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我的命根子,永远都是静微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234章 我的命根子,永远都是静微的……

忽而又想到那在联欢晚会上跳孔雀开屏舞的周大美人,端的是胸大腰细身材绝佳万里无一,难道这人是长了见识之后,就看不上她了? 静微忽然觉得十分委屈。 “不给看了!” 气恼的推开他手,扭过身去,整个人却直接落入一个滚烫的怀中,再然后,天旋地转之间,就被压在了松软的大床上。 约莫是上辈子的后遗症,所以哪怕此刻自己心甘情愿,可身体本能还是想要自保。 毕竟,再没人比她更清楚,人前矜贵清冷手段雷霆的厉慎珩,人后床笫之间是怎样的‘禽兽不如’! 上辈子帝都女人最想睡的男人,他永远都是榜单上神一般的存在。 明明浑身充满生人勿近的禁欲气质,却偏偏就是撩的无数女人春心荡漾,哭着叫着想要到厉公馆做一个通房丫头。 可他就是不解风情,只要阮静微一个。 每一次她随同他出去,那些嫉恨的目光几乎能把她扫射成筛子,但公事繁忙的总统继承人,却总会从始至终将她呵护周全。 说起来上辈子在帝都那三年,她还真是没受过任何闲气,因为不管那些女人家族多么显赫,平日多么跋扈放肆,却也不敢公然去动帝少大人的禁.脔。 上辈子的静微被无数女人羡慕嫉妒,可她想的只有逃离,逃离厉公馆那个金丝笼,逃离厉慎珩那个可怕的男人。 但是这辈子的静微,却要主动去招惹他,想一想,就觉得刺激无比…… 阮妹妹大约骨头渣滓都不会剩下了。 “厉慎珩……” 静微那一双漂亮至极的眼瞳,水汪汪的像是夏日井水里湃过的黑玉葡萄一般,明明这样澄澈干净的一双眼,却总是让他看了就想犯罪。 静微只觉自己所有神识都变成了闪烁的空白,厉慎珩在她耳边诱哄的说了什么,她都听不到,也记不住了。 只是乖巧的一声一声叫他,小哥哥,小哥哥…… “微微,说你爱我……” 这个小妖精,她大约根本不是静微,而是方才月光下一路走来,被那精怪附了身才是。 “微微,说你爱我,乖……说你爱我!” 静微低低哽咽一声,瞳仁里已经有了雾气弥漫,她长发散乱在大床上,如妖似仙,抽噎着沙哑开口:“小哥哥,微微爱你……” “微微……” 厉慎珩低头吻她,湿透的额发轻蹭着她的眉心,他修长有力的手指却与她的交叉相扣,紧紧握在一起。 这一生一世,她不会变成简陋墓穴里的一具破败白骨,他也不会烧成一捧灰与她同葬。 他们会长命百岁的活下去,牵了的手,就再也不会分开了。 “我的心是国家的,我的命是家族的,但是静微……” 年轻男人英俊的眉眼里有璀璨夺目的笑意绽出,他俯身,缱绻吻她眉心:“我的命根子,永远都是静微的……” 他话音落定那一瞬间,清晰看到静微那一双眼瞳里流光溢彩着什么。 她的额头与他的抵在一起,嘴唇轻抿将嘴角梨涡浮现,“你知不知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就敢这样说……” 他怎会不知,这一生一世,他是不可能碰别的女人的。 “反正……它也只认静微一个,只要静微一个。” 静微脸热心跳的厉害,偏脸轻轻咬在他肩上:“你就会欺负我……” “对啊,一辈子也就欺负你,所以,认命吧……” “这可是你自己个儿说的,我可没让你这样说,将来你要是敢不守承诺……” “不会的,我对静微发誓,如果我敢做任何对不起静微,让静微伤心的事情,就让我死无全……” “厉慎珩!” 静微气急,飞快的捂住他嘴,眉眼之中一片焦灼,眼圈立时就红了:“你就会胡言乱语,上次我就和你说了,不许说这样的话,你都不记住!” “好好好,以后再不会说这样的话了,我要再敢说一次,微微就一天不理我,好不好?” 他颇有些孩子气的哄着她,静微看着他笑的没心没肺的样子,原本那样金尊玉贵一个公子哥儿,现在却是成了现在这样又黑又瘦的样子…… 忍不住的,两只手臂抱了他细瘦窄腰,将脸贴在他胸口,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那所有的不安和恐慌,方才一点一点的褪去。 “厉慎珩……让周从留下吧。” “微微……” “我知道你担心我,怕我被人欺负,但是周从跟了你多年,他做事沉稳,为人心思缜密,不像夜肆那样大大咧咧的,你要是实在不放心,就换个人跟我去江城……” 厉慎珩还想再说什么,但听她此时说话口吻,就知自己拗不过她。 强留下周从,只会让她更加忧心难以安生,不如就把周从留下,另派人跟去江城。 江城还有李老头儿在那坐镇,谅那里也无人再敢招惹静微。