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你伤她一次,我就自戕一次!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317章 你伤她一次,我就自戕一次!

静微全身都在颤,牙齿忍不住的咯吱作响,她抬起手,下意识的一耳光就打在了他脸上:“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玄凌微微偏了头,舌尖抵在口腔内测隐约生疼那一处,散漫的笑了:“是啊,我不是人,我是恶魔,可你难道不知道吗?恶魔往往最喜欢的……就是干干净净的天使。” “宝贝儿,记住,这是你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我动手,再有下次,你也只能去做花肥了……” …… 飞机降落在滇南某处民用机场。 厉慎珩按住胸口旧伤处,又剧烈咳嗽了几声,走下飞机在烈日下站定。 他脸色有些憔悴,这不眠不休的奔波更是让他病体难支。 但好在消息源源不断的送来。 至少能确定一事,静微小姐现在还活着。 只要活着,总归就有希望。 “滇南三股势力,咱们一家一家去拜访。” 厉慎珩一开口,声音嘶哑如病重老翁一般,周从心急如焚,忍不住苦劝:“少爷,已经到了滇南,您就先休息一日,哪怕半日,您现在这状态太差了……” 厉慎珩摇了摇头:“周从,去给周家递个信儿,就说我要见咱们这位滇南王。” 周从刚要应声,夜肆急匆匆拿了手机过来:“少爷,帝都夫人来电。” 厉慎珩一双瞳仁倏然缩紧,面色也跟着冷凝阴沉了下来。 江城那一场变故,在袁川秘密赶往江城去收拾残局的时候,厉慎珩就心知肚明。 这事儿和厉夫人绝对有牵扯。 而袁川亲自来收拾残局,可见厉夫人手下人办事不力,事情没有做成。 静微没死,只是不知又落入了何人手中。 过了好一会儿,厉慎珩方才伸手接过手机,按下接听。 厉夫人的声音和缓温柔的传入耳膜:“含璋,在部队怎么样?” “我没有在部队。” “哦?那你现在是有任务,去执行了?” “没有任务,我只是亲自去找她去了。” 电话那端忽然就变成了一片平静,只有厉夫人的呼吸声,骤地急促了起来。 足足半分钟,厉夫人方才又温和的开了口:“含璋,你这是怪责母亲的意思了?” 厉慎珩无声讥诮一笑:“您派人伤她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儿子会怎样?” “含璋,你要知道,做母亲的怎么都不会害自己的儿子……” “可是你伤了她,就是在伤我。” 厉慎珩攥紧了手机,一字一句,声音嘶哑,却斩钉截铁:“从今日开始,您伤她一次,我就自戕一次,您是我的亲生母亲,做儿子的不能对母亲怎样,但却可以对自己下手!” “含璋,你这是真的要和妈妈生分了?你在怨恨我?” “我不敢怨恨您,我只是恨我自己,身为一个男人,我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住,我又有什么资格去守护这个国家!” 厉夫人只觉得耳边一阵嗡鸣,天旋地转间她几乎要站立不住:“含璋,你不能犯傻,要美人不要江山的事只有昏君才做得出来……” “世上安得两全法啊,您说呢,母亲。” 厉慎珩不等厉夫人再开口,直接挂断了手机。 他把手机递给夜肆,淡淡吩咐了一句:“走吧,咱们去瞧瞧滇南王那据说堪比皇宫的宅邸去。” ~~~ 我的宝贝们,请记住投票留言啊,文文在pk,如果不晋级,宝宝们就和我一起唱凉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