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深夜里,她几乎是一寸一寸的带着他向前走去……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367章 深夜里,她几乎是一寸一寸的带着他向前走去……

厉啸威严肃穆的脸容终是渐渐有了凝重的神色,他唇角绷紧下沉,眉心刻出深深的纹路,许久,他方才低沉开了口:“也就是说,含璋此时是一个人,是也不是?” 周从咬了牙,掀开被子强忍着腿部剧痛翻身下床直接跪在了地上:“先生,都是因为我受伤的缘故,少爷为了我这条贱命,才会命夜肆几人送我回来……” 他看了一眼面色灰败的薛青,毫不留情:“少爷留了薛青,可这薛青贪生怕死一个人逃了回来……” 薛青跪在地上,肩膀剧烈颤了一下,随即缓缓的垮了下来。 厉啸的目光落在薛青身上,“来人。” 门外立着的下属立时进来:“先生。” “把这个人拖下去吧,我以后不想再看到他。” 薛青如一滩烂泥一般瘫软在地,却很快被人给悄无声息的拖了下去。 周从此时心内却无半点涟漪,哪怕是陆远,夜肆,敢做出这样的事,他也会亲手剁了他们,何况是一个不起眼的薛青。 “这件事先瞒着你们夫人,她是随我一起来的滇南。”厉啸站起身来:“夜肆跟我的人一起,现在就去找你们少爷,没有消息之前,不要走漏半点风声,夫人心脏不好,受不得这样的惊吓,你们记住了?” 周从和夜肆自然无有不应。 夜肆能在厉慎珩身边脱颖而出,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这条路来回走过两次,他已经可以轻车熟路一般随意出入。 回到他们离开时的那片沼泽,果然早已没有了厉慎珩的身影。 只有那些燃尽的火堆,已经再无任何星火。 “薛青说少爷是准备往东北方向走的,我们现在就朝着那个方向追过去吧。” 夜肆开口,望向厉啸派来的下属。 那人却只是傲慢的看了夜肆一眼:“你在后面跟着吧。” 夜肆咬了咬牙,没有开口,沉默的跟在了队伍后面。 这一次出了这样的大事,又惊动了帝都的厉家家主,夜肆心里很清楚,他和周从都有很重要的责任。 也许,从今以后,他们连跟在少爷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 夜肆阻止了自己继续胡思乱想,眼下最重要的是把少爷安然无恙的带回去,只要少爷无事,他夜肆这条贱命何足挂惜? 夜幕沉沉的时候,一行人终于发现了一处有人停留过的迹象。 看到树枝在泥地上划出的痕迹一直蜿蜒向前,众人不由得精神大振。 又沿着这痕迹一直快速追了约莫一个半小时,众人终于看到了夜色里那一道纤薄的身影,几乎是一寸一寸的缓缓向前移动。 那道身影拖着一个简陋的树枝搭成的架子,架子上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年轻男人。 夜肆只觉得自己的瞳仁骤然缩紧了…… 那人似乎也听到了身后的动静,惶急的转过身来。 雪亮的灯光照出一张满是泥浆的小脸,却唯独一双眼瞳戒备的璀璨明亮着。 夜肆从记事起就再也没有掉过泪,可这一刻,他酸胀的眼眶中忽然有滚烫的泪水涌了出来。

上一篇   第366章 步步踏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