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我不想再尝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286章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我不想再尝了

那困扰了她数年的噩梦,难不成真的要应验不成? 她宁愿自己粉身碎骨挫骨扬灰,也不要看着她的独子英年早逝,将这江山拱手让了人! “夫人,您别动怒……” 厉夫人缓缓踱了几步,面上阴霾神色渐渐隐去,复又换了一抹浅笑:“我不恼,明日里,我要亲自去会一会咱们这位不让须眉的巾帼女英雄……” “若是惊动了少爷那边的人……” 下属颇有些小心翼翼开口。 他们家这位少爷,可不是那些帝都纨绔。 打小就有主见,自个儿敲定的事儿绝不更改,说一不二。 厉秦两家就这一根独苗苗,两边的老人家都稀罕的眼珠子一样。 纵然这一位出身实在太不堪,但怕是也挡不住这位小爷去长辈跟前说几句软和话求上一求。 夫人如果真的要硬来,怕是只会激怒少爷。 到时候惹得母子反目,可就不美了。 “惊动了又如何?我可是代表总统阁下来嘉奖这位的丰功伟绩呢。” 厉夫人掩唇微微一笑:“含璋就是知道了,也会高兴我这个做母亲的,这么瞧得上他的心头肉。” “夫人真是高见……” “什么高见不高见,不过是爱子之心罢了。” 厉夫人轻叹一声,挥手让下属都退出去。 身边只留下了伺候多年的心腹金芝一个。 “金芝啊。” 厉夫人抬手按了按生疼的眉心:“你说……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金芝站在厉夫人背后,轻巧的帮她揉捏着太阳穴:“夫人爱子之深,将来含璋少爷自然会知晓的,夫人何错之有呢?” “我这些苦,不敢和任何人说,金芝啊,这三年来,我也只敢与你说一说我心里的苦……” 厉夫人眼角微微湿润了,目光却越发锐利幽深:“你说,我做了三年这样的噩梦,上天难道不是在警示我除掉那个贱**患?我又怎能,眼睁睁的纵容着含璋被那贱人勾引的一辈子前途尽毁,英年早逝?” “夫人……”金芝也忍不住的垂泪:“不会的,再不会这样了,咱们少爷定然会长命百岁的活下去的……” “是啊,我不会再让含璋那样惨死,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我在梦里尝了三年,三年啊,金芝……” 厉夫人抬手轻轻捂住眼,声音虚弱颤栗:“我的心不知道碎了多少次,我早已疼的快要察觉不到疼了……” “夫人……” 金芝轻轻握住了厉夫人的手。 好一会儿,厉夫人方才平静下来,她拍了拍金芝的手,复又笑了一笑:“不怕,不怕的,我这个做母亲的,拼了这条命也不会再让我的儿子走上这条绝路上去……金芝,我宁愿死,我宁愿含璋恨我一辈子,我也不要梦里的一切,变成现实。” 可是梦里的一切,这三年来,却真的,一点点的成为了现实。 她怎能不怕? 怎会不怕呢? 最初她压根不曾放在心上,虽然那梦境真切,可她从来不信神鬼,不过一笑置之罢了。 只是后来…… 当她在帝都频繁的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她就知道,她是真的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