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急着再娶的老鳏夫看上了静微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027章 急着再娶的老鳏夫看上了静微

”花钱把她送到一高,成绩还是一塌糊涂!“阮正泽想到这些,就不由头疼。 田小芬声音陡地扬高:“微微能去,思雨凭什么要低人一等?” “微微是自己考上的,她有能耐她也自己考去一高!” “当姐姐的还没有妹妹念的高中好,你让思雨怎么抬起头来?” “面子是自己挣来的,不是别人给的!” 阮正泽劈手将存折扔在一边:“我明日就去厂里递辞职报告,前几年我就想下海去南方拼一拼,是你死活不肯,这一次,我打定主意了!” “阮正泽你疯了放着好好的铁饭碗不要!”田小芬尖声叫着就要扑过去厮打,阮正泽厌弃的将她的手臂拨开:“存折上的两万块钱,你想办法三天内给我凑齐,如果凑不齐……” “凑不齐怎样!”田小芬气的脸色通红,厉声质问。 阮正泽讥诮一笑:“凑不齐,我就去你娘家把你偷偷拿回去给你弟弟盖房子的五万块钱全都要回来!” 田小芬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阮正泽你这是要逼死我……” “这么多年我忍让的够了,你拿着我的血汗钱补贴小舅子,我没说过半个不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吧!就算是闹到派出所,你们也没理!” “你也知道他们刚盖完房子外面欠了好多钱……” 阮正泽冷哼一声看着田小芬:“我还知道你弟弟在外面赌钱一夜就输几百块!总之,两万块钱,三天给我凑齐,不然这一次,我不会再给你娘家人留面子!” 阮正泽转身出了卧室,田小芬怔愣了好一会儿方才踉跄追出去:“阮正泽这么晚了你去哪,你给我回来!” 阮正泽头也不回拿了衬衫向外走,田小芬追出来,哐啷一声关上的门,像是拍在了她的脸上,她怔怔站在那里,站了好久,直到阮思雨怯怯的唤了一声:“妈……” 田小芬方才胡乱的抹去了夺眶的眼泪,强挤出笑来:“没事儿,思雨,你带你弟弟去睡吧……” 阮思雨撇撇嘴:“都多大的人了,还要我哄,他自个儿不会睡!” 阮嘉宝都快十岁了。 田小芬刚要开口,阮思雨却又放软了声音:“好了,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 田小芬看着阮思雨乖巧的样子,心里不由得一片柔软。 小女儿若有这一分贴心,她也不会成日被气个半死了。 这死丫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先是胆大包天的和她对着来唱反调,接着又不知道怎么撺掇了丈夫来查存折…… 田小芬已经直接把罪名安在了静微的头上,甚至在心里认定了是小女儿因为嫉恨姐姐,才会故意告诉了阮正泽,阮思雨没有考上一高的事。 别以为躲在学校她就没奈何她了,阮正泽不是要两万块吗? 田小芬心里盘算着,那个殡葬店的老板死了老婆半年,现在正急着再娶一个。 她听思雨说,那老板好几次都在拦着她问小女儿的事,很明显是看上了小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