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326章 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原始雨林之中,湿热难当,若说这酷暑还能让人忍受,那么无数的蛇虫鼠蚁出没,却让人烦不胜烦,偏生又无可奈何。 夜肆拿了军用匕首,将牛皮地图钉在树干上,抬手抹了一把汗,声音有些嘶哑说道:“少爷,咱们走了这一日一夜,约莫着也快到了……” 厉慎珩拿出指北针,复又看向地图。 地图很老旧破烂,却十分有用,毕竟是从滇南军长徐慕舟那里搞来的东西。 “继续走吧,最好赶在傍晚之前,能找到入口。” 厉慎珩把指北针收起来,沉声吩咐了一句。 地下王城在滇南经营了近六十年,每一任王主都是血雨腥风里闯出来的人物,刁钻奸猾,又惜命。 因此这王城的入口十分隐蔽,尤其是王主的住所,更是辛秘。 徐慕舟的这一块地图,还是千辛万苦得来之后秘密保全下来的,但是这地图老旧,谁也说不准现在的王城是否早已做了更改。 一行人继续艰难前行,雨林中百年老树遍地皆是,盘根错节的枝蔓横生,行走极其困难。 约莫又走了两个小时,周从忽然打了个呼哨,示意众人放轻脚步停了下来。 他耳力向来过人,方才,在众人的脚步声和水流声之外,他又听到了其他低弱的声音。 周从和夜肆使了个眼色,两人拔出匕首,兵分两路,向着那声音来源前后包抄而去。 厉慎珩靠在树干上,消瘦到有些凹陷的一张脸憔悴到几乎有些脱形了。 他的伤一直没有好,胸口那一处枪伤,虽然因为玉牌阻挡并不深,但伤口没有愈合就动身日夜兼程。 又日日深处这种瘴气弥漫湿热无比的雨林中,早已溃烂感染。 可厉慎珩并未告诉身边的亲随,只在晚上休息的时候自己咬着牙清理了一下创口,就又包扎了起来。 如果被周从知道,他一定又要苦劝他先停下休养。 可他实在等不及了,一分一秒,他都不愿再耽搁下去。 玄凌避而不见,谁知道这心肠歹毒的人又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而静微深陷这毒瘤的老巢之中,他实在不敢去想,她会有多害怕,多绝望。 厉慎珩深深吸了一口气,不管怎样,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那个无恶不作而又风流薄情的金三角少主,如果他敢动静微一根头发丝,他一定将他碎尸万段! 而静微……如果她真的遇到了最不堪的事…… 厉慎珩想到这一处,牙关蓦地紧咬到生疼无比,心脏像是被丝丝缕缕的丝线一圈一圈的缠了起来,渐渐勒紧,深入骨血,痛不欲生。 无论怎样,他都会继续爱她包容她,无论发生什么事! “滚出来!” 周从一声厉喝,而下一瞬,他手中匕首已经紧紧贴在了那人的颈上。 “从哥……” 一声微弱的声音,忽然响起。 周从一惊,下一瞬,他伸手将那人从地上污泥中拽起来,污泥糊了他半张脸,可周从却还是一眼认出来这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架子满身满脸都是瘀伤的人…… 竟是一直都没有消息的陆远。 “阿远?” 周从惊呆了,夜肆也收了匕首,吃惊无比上前:“你这小子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