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我怎么也得先睡了你,要不然,我岂不是白挨了这两个耳光?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354章 我怎么也得先睡了你,要不然,我岂不是白挨了这两个耳光?

他手上骤然用力,静微被他扼住脖子抵在墙上,她看到他细长眼角处生着小小的一颗泪痣,在他这样狰狞暴怒的神色之下,那泪痣却显得越发清晰起来。 她不知道她怎么还有闲情雅致去关注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可当那颗泪痣在她的视线里逐渐清晰,而他唇间滚烫的气息席卷而来时,静微终是清醒了过来…… “不过,在你去做花肥之前……我怎么也得先睡了你,要不然,我岂不是白挨了这两个耳光?” 玄凌张嘴咬在她的唇上,他口腔里弥漫的血腥味和她唇上的血交缠在一起,越发催动着他情.欲勃发。 “玄凌……你若是男人,就干脆点,直接杀了我吧。” 静微艰难的开口,他扼住她的颈子,她几乎要无法呼吸,一句话一个字,都说的艰涩无比。 “比起奸-淫一具尸体,我自然更乐意睡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 玄凌话音落定,温凉手掌沿着她裸在外面的肌肤缓缓滑向她纤细腰肢:“微微宝贝儿……你怎么就这么不懂男人的心呢?” “少主……” 忽然一声急促的轻唤,骤然响起在厅外。 玄凌此时被人打断好事儿,当即动了怒,挥手将旁边博古架上的青瓷瓶挥落在地,他松开手,回头看向厅外,却是他的心腹下属,正低了头焦灼不安的立在外面。 “阿兰阿彩。”玄凌脸色冷凝含霜:“把她给我收拾干净绑到我床上去!” “是,少主……” 阿兰阿彩吓坏了,不敢违拗玄凌,慌忙上前一左一右扶了静微:“小姐,您先回房间吧……” 静微唇上染着血,脸色却是纸一样惨白,她甩开阿兰阿彩的手,开口,声音嘶哑:“玄凌,我要去找他。” 玄凌回身看了她一眼,薄唇勾了一抹笑出来,他抬手,衣襟拂过静微面庞,视线里他俊魅的脸忽而模糊而又渺远起来,似有一股奇香骤然袭来,静微眼前一黑,整个人神志不清的软软向地上倒去,阿兰阿彩赶紧扶住了她。 玄凌转过身去,迈步走到厅外,“发生什么事了?” “厉,厉慎珩他没死……” 下属的声音有些惶急,玄凌淡漠的抬了抬眼皮,一笑:“他若是那么轻易死了,我抢了他的女人也没什么乐趣。” “人现在在哪?” “还在沼泽那里……他的下属,倒是走的走,伤的伤……” 玄凌冷笑一声:“他倒真是命大,行吧,爷就去亲自会一会他。” …… 误入这一片沼泽之时,厉慎珩一行人就察觉到了异样。 地图残缺不全,他们到最后完全是靠着直觉在雨林里四处乱找。 好容易出了雨林,却直接闯入了这一片沼泽。 当他们想要原路返回之时,那些嗅到了生人气味儿的鳄鱼,已经在淤泥沼泽中四面而来,几乎将他们所有生路都截断了。 而厉慎珩因为胸前的伤口发炎溃烂流血不断的缘故,更是成了被鳄鱼攻击的首要目标。 一行六人,陆远此时毫无战斗力,周从和夜肆都能独当一面,而另外两人相对薄弱一些,却也暂时勉强能自保。 变故就出现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侯。 一行人都精神紧绷体力消耗到了极致,火堆也渐渐有了熄灭的趋势,暗夜里,仿佛能看到那些饿极的鳄鱼眼中冒出的绿光。 当有一只终于按耐不住从火堆的暗影里偷袭而来就要一口咬住厉慎珩的腿将他拖入沼泽里去时…… 已经疲累至极的周从及时发现却也来不及用火把驱赶,情急之下他飞身扑过去,生生将自己一条腿送入鳄鱼口中,又顺势将厉慎珩推到了夜肆的身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