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被人截了道儿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303章 被人截了道儿

那人暗恨的咬牙,就差这么一会儿功夫,要不然,他就可以带人过去轻而易举的解决掉这两人。 可是现在…… 听天由命吧。 也许他一枪命中,那么厉慎珩丧命于此,从此a国政局动荡,他们有机可趁。 也许…… 男人眯了眯眼,食指缓缓扣动扳机 枪声,尖啸刺破夜空,月华的光芒仿似都骤然隐去一半。 万籁俱静。 男人拿起望远镜,清楚看到那一个高瘦的身影缓缓向后栽倒。 而他的胸口处,一团血雾,正缓慢弥散。 …… 静微是生生疼醒过来的。 都说十指连心,小时候在家中不受疼爱,五六岁就基本自理了生活中的一切。 原本稚嫩的小手只用握着铅笔画笔,可她却连缝衣服钉扣子都学会了。 十根手指头都扎的血糊糊的,才终于娴熟的学会用针。 那样的疼啊,让那个小小的孩子整个世界里都是一片漆黑的绝望。 她不记得自己曾怎样的羡慕过阮思雨,她也不记得,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父母亲情都不再眷恋向往了。 她默默苟且的活着,尽量让自己活成不起眼的一团灰扑扑的影子。 那是一个小孩子本能的想要自保而能做出的唯一的反应。 她认为她沉默乖巧勤快懂事学习优异田小芬就会喜欢她了…… 但依然没有用。 她整个童年,少年,青春期,不曾得到过任何的关爱和疼惜。 所以宋业成才能那样轻易就敲开了她的心门蛊惑了她。 她活的太过小心翼翼太过谨慎,所以,她相信与她一样出身贫寒的宋业成是一片真心待她,却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帝都权贵的公子会真心的喜欢她。 也许这并没有错,毕竟,谁都不能去希冀一个一向被人踩在尘埃里的灰姑娘,她会相信这世上真的有金光闪闪的王子愿意把她娶回去。 她上辈子在厉公馆三年,绝不肯踏足厨房一步,绝不肯再碰一次针线。 多少,也与她的童年阴影有关吧。 只是在厉慎珩的世界里,她方才能那样的为所欲为随心所欲。 而逃离厉慎珩之后回到江城…… 静微紧紧闭了眼,颠簸的车厢里,她全身一阵发冷一阵滚烫,右手疼的锥心刺骨难以忍受,甚至恨不得现在有人干脆一把枪崩了她。 一只微凉的手落在她眉心处,年轻男人‘啧’了一声:“发烧了?” 片刻后,有清凉微涩的液体滑入口腔,静微昏沉中下意识的贪婪吮吸,耳畔有男人薄笑响起几声:“贪心不足……” “这可不能给你多喝,要不然我刚救回来这条小命再折进去,爷可就赔本了。” 玄凌将瓶子拿开,复又盖上瓶塞放入怀中。 静微喝了这一点不知名的药水,觉得右手的痛楚好似渐渐的缓解了一些,她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 车子此时却忽然停了下来。 司机摘了嘴里叼着的烟,骂了一声‘艹’,回头去看玄凌:“少主,咱们被人截了道儿了。” 玄凌斜靠在车座上,一条长腿有些吊儿郎当的跷在前排座椅上,闻言只是撩了撩眼皮看了一眼前方几盏雪亮的车灯,薄唇又溢出漫不经心的笑来。

上一篇   第302章 死神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