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无边沼泽,只余下他一人……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356章 无边沼泽,只余下他一人……

最终,夜肆和陆远是咬着牙红着眼离开的。 如果此行,少爷当真有了什么意外,他们救下从哥后,必会毫不犹豫的以死谢罪。 …… 厉慎珩看着他们用树枝和作训服搭了简易担架抬着周从离开,直到几个人的身影看不到了,他方才席地坐下来。 缓慢的拧开水壶,自己喝了两口就递给一边的下属:“喝点水,吃点东西,我们待会儿就动身。” “少爷,咱们待会儿往哪个方向走?” 下属和陆远年纪差不多大,圆团团一张脸还有些稚嫩,这次是他第一次跟着少爷出来。 最初的小伙子挺兴奋激动的,但谁料到此行这般凶险艰难,昨夜又经历如噩梦一般,这会儿这个叫薛青的下属,还有些胆战心惊。 厉慎珩自嘲一笑,轻轻摇摇头:“继续向东北,听天由命吧。” 薛青觉得干硬的压缩饼干好像堵住了他的嗓子,他忽然间就说不出话来了。 他不想死在这里,他还这么年轻,他费尽了千辛万苦历练自己成为厉慎珩的下属,他要的不是死后的荣光。 他想活,他想活下去…… “少爷。”薛青慢吞吞的放下水壶和压缩饼干,他垂着眼皮,有些不敢看厉慎珩的脸:“我,我母亲在老家,一直都盼着我结婚成家,承继香火……” 他这话一出口,厉慎珩这样的人立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是我考虑不周全,我刚才应该询问你的意思的。” “少爷……”薛青的眼圈红了红,嘴唇干裂嗫嚅着,想要说什么,可最终,却还只是低了头,低低说了一句:“对不起……”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我们大家都是人,没道理让你们为我送命,你有这种想法也情有可原。” “我家里就我一个儿子,我要是死了,我母亲也活不下去了……” 薛青抬手,轻轻抹了抹眼泪,他并没有说谎,他知道自己不该这样临阵退缩,只是,他若是死了,老家的母亲怎么活下去? 厉慎珩抬手拍了拍他的肩:“去吧,这会儿周从陆远他们还没走远,你也能追上去。” 他说着,又把一只水壶和一些压缩饼干递给他:“拿着吧,路上用的着。” “少爷我不要,我不要……”薛青一张脸涨到通红,死命的摆手推让。 “万一路上有什么意外,你没追上他们,总不能饿死渴死在这里,拿着吧,这是命令!” 薛青这才涨红了脸接下了,“少爷,您一定要多保重……” 这些话,说出来未免让人觉得可笑无用,厉慎珩却不在意,淡笑着点头:“放心吧,路上小心。” 薛青觉得手里的东西似有千斤重,他内心羞愧无比,想着死了就死了吧,也好过当个逃兵。 可最终,对死亡的恐惧,却到底还是战胜了这些羞耻心,他转过身,一步一步离开了。 厉慎珩看着薛青走远,他依旧坐在地上,垂眸,慢条斯理将胸前的衣襟撕开。 溃烂的伤口因为这里高温潮湿的气候而感染严重,原本极小的创口,已经渐渐扩散到足有碗口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