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是我,微微,是我回来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279章 是我,微微,是我回来了……

静微抬手狠狠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疼…… 忍不住的嘶了一声,倒抽冷气。 这么疼,不是在做梦,是真的,她真的听到了厉慎珩的声音! 静微觉得心脏跳动的太快了,快的快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了。 她顾不得穿鞋,也顾不得整理凌乱的睡袍,她跌撞的奔到卧室门口,手握住门锁那一刻,又听到门外响起厉慎珩的声音。 “微微,开门,是我……” 厉慎珩正预备再次抬手叩门,眼前紧闭的那扇门却忽然被人从里面拉开。 走廊里和暖却稍显黯淡的光线立刻将两人笼罩,静微睁大水眸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眼泪直接落了下来。 雷雨夜里,那世上最尊贵无双的男人,奔波万里,憔悴疲惫到如斯地步,只为了回来抱一抱他心爱的姑娘。 厉慎珩布满血丝的眼中,笑意璀璨夺目,他望着她笑,雨滴从他的额发上滴落下来,沿着精致的锁骨没入胸膛。 “是我,微微,是我回来了……” 厉慎珩缓缓上前一步,湿透的军靴在地毯上留下泥泞的印痕。 可谁都不会去理会这些。 静微直接扑了过去,死死的抱住了他。 她哭的无声,只是滚烫的泪滴在他的颈子上,在他的心口里硬生生的划出一道伤痕。 厉慎珩喉头剧烈的滑动,他强压下所有心口的苦涩酸意,将他心爱的女孩儿紧紧抱在怀中:“微微不哭,我回来了,微微不哭好不好?” 他哑声轻哄,一遍一遍不厌其烦。 可静微却渐渐哭的不能自已:“厉慎珩,对不起,对不起……” 她对不起他,上辈子的她,就算是千刀万剐了,也无法消弭她对他的伤害和牵累。 “傻姑娘……” 厉慎珩快要心疼死了,她怎么会对不起他? 明明是他,对不起她,让她一个人在这里,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欺压…… “是我不好,是我让你受委屈了……” 厉慎珩克制着,缓缓松开手,他身上湿透,秋夜雨寒,她身体单薄,若是染了寒意,怕是又要生病。 静微却不肯放,她用力摇头,手指紧紧攥着他后背湿透的衣衫,泪如雨下。 她有多少话想要对他说,却又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她怎么去告诉他,上辈子的阮静微愚蠢眼瞎,做了那样多的糊涂事。 她又怎么告诉他,她重生回来了,所以这辈子的一切才会全然改变…… 这事若发生在别人身上,就算是说死她都不会相信,可却偏偏真的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这些日子从帝都到江城的领导再到一高的校长老师,都在纷纷夸赞她。 可却没人知道,她心里有多难过。 她根本担不起这盛名,她甚至配不上这些盛赞…… 没有人知道,她心里多沉重,这块沉甸甸的巨石一直压在她的心口。 她搬不下来,也不想搬不下来。 “怎么了……微微?” 厉慎珩好似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儿,男人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指按在她的肩上,强势的将两人拉开一段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