 心中存了亏欠愧疚,不免整个人都会变的柔软起来。 虽然明知道不该这样,但面对这样一个骄傲自信的少年,她却无论如何都狠不下心。 “我和陈洋只是纯粹的同学情谊……” 静微对他轻轻地笑:“厉慎珩你不许乱想。” “好。” 他也望着她笑,口里,心里,都好似沁了蜜。 那一整夜,厉慎珩未能安睡,浮浮沉沉的梦境里,忽而是她雪白的指尖,忽而是那一片馥郁的柔软。 他做了整夜的梦。 梦里面自始至终都是静微。 微笑的静微,羞怯的静微,对他笑的静微,微红了眼圈的静微,到最后…… 清醒后的厉慎珩忽然骂了自己一声:禽兽! 他梦到了那样的静微,在他的怀中,在他的身下,柔软而又香甜的静微,她为他而绽放,她把一切,都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