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在这里做,实在是委屈了她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387章 在这里做,实在是委屈了她

“哪日?”静微声音都迷离了,启口那一瞬,他的舌却立时探进去,挤入她唇齿之间寻到了香甜的小舌,静微呼吸一滞,舌根都被他吮的隐隐发紧生疼。 迷迷瞪瞪间,自己都不知晓的溢出几声低吟,静微当即面红耳赤,羞恼于自己只是和他接吻而已,竟会发出这样羞人的声音来…… 小手软软推拒在厉慎珩胸前,想要从他身上起来,可年轻男人情火炙热之际,根本不肯放手,反而又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静微被他吻的喘不过气来,男人湿软灵活的舌攻入进去,肆意的搅弄着她的口腔,而她渐渐,被专属于厉慎珩的气息给蛊惑了全身的神经…… 抵住男人胸口的手臂忽然就绵软了力道,她整个人几乎都跌入他怀中去。 静微甚至清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酥软到几乎要溃不成军,厉慎珩发现后,不由得低笑了一声,温柔抬手将她散乱的头发撩开,复又亲上她莹白小脸,舌尖舔过那些成了暗色的细小伤口,缱绻流连。 “厉慎珩……” “乖,在这里做,不方便……我就亲亲你。” 其实在他心里,总觉得在这般情境下要了她,是委屈了她。 他声音里情-欲深深,暗哑晦涩却又性感撩人,他吻她雪白娇小的下颌,又渐渐流连在锁骨那里,轻舔慢咬。 她生的骨架纤细,整个人虽瘦,却又骨肉停匀手感极好,更遑论此时,她在他身前,几乎要化成了一滩温软的水…… 绵长亲吻结束,两人皆是气喘吁吁,厉慎珩不敢再招惹于她,可身下那物却又没有偃旗息鼓的迹象。 反而因着这个吻的缘故,越发帜热高涨。 厉慎珩面色之间染了几分痛苦,箍她在胸前吻她眉心:“真是要了命了,我从前怎么都没发现,我这么热衷于这些事?” 静微腾时在他胸前支起身子瞪向他:“从前?你想都别想!” 是啊,从前没有她,他对谁去热衷于男女床事? 明知道他在自己之前干干净净清清白白,连个青梅竹马的小女朋友都没有,感情和私生活白纸一样干净,却还是忍不住的泛酸。 就算真的没有,那么情窦初开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有个白月光朱砂痣什么的吧? “我们家的小醋桶又打翻了,现在是要翻从前的旧账了?” “你最好保证没有从前的旧账给我翻。” 厉慎珩正了正神色,温声道:“我仔细想了想,还真是没有……幼儿园的算不算??” 静微‘噗哧’笑出来,仰脸咬在他下巴上:“当然算!” 厉慎珩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那怎么办?我幼儿园喜欢的是一个很能吃的胖丫头,那时候都已经是我两倍体重了,现在大约更了不得,我怕你找人家算账都打不过……” “真的?” 静微不由好奇不已,虽然只是幼儿园时候的趣事,可是关于他的,她都想要了解。 “是啊,我那时候特别讨厌吃饭,因此就觉得很爱吃的那个胖丫头特别可爱,怎么会有人这么热衷于吃东西呢?所以我就天天要和她坐一起……” “你小时候应该也很好看吧,那么她喜欢上你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