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你的心上人喂了鳄鱼,你去喂我的罂粟花……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353章 你的心上人喂了鳄鱼,你去喂我的罂粟花……

周夫人有些疲惫的开口,从前觉得长女懂事又聪慧,怎么这次回来,接二连三的开始捅起娄子来? “我怎么把面子找回来?我这一次在全滇南都把脸丢尽了……” 周娴又羞又气,忍不住捂住脸哭了起来。 周夫人被她哭的心烦,“哭哭哭就知道哭,出了事哭有什么用?” “我就不该回来……” “你回来也不是为了我,你是为了人家厉公子!” 周娴的哭声滞了滞,想到厉慎珩待她更是冷若冰霜,不由得哭的更伤心了。 她的婚事怎么就这么艰难! 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喜欢的男人,却偏偏那男人待自己这般冷淡厌恶。 她就真的比不上阮静微那个小狐狸精? 从小到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千金公主,怎么能心平气和心甘情愿的接受这个事实? 反正她做不到,无论如何,她都做不到。 …… 回程路上,静微一直都没有和玄凌说话。 直到她下车上楼,玄凌见她头也不回脚步不停,眉宇间一抹暗沉掠过,旋即又变成一贯的慵懒和无谓。 他斜靠在柱子上,拿了烟出来点上,就那样散漫含在唇角:“对了,有件关于厉慎珩的事,你有兴趣听吗?” 静微立时停住脚步转过身来。 她站在楼梯上,他站在楼梯下。 裸色的裙摆蜿蜒在木质的楼梯上,她的脸容在光影里隐着,却是一种惹人遐想的美好。 玄凌一手把玩着打火机,手指按着滑落,一下一下,他俊逸如妖的脸容上有淡淡的笑意弥漫:“我的人说,他和他的几个下属约莫已经葬身鳄鱼肚子里了,毕竟……” “地下王城外那一片数百里的沼泽地,数十年来可极少有人敢踏足进去,那些鳄鱼,闻到人肉味儿,早就疯了……” “微微宝贝儿……” 玄凌学了小白的称呼,笑的邪恶而又阴森:“现在你的心上人死了,你该从了我,安安心心在这里当个女主人了吧……” “谁说他死了?” 静微一步一步走下楼梯,她一张脸雪白平静,只有乌黑的眉眼在这雪白映衬下越发的黑了几分。 她一路走到玄凌的面前,看也不看,眼都不眨,一巴掌就扇在了玄凌脸上:“你看到他的尸体了?” “你的人看到他被鳄鱼吃掉了?” 静微面色忽地扭曲狰狞起来,她咬紧了牙关,每一字都似从齿缝里挤出来的一般,嘶嘶的冒着寒气:“我告诉你玄凌,你最好祈祷他真的被鳄鱼吃了,要不然我一定让他亲手把你丢到鳄鱼池里让鳄鱼撕了你!” 玄凌右脸微微侧向一边,舌根抵住口腔内侧生疼的一处,她的力气真不小,好似是一巴掌下去,牙齿都把口腔里面的软肉磕破了,玄凌尝到了一嘴的铁锈味儿。 他记得他说过的,她若是再敢对他动一次手,就杀了她让她也去做花肥! “阮静微……” 玄凌忽然伸出手去死死扼住了她细白的颈子,他眸中渐渐翻搅出一片血红戾气:“看来你是真的把我说过的话忘记的干干净净了,也好,你的心上人喂了鳄鱼,你去喂我的罂粟花,你们俩,倒也是死得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