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丧家疯犬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274章 丧家疯犬

静微将总统府给她的所有厚赏和那一笔奖金,全都给了那些被蒋洪元拐来困在云端地下城的受害少女和她们的亲人。 她只是想要弥补上辈子的过错,可这一行为,却又为她引来了褒奖无数。 这样的大事,自然经由厉慎珩下属传送到涵口关他的耳中。 在亲耳听到陆远讲述那惊心动魄的一切时,他仿佛又看到了他心里那个小姑娘,安然,镇定,进退有度的筹谋了这一切的模样。 他知道她聪慧,却不知道她简直可以称作多智近妖。 这件事换做他来做,大约也是差不多的结果。 但他自小受到的是什么教育? 而静微,却不过是在苛责和刁难欺凌中长大的可怜少女。 她该是怎样的聪慧镇静,才会这样捉住蛛丝马迹,部署了这样一出好戏,将那蒋洪元伪善的真面目揭下来,又狠狠打压了赵家? 厉慎珩恨不得能飞到静微的身边去,抱住她,狠狠的亲她,看着她娇羞的在他怀中垂眸的样子,把这所有的相思都解了…… 快了,快了…… 厉慎珩望着头顶皓月,仿似又回到那一日,他们牵着手走回招待所那一幕。 那一夜的缠绵悱恻,如梦似幻,却清晰无比的镌刻在他心头。 毕生难忘。 …… 蒋琬宛若石雕木塑一般怔然立在破败的院落门口。 蒋洪元被处死的消息传回江城,曾经帮着蒋洪元遮掩丑事的袁梅承受不住,当夜就去了。 两个哥哥这辈子大约要把牢底坐穿。 蒋家树倒猢狲散,她这个曾经金尊玉贵的千金小姐,虽然免却了牢狱之灾,却也一夜之间落魄潦倒,猫狗都敢上前来咬她一口。 蒋家出了这样的丑事,大事,所有亲朋避之不及。 蒋家所有资产抄没,蒋琬如今傍身的,不过是她的一些私人物品,还有几件小首饰。 她浑身上下,甚至连一毛钱都没有。 蒋琬不知自己该往何处去,亲戚朋友无人敢收留她,也许她就要去流浪街头,被人唾骂拿石头砸死。 也许,她会遭遇一些她想都想不到的事,从此染上一身肮脏。 再也洗不干净了。 蒋琬没有眼泪,她也哭不出来了,蒋家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因为那个阮静微! 她蒋琬如今猪狗不如,那贱人却被总统先生亲自下令褒奖,扬名全国。 踩着蒋家往上爬,吃着蒋家的人血馒头沽名钓誉,阮静微,夜深人静的时候,不怕蒋家死的这些人去敲门吗! 可蒋琬却全然忘却了,如果她没有想要用抄袭来污蔑静微,如果她没有想到用毛国芳为她顶罪,如果她没有想过夺走静微的高考成绩,如果她不是这样一次一次作死…… 她又怎会让静微抓住这个机会,彻底的除掉蒋家这个毒瘤呢? 如果蒋洪元当真是个善人,兢兢业业的做慈善,没有做这些天打雷劈的坏事,阮静微又怎么能把蒋家给扳倒? 但她不会这样想,如果她一开始就能这样想,她也走不到这一步。 蒋琬缓缓的转过身去。 沉寂的夜色里,这荒芜破败的院落周遭,几乎都没有住户。 却有一把沙哑的女声缓缓响起:“蒋小姐,现在也只有我这个老婆子能给你一个安身之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