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她连一步都无法靠近厉慎珩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369章 她连一步都无法靠近厉慎珩

或许,连握笔写字都是难题,稍微沉重的东西都不能再提,而那原本脱落了两片指甲的手指,因为这次重创,再也不能长出新的指甲了。 静微沉默的听着医生说完,只问了一个问题:“您说握笔写字都是难题,那么我想知道,通过训练复健,我还是可以握笔写字的,对不对?” “当然,现在一切都是未知数,也许您的伤好了之后依旧可以写字,现在都不确定。” 静微轻轻点了点头:“那就好。” 医生转身预备出去的时候,静微实在没能忍住:“医生,您知道七号楼新收入的那位伤者……” “对不起我们接到了上面的命令,对于七号楼的伤者的一切讯息都不能对外透露分毫。” 医生直接打断了静微的话,转身开了病房门离开了。 静微安静的靠在床上,缓缓的偏过头向窗子外望去。 她这个方向看出去,只能看到七号楼的一个小角落,她不知道厉慎珩在哪个病房。 她也没有可能靠近那里一步。 静微闭上眼,右手和肩膀,还有磨破的足底,都疼的难以忍受。 可她的心却像是一片死水。 那夜回来,她被人催促着下车,厉慎珩被一堆人围着,她根本无法靠近。 远远的,她看到了一个高大威严的身影立在那里。 就算看不清脸,她好似也能感受到那人周身的气势,如山一般让人喘不过气来。 那是百年世家久居人上方才能养出来的气度,寻常百姓岂会有,岂会敢去对抗? 她想要跟上前去,她实在太担心他,想要一直都陪着他。 可她不过向前走了一步,就被警卫冷冰冰的拦了下来。 那栋小楼被戒严,封锁,她再也没有可能上前一步了。 静微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直到护士推开门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打断了。 “清理一下肩膀上的伤吧。” 护士小姑娘口吻十分和善,静微沉默着将病号服解开。 护士将她的衣服往下拉了拉,露出肿的老高的磨破的伤口。 “怎么伤的这样厉害……”小护士都连声唏嘘着,这伤口看起来都疼,鲜红的皮肉都翻出来了,也不知道她怎么忍住的,到现在都没吭一声。 “有点疼,你忍一忍。” 小护士轻手轻脚的涂了消炎药水,静微疼的冷汗涔涔,却仍是死死咬着牙关,没有发出一声呻吟。 直到伤口清理干净,又上了药包扎好。 静微全身都被汗濡湿透了,面色虚浮苍白,头发水淋淋的贴在额上脸侧,她躺在床上,闭了眼,孱弱的呼吸着,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她心里一片空白,她对自己的伤如何,好似全然都没有任何兴趣去关注,她只想知道。 厉慎珩现在还好不好。 他醒了没有,他的烧退了吗? 他胸口处的枪伤感染迹象好转了吗? 他…… 有没有想她,有没有问她。 静微蜷缩在被子里,咬了手指不肯让自己哭出来。 那一种无能为力的挫败感,快要将她整个人都击垮了。 快要被沼泽吞没的时候,肩膀磨的稀烂还要拉着他一步一步向前的时候,她都没有过这种心灰意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