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步步踏血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366章 步步踏血

他想要回应她一个亲吻,或者是轻轻点头应一声,可原本冰冷的身体像是忽然被投入了烈火中炙烤着,每一寸筋骨都在叫嚣着疼。 他昏沉沉又睡了过去,朦胧中好似感觉到她在小口小口的喂他喝着水,还有什么药水也被喂了进去。 他下意识的想要闭紧了嘴,让自己尽可能的少喝一点,给她留一些,可很快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静微将绑好的藤绳套在肩上,拖了厉慎珩艰难的迈开脚步向前。 树枝搭的架子本身已经有了重量,再加上厉慎珩的体重,静微咬死了牙关耗尽了体力,也不过才堪堪走了两步。 而就这两步,肩上套着藤绳的那一处很快就磨破了皮,疼的钻心。 静微怔怔的站在那里,鼻子酸楚的厉害,她怎么就这么没用?她好不容易把他救出来,却连带他离开的能力都没有…… 眼眶胀痛的厉害,静微却不允许自己哭出来,她抬头看天,天上晚霞依旧灿烂,可很快就会被地平线吞没。 这里的一切都要归于平静而又可怖的深夜。 她没有时间在这里伤春悲秋了。 静微再一次将藤绳套在肩上,磨破的肩膀剧痛钻心,她强逼着自己忽略这些疼痛,咬着牙把所有的脆弱和绝望都咽下肚中。 上天让她重活回来,不是让她就这样窝囊的死去的,也不是让厉慎珩就这样葬身沼泽的。 静微不知自己是怎样凭着意志力向前的,她也不知道在这四处望去几乎一模一样的沼泽中,她是怎样拖着伤重昏迷的厉慎珩在夜色彻底的降临之前,一步一步走出这片沼泽的…… …… 当夜肆看到一身是伤摔断了一条胳膊逃出来的薛青时,当他知道薛青竟然怕死到撇下了厉慎珩一个人逃跑时,他根本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拿出枪直接抵在了薛青的头上。 薛青面无人色,僵硬的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知道,不管厉慎珩是生是死,他这一辈子都已经完了。 “夜大哥,您让我说完最后一句话再打死我也不迟。” 薛青想,也许现在将厉慎珩所去的方向给夜肆几人指出来,他心里的愧疚和悔恨多少也能弥补一二吧。 “你们走后,少爷说要我和他一起继续去找,朝着东北方向走……” 夜肆抬脚将薛青踹到一边:“先留着你这条狗命,少爷要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一刀一刀活剥了你!” 夜肆话音刚落,病房外忽然传来一把威严的声音:“含璋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夜肆大惊,就连周从都倏然睁开了眼,病房门被推开,厉啸带了随从大步进来, 夜肆连忙收了枪迎上前:“先生,您怎么会来这里了……” 厉啸看也不看夜肆一眼,久居上位之人,就算半个字都不说,也给人无形的压迫之感。 夜肆紧张的冷汗涔涔,周从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先生……” “你躺着。”厉啸倒是给周从了两分面子:“说说吧,含璋现在在哪里,他身边还跟着谁?” 厉啸这一问,周从和夜肆都涨红了脸,又羞又愧,说不出半个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