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她在做梦,她一定是在做梦吧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278章 她在做梦,她一定是在做梦吧

他想要看到她望着突然出现在她卧室门口的他时,会是怎样的表情。 他想,她也许会尖叫着扑过来,撞到他的怀中,死死的抱着他不肯放手。 她也许,会忍不住的哭出来,用她的小手去捶他,打他。 然后不停的说着她有多么想他。 厉慎珩靠在车座上,手机贴在蓬勃跳动的心口处。 微微,微微,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 你知不知道,这一天一夜的行程,对我来说是怎样的一种煎熬? 我恨不得了肋下生出双翼,飞到你的身边去。 雪亮的车灯劈开重重雨幕,车子像是利剑一样刺入夜的最深处。 直到最后,缓缓停在一栋白色的小楼前。 周从这才松了一口气,一日一夜不停息的赶路,所有人的精神都绷紧到了极致。 好在此时安然无恙到了目的地。 陆远那小子已经把静微小姐从学校接出来了。 少爷见到静微小姐,一定会开心无比。 没有什么能比少爷开怀更重要,他们这些人,从来都是以少爷为天。 只要是少爷喜欢的,在意的,他们就会用尽全力去守护。 雨虽然小了一些,但现下出去,却是直接就会衣襟湿透。 厉慎珩却不等周从撑开伞,就长腿阔步跳下车直接往楼上而去。 秋日雨夜,实则冷气很重。 他身上迷彩外套很快淋湿,军靴踩入水坑中,泥水四溅,他顾不得,只是归心似箭往电梯快步走去。 周从和夜肆对视一眼,都是无奈一笑。 他们如今的任务就是守在楼下,别去打扰上面二位的恩爱。 公寓是打通的上下两层,周从和夜肆等人就留在楼下,厉慎珩直接上楼去,站在卧室门口的时候,却好似近乡情怯,忽然不敢抬手去叩那紧闭的门。 水滴从湿透的发梢上滴下来,厉慎珩干脆把迷彩外套脱掉。 微湿的军绿色迷彩背心包裹住年轻男人结实挺拔的身躯,长腿裹在迷彩裤中,裤脚凌乱塞在军靴里。 他此时看起来真的稍显落拓,但却又不羁迷人。 只是不知道,他这样子,会不会吓到静微。 毕竟,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好好休息,几乎都是在车上度过。 胡茬丛生,头发也湿透凌乱。 他真怕会吓到她。 可到底还是太想她,太想见到她,厉慎珩抬起手,轻轻叩门。 静微刚刚入睡,好一会儿才隐约听到叩门声。 她还以为是梦境之中,浑浑噩噩的呢喃了一声又翻身入睡。 可叩门声却不停,连绵不断。 静微艰涩的睁开眼,整个人癔症了一会儿,才辨认出来,不是梦,确是有人在敲门。 “谁?陆远吗?” 静微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到陆远,毕竟这样的深夜,除了陆远,也没人能上来敲她的门。 “微微开门,是我……” 熟稔,却又透着一些沙哑的男声,忽然传入耳膜,静微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像是被这窗子外的雷雨给劈中了一般,整个人泥雕木塑一般坐在床上,动都不能动。 她是在做梦吧,一定是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