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莫名的毛骨悚然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289章 莫名的毛骨悚然

但想来又不奇怪,一方水土养了一方人,洛江如裙带一般环绕这几座小城,滋养出几个美人儿也是正常。 虞夫人谢瑾瑜出身谢家,谢家祖宅就毗邻江城,那谢瑾瑜当年名动帝都的时候,还不是惹得帝都无数名媛嫉妒又不甘不服? 但谢瑾瑜背后有谢家那棵大树,岂是阮静微可以比拟的? 厉夫人见那纤灵的身影走近,这才收回了有几分审视的目光。 她靠坐在沙发上,屋子里暖融融的,因此厉夫人只穿了一件浅驼色的薄毛衣裙,一头养的乌黑的长发,随便绾了发髻,略施了一层薄薄的妆容,显得亲切又温和。 静微进门来,一眼就撞入了厉夫人那一双含笑的瞳仁中。 她不自禁的脚步微顿了一下,将那熟悉的涌上心头的一丝恐惧强按了下来。 前世今生是完全不同的两辈子,她也许,可以试着改变心态,不要再如上辈子那样惧怕厉夫人。 “你就是静微吧。” 厉夫人含笑起身,静微亦是浅笑:“厉夫人您好,我是阮静微……” 厉夫人走向她,笑吟吟看着她,伸出细白保养得宜的一双手,亲昵的将她手握在掌心里,上上下下的打量她一番,笑意更深了几分:“真是生的漂亮,又这样聪慧,怨不得这么招人疼。” 她就如每一个慈和的长辈一样,温热的手指握着女孩儿微凉的小手,从头到脚都是慈和温软的笑意,让人挑不出一丁点的刺儿来。 可静微却觉得全身的神经仿佛都紧绷蜷缩了一样。 上辈子冷漠疏离客客气气的厉夫人她打心底里害怕,可这辈子,这样亲切温和的厉夫人,却还是莫名的让她后背生寒。 静微强压着想要把手指抽出来的冲动,尽量让自己脸上的笑容看起来轻松正常:“厉夫人,我今日才知什么是百闻不如一见……” 厉夫人笑意更深,眼角细纹好似都舒展开来:“你这孩子,真会说话……” 她温软的掌心落在静微的鬓发上,爱怜的轻轻拂过。 可静微却觉得一阵毛骨悚然,几乎要下意识的闪身避开。 脊背绷紧僵硬,衣衫内里已经尽数被冷汗湿透。 “过来坐,好好给我说说那天的事,你这孩子小小年纪,怎么就心思这样缜密……” 厉夫人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来,就像是每一个认真倾听晚辈说话的和善长辈一样。 薄暮渐渐的暗沉下来,没人来打断她们的谈话。 只是佣人间或过来添了茶水,客厅也未曾开灯。 光影暗淡笼罩,厉夫人那原本瞧着白嫩精致保养得宜的一张脸,在这沉沉光色里,好像骤然就苍老了几岁。 静微喝了几口热茶,可手指却越发的冰冷了几分。 “就是这样了……其实,最重要的还是陆远做的很好,还有李老将军来做这个后盾,我并没起到什么太重要的作用。” 静微并非谦虚,这是她的心里话。 她不过是占了先机知晓这些辛秘而已,去闯龙潭虎穴的是陆远。 不畏强权的是李老将军。 她做了什么呢? 她这些行为,连赎罪都称不上。

上一篇   第288章 两世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