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泼妇闹校园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029章 泼妇闹校园

他一想到昨日看到的那一幕,那个男生把小女儿压在床上,他整个人就气的全身颤栗,恨不得亲手掐死那个孽障! “小妹不会做出那种不知廉耻的事情的吧……” 阮思雨一脸不敢置信的怯怯开口。 阮正泽忽然长长吐出一口气,缓缓坐在了沙发上:“不能让她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我们阮家的脸面都要被她丢干净了,我走之前,这件事一定要解决……” “老阮,你要怎么解决,孩子大了,我们也管不住了……” 田小芬哭的伤心又委屈。 “让她退学吧,不能再由着她的性子来了。” 好端端的忽然要住校,原来是为了和学校里的男生眉来眼去。 阮正泽绝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在阮家发生。 他还记得厂里老赵家的闺女,就是在念卫校的时候和社会上的小青年谈恋爱,最后弄大了肚子又被人甩了。 那闺女一时想不开跳楼自杀,老赵两口子都快疯了,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 女孩儿和男孩儿不一样,女孩儿最重要的是名声,其他什么学业工作都是次要的。 阮正泽清白了一辈子,绝不能眼睁睁看着阮静微把阮家的好名声给毁了。 “到时候,小芬你给我看好她,绝不能再让她做任何丢人现眼的事。” 田小芬眼泪一收,试探着问了一句:“不如找个好人家把她嫁了?” “那怎么行,她才十六,怎么能嫁人!” 阮正泽虎眼一瞪,田小芬不敢再说,心里却腹诽,等你真去南方了,这死丫头还不是任我拿捏。 到时候只说她不要脸和人家睡了,不嫁没办法,老阮又能怎么她? 田小芬打定主意,和长女交换一个‘稍安勿躁’的眼色,就没再多说。 周一田小芬自告奋勇去学校了一趟,办静微退学的事。 当她对静微说出让她退学回家这件事后,静微一个字都没有再说,转身进了教室。 田小芬当初是纺织厂的女工,本来就没什么文化,这么些年磋磨下来,早已和街头巷尾的泼妇没什么分别。 静微这样的举动,当即激怒了她。 田小芬不顾现在马上要上课,老师已经在教室外站着了,冲进教室冲到静微的书桌前,将她的课桌直接掀了。 “死丫头,你爸已经和我说了,你在学校做了这样不要脸的事,还有脸继续待下去?” 田小芬拽着静微的手臂就想将她往教室外拖:“……难不成等你大着肚子被学校开除了我们再给你擦屁股?” “你干什么,你发什么疯,哪里来的疯婆子!”陈洋刚进教室就看到这一幕,他只觉得一股血直冲脑门,整个人完全失控了一样冲了过去…… 田小芬如今身体粗壮有力,可陈洋更是蛮横暴烈,这样一撞,将田小芬撞的连连后退几步,差点摔倒在地。 田小芬当即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哀嚎起来:“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生了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儿……在学校和男的勾勾搭搭,现在都敢和自己亲生母亲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