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她自个儿不要脸意淫,咱们可管不着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379章 她自个儿不要脸意淫,咱们可管不着

夜肆怎么敢不听他的话? 静微在他跟前向来藏不住心事,还没等他问,她就酸溜溜的睨着他开口道:“人家滇南的周公主巴巴儿的跑来找我说,这些日子都是她贴身照顾你的,还给你擦身子啊换衣服啊,说什么,说什么……” “说什么你的本钱雄厚……” 静微脸颊不由有些微微滚烫,咬了嘴唇狠狠瞪他一眼:“骗子,还说什么命根子都是我的,现在都被人看了摸了!” 厉慎珩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又是那个妖怪在兴风作浪。 他这几天躺在床上起不来身,她故作殷勤在他父母跟前卖好也就罢了,竟然还敢跑去找静微的晦气。 这般搬弄是非的长舌妇,还腆着脸说自己是滇南的公主? 厉慎珩平生都没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人! 若说帝都虞家的虞芳华也不过是用一句‘慎珩哥哥’来恶心他,那周娴简直是让厉慎珩厌弃入骨。 “微微……” “你别解释,我可不信的,再说了,她要是没看到,怎么会说你本钱雄厚?” 静微越想心里越酸,就算周娴没摸到他那里,可必定也是看到了的。 但就是看一眼她都不舒服,那都是她的,这辈子下辈子都是她阮静微的! “微微,难不成你还不信我?我特意叮嘱过夜肆的,除他之外任何人都不能近我的身……周娴怎么可能看得到?” “那,那她怎么会知道那些……” “她自个儿不要脸意淫,我们怎么能管得住?” 厉慎珩抬起手,轻轻握住她细白指尖:“你来见我,我开心极了,我们多说说贴心话,别因为这些惹是生非的贱人耽误我们说话的时间,好不好?” 静微哪里受得住他这样轻言慢语的哄,当即就软了下来,“好……” “我还没有来得及问你,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还疼不疼……还有你的右手……” 厉慎珩目光再一次落在静微右手颤着的纱布上,渐渐眸色晦暗:“是玄凌那小子伤的?” 静微下意识摇头:“没有,玄凌没有做过任何伤害我的事。” 厉慎珩倏然抬眸看向她:“微微……” 不知是她的错觉,还是怎样,她竟是从他口声调里听出来了一抹异样的惶然和醋意来。 “不是,我只是实话实说,这一次,还要多亏他救了我,虽然他把我绑到了金三角来,可我这条命终归也是他救下来的,而到了金三角后,他也没有怎么为难我,含璋……我不是帮他说话,我只是告诉你实情。” “既然不是他,那是谁伤了你的手?” 厉慎珩的声音好似骤然沉了下来,隐约的,又透着化不开的晦涩。 他大约已经知晓了真相,只是,不到最后时刻,不听到她亲口说出来,他竟是也不愿意去相信。 “含璋……” 静微抬起黑白分明的眼瞳望着他,她用左手轻轻握住他的手指,嘴角浮出浅淡平和的笑意来;“含璋,过去的事情,我们不要提了好不好?” 一边是她,一边是厉夫人,这对于厉慎珩来说,才是最残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