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她是小爷我看上的姑娘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025章 她是小爷我看上的姑娘

厉慎珩入鬓长眉微挑,阮正泽听到李北疆三个字下意识的挺胸收腹立正站好,就差行一个军礼了。 “听说当年在部队他很器重你,后来你退伍工作后他还专程问过你的现状,只是,你混的太差劲儿自己也没脸继续和老上级来往,所以……” 厉慎珩扬唇讥诮一笑:“李老头调到这里做军区首长近八年,你一直都没敢在他跟前出现过。” 阮正泽一张脸涨到通红,这是他压在心底最大的一块心病。 在部队时,他是李北疆最看好的部下,他曾有意让他留在部队,可田小芬执意要生二胎,生儿子…… 阮正泽到现在还记得李老失望的表情。 他曾以为自己就算离开部队也能发展的很好,可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他依旧窝在不景气的工厂里,做着一个没前途的小组长,一家五口人蜗居在筒子楼,他连见李老的勇气都没有…… “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阮正泽觉得喉咙有些发黏,厉慎珩滚烫手掌贴在静微纤细腰肢上,要她靠在自己身上撑住身子。 静微半边身子疼的厉害,额发尽数被汗湿透,厉慎珩高大颀长的身躯好似是最强有力的依靠,她昏昏沉沉,耳边是厉慎珩慵懒却又桀骜的声音,不断,浮沉。 “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要记住,她是你的女儿,不假,可她也是小爷我瞧中的姑娘,以后,你们夫妻再想对她动手,也得先掂量掂量自个儿的分量……” “你……” “阮正泽,李老头瞧见我还要敬三分,你又算什么?” “你想骂我仗势压人?没错儿,小爷我今儿就是仗势压你了!怎么着,你也得乖乖的受着!” 厉慎珩瞧着阮正泽面色发白站在那里,一个男人心底最脆弱的一处被人毫不留情的挖出来攥在手心里,就像是被抽走了脊梁一般,再也燃不起任何气焰来。 阮正泽眼睁睁看着小女儿被带走,他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出宿舍的。 黄昏的余晖之中,阮正泽不由得又想起老首长昔日说的那些话。 他终究,还是让他老人家失望了。 方才那小子有句话说的没错,他混的太差,实在没脸去见李北疆…… 同一批退伍的战友中,他该是最没出息的一个吧。 阮正泽那个压在心里数年的念头,忽然又燃了起来。 他想辞职,下海,创业。 他不想再在这个快倒闭的厂子里,把余下的生命也给浪费干净。 阮思雨和田小芬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两个人心情都特别的好。 田小芬甚至已经开始算着阮静微辍学之后去打工赚的钱都上缴给她,她好给长女和独子添置什么东西。 阮嘉宝在外面疯玩够了跑回来,嚷嚷着要吃西瓜,田小芬去厨房切了一大半递给他,阮嘉宝吃了几口丢在一边,田小芬也不怪责他,反而又爱怜的擦拭着他额上的汗催他去洗澡,阮思雨撇撇嘴,说着多疼她,最爱的还是这根独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