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我却知道她是个什么玩意儿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285章 我却知道她是个什么玩意儿

周娴打定主意,立刻就起身整理了一下仪容,下楼往军部而去。 裴祁深却也亲自去找顾军长请命。 “你要去魔鬼城?” 顾军长虽然远在涵口关多年,但又何尝不知帝都风云。 这裴家存了心要争一争总统之位,这位裴家的二世祖也不是省油的灯。 若当真让他找到了人,怕是不但不会救了厉家那一位,还要背后捅一刀子呢。 “我知道军长您顾虑什么,但我愿意立下军令状,若我不能将厉慎珩安然带回,这辈子我就老死涵口关,不踏足帝都一步。” 裴祁深这话一出,顾军长倒也有些愣住了。 裴祁深缓缓一笑,抬手扶了扶军帽,那一双桃花眼里,倒是有了敛正的神色:“我虽是裴家人,但我首先是a国的子民,厉慎珩虽然与我不睦,但他却是我敬佩之人,大义面前,私人恩怨怎么也要放在一边,我裴祁深,做不出背后放冷枪的事。” 顾军长微微颔首:“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你并不擅长侦察追击,更何况魔鬼城那样的地貌……” 裴祁深又是一笑,打断了顾军长的话:“军长,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所以,昨夜我已经说服了邹老爹,他答应了我会送我进魔鬼城给我们带路……” “当真?”顾军长不由大喜。 边民不肯踏入魔鬼城一步,军方也不好威逼平民,顾军长正在为这些事发愁。 没想到裴祁深却做到了。 “你怎么说动邹老爹的?” 裴祁深一边唇角勾了勾,桃花眼底闪过一抹阴鹫冷冽:“我让人把他养的四百只羊都绑了,他不去,我就一天宰上一百只,宰完了羊,还有他的三个小孙子……” 顾军长不由勃然大怒,只觉得太阳穴边青筋都鼓了出来:“混账!” 裴祁深立正敬了个军礼:“军长,我知道我违反了部队军令,但事情迫在眉睫,我也只能如此,等找回人来,我自愿来领罚……” …… 欧式装潢的精美别墅里,亮了浅淡的壁灯。 光影笼下来,落在沙发上歪斜躺着的中年美妇身上。 她闲散的拨了拨鬓边乌黑的长发,手指间夹了细长的女士香烟,红唇吞云吐雾之后,方才懒懒的开了口:“都打听清楚了?” “是,太太,都打听清楚了,这些天,那位一直住在咱们少爷的公寓里,少爷留了人手,身手颇为不俗……” “那位也很谨慎,每日由陆远送去一高,晚上再由陆远开车接回来,除却上课下课去食堂,倒是真的安分守己……” 中年美妇嗤笑一声,倾身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中,缓缓坐直了身子。 “咱们这位阮姑娘,立下了这样大的功劳,连我弟弟都亲口夸赞了她,说什么巾帼不让须眉,嗬,真是好笑的紧。” 厉夫人缓缓站起身来,身侧的佣人赶紧上前扶了她。 “从帝都到江城,还真是扬名万里啊。” 厉夫人目光渐渐紧缩尖锐了几分:“只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别人瞧不出来,我却知道她是个什么玩意儿。”

上一篇   第284章 生死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